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2021-11-12 11:27: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第一日的战斗结束,南云明并没有急着去统合力量,而是在对第二天的计划进行修改。

经过这一天的战斗,他对手底下的各部力量总算是有了几分了解。同时也明白了自己之前的计

 第一日的战斗结束,南云明并没有急着去统合力量,而是在对第二天的计划进行修改。

    经过这一天的战斗,他对手底下的各部力量总算是有了几分了解。同时也明白了自己之前的计划是错误的,自己能想到突袭策略对方自然也能想到并因此做出应对措施,这一天下来他们的人员损失是要比对方多的,大概会有一千。

    这就是强攻某一处所带来的后果。

    “明天可以尝试换一个方向进行进攻,蛇人族的优势在于他们是防守方,有着地形等天然优势,而我们的优势则在于灵活性,我们不必盯着某一点不放,只需要挑选对方的薄弱点进攻即可。”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设有三道防线,其中东面防线的守备力量最强,依次往下是南,北,西。对方的指挥官没有那么愚蠢,西面防线应该存在陷阱,所以目标最好放在南北两面。有异议的可以现在提出,过了这个时候没有特别重要的变化就不要再多嘴,否则……你们懂的。”

    胡宇文玥的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并不介意有人提出跟自己相背的建议,但前提是这个建议是合理的,提出的时间是合适的,否则他绝对不会介意狠狠收拾一下对方。

    “我反对!”

    胡宇文玥才是说完就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这让得前者有几分惊讶。虽然他觉得应该会有人提出跟自己相背的建议,但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

    “但说无妨。”

    为了体现自己的度量很大,胡宇文玥让人给这个敢于提出自己意见的年轻人赐座。

    因为是年轻人,所以胡宇文玥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年轻人嘛,还是有冲劲来的比较好一些。

    他在这么想的时候下意识将自己也是年轻人这一事实给忽略了。

    若是已经有了一定社会阅历的“老人”这么快提出反对的话,胡宇文玥说不得还会因此而生气一下,但对方只是一个初出茅庐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罢了,跟这种小孩计较,他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要是有经验的人这么说,胡宇文玥就该思考一下对方是不是在故意拆自己台了。

    “根据昨天的表现,对方的指挥官就算不很出色,但至少也在合格线以上。您能想到的我不认为他也想不到,我并不觉得他会在西面布置太多埋伏,至多是作为一个反制d手段。”

    年轻人铿锵有力的道,但他却没有看见胡宇文玥脸上的戏谑,那是将人给看扁的眼神。

    “你的想法还是不错的。”

    抱着要安慰年轻人的想法,胡宇文玥没有直接将他的漏洞指出,而是先给予了肯定,然后道:“但是你想的还是不够多,首先你能想到这点我自然也能够想到,你应该先思考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再将这句话给说出来。”

    没等对方多