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好大的乳好爽呀,好深不出来

2021-11-11 21:34: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好好的音乐课,两节连上。

  菲戈老师居然花了半个多小时,仔细分析讲解起歌词。

  最终得出结论,说苏业豪不仅有才,还很细腻,跟外表看起来截然不同,像个小女人心思。

  总

好好的音乐课,两节连上。

  菲戈老师居然花了半个多小时,仔细分析讲解起歌词。

  最终得出结论,说苏业豪不仅有才,还很细腻,跟外表看起来截然不同,像个小女人心思。

  总结起来就是——多愁善感的大情种!

  不用猜也知道。

  早年积累的纨绔形象,一朝尽毁。

  磨脸皮磨了二十多年,就这功底,也没抗住菲戈老师的热情和专注。

  苏业豪已经灵魂出窍,心态炸裂。

  恨不得掏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好不容易撑到中午吃饭,何韶梵打趣说:“情种哥,赵家大小姐偷偷看你好几次,她好像要过来了,你有机会啊!”

  “信不信我灭了你,继续叫豪哥!”

  苏业豪话音刚落。

  龅牙俊拿汤回来,乐呵道:

  “豪哥,周六办的事,还没仔细跟你说。”

  “那天我三叔亲自出马,好好教训了那几只过江鼠。他们老大根本不出名,我三叔问他就算不还,又能怎么样?”

  “不过,出于江湖道义,大家互相给面子,最后还是给了七十万,他们答应不会再骚扰你朋友和她家人,今晚去我家拿钱……”

  帮尹琉璃还债的事,已经解决了。

  连本带利总共一百四十万赌城元,有龅牙俊家人帮忙,最终只还一半。

  那钱本就不是尹琉璃借的,尹琉璃只是被一起创业的合伙人坑了。

  没人帮她时候。

  别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尹琉璃斗不过那些人。

  现在找龅牙俊家出面,带了兄弟们去亮一亮拳头,对方选择收手了,大概也自知理亏。

  这也就意味着。

  苏业豪之前准备的钱,多出一大笔。

  早上龅牙俊本想直接把钱带来,可他家里人不放心,这才会让苏业豪晚上去拿钱。

  江诗丹顿的三问万年历手表,在龅牙俊家的当铺里,直接当了八十万,还算公道价。

  多出来的三十万现金,也只花了二十万。

  另外的五十万,都是尹琉璃的钱,苏业豪正考虑还给她一部分,免得那姑娘手头紧。

  毕竟她算自己人,苏业豪完全不心疼……

  “谢了,放学陪你一起回去吧,拿几万请你家人吃饭?总不能让他们白帮忙。”

  龅牙俊赶忙摆手,告诉说:

  “好兄弟嘛,不聊这些,本来就跟你爸有合作,从你家已经挣了不少钱。”

  “对了豪哥,那块表,你想拿回去,还是直接在我家折现?我二姑说款式很少,比较好卖,买新表要等两年,适合跑路用,硬通货。”

  “……折现吧,你看着办就行。”

  ————————————————

  被无良小报坑惨的赵乙梦。

  上周同样社死过。

  直到现在还没消气,依然对苏业豪没什么好脸色。

  可她实在是喜欢那两首歌,本就是学钢琴的,对好乐曲有着谜一样的执着。

  午饭过后。

  性格比较较真的赵乙梦,终于还是偷偷找了个机会,在茶水间堵住苏业豪。

  她将信将疑,询问说:“你还会写歌?老实交代,从哪买来的?”

  “……就当是买的吧,赵大小姐这么闲,居然主动跟我说话?”苏业豪手拿茶杯,还是上次去银行存钱送的杯子。

  赵乙梦没得到准确答案,当即狐疑问道:“我怎么那么不信,你肯定不是那样的大情圣,沾花惹草还差不多。”

  苏业豪不愿提这茬,想到就头皮发麻。

  往外走着,补充道:“我说了你不信,那为什么还要问我?唉,父母分居多年,青春期的我受过伤,放荡不羁只是我的保护色,你这种娇生惯养,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女人,不懂。”

  “……真的?”

  赵乙梦的怀疑有点松动,再次问道:“那你怎么会唱歌?我去问过,吉他社里分明没有你。”

  “自学成材啊,我以前又不用功念书,课余时间很多的,总要找点事情做。”

  “有道理。”

  跟在苏业豪身后走着,赵乙梦继续骚扰说:

  “像那种歌词,你还有没有?我最近正在老师协助下,编一首海风主题的钢琴曲,我妈想帮我录制成唱片送给朋友,包装上缺少好听句子,作为注释。”

  三番五次被揭伤疤,苏业豪有点不耐烦。

  隐约记起,自己以前,好像也是这么骚扰赵乙梦的。

  呵,典型的汪汪,难怪不受待见。

  鄙视以前那个自己。

  近期还在练习繁体字,苏业豪停下脚步,告诉说:“拿笔,拿纸,我说你记。”

  真男人。

  语气挺强势。

  走廊上有同学,见赵乙梦乖乖跟在苏业豪身后,而她还这么听话,真的小跑去找纸笔。

  一个个惊掉了下巴。

  顿时呼朋唤友,有瓜一起吃,引来其他同学。

  某个矮个子的小胖,见到走廊上这一幕。

  咔嚓,心碎了。

  他哭丧着脸说道:“传言果然不是空穴来风,难道他们两家,真的要联姻?”

  “那太好了,我喜欢南宫甜学姐!”

  “你们懂什么?还是维拉最漂亮,她祖上可是正儿八经的贵族,当过王妃。”

  学校里漂亮姑娘多。

  男生们分别站队,喜欢的人不同,经常为此闹矛盾。

  挺幼稚的,大概就像追星。

  四位小花旦们,各自参加的社团很容易招到新人,选的选修课也受欢迎。

  比如苏业豪,之前选择物化生三门选修,可不就是冲着赵乙梦去的,跟他有着相同想法的男生可不少。

  假如选修音乐葡语之类,其实更容易混个高分,当地许多学生本就会点葡语。

  陆陆续续,吸引许多人观望。

  苏业豪看见了,挺无所谓。

  而赵乙梦头皮发麻,不过这姑娘有求于人,也就没说什么。

  反正谣言满天飞,也不差这一回了。

  只听苏业豪考虑完,说道:

  “像风吹过八千里

  流云和月都曾爱过你

  可是潮汐干涸在有情人的海底

  那最潮湿的爱意

  携裹着最伤人语句

  或许遥不可及才得人心。”

  赵乙梦写完。

  从头到尾仔细阅读,浑身一颤。

  这就是她最近,想要写在胶片封面上的那类好句子。

  仔细阅读完,侧头看向苏业豪。

  苏业豪笑了笑,高深莫测,拧开杯盖喝口热茶。

  忽然发现。

  只要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被人拼命夸奖,抄歌词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没忘记趁机套近乎,说道:

  “这次我帮你了,等我写好歌,送去你妈那里评选,你别忘了替我说几句好话。一百万港币呢,我们也算有交情了,怎么能便宜别人?”

  形象彻底反转,赵乙梦好像重新认识了苏业豪。

  见他笑起来的模样,其实挺帅的。

  脸蛋微红。

  赵乙梦点头答应,拿着手里的纸笔,逃似的离开了,只丢下一个字:“好……”

  她心情不错,走路一颠一颠的。

  白色棉袜,黑色小皮鞋,配上校服短裙,背影迷人。

  青春,开朗,有活力。

  没毛病。

  可惜。

  赵乙梦好对付,而她父母都是大鲨鱼。

  苏业豪担心一旦让她进塘,她父母会冲过来。

  把他这小鱼塘,直接给掀翻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厨房胯下挺进岳:我强行与岳的性关系

下一篇:蜜汁狂喷的岳:岳放弃反抗开始迎合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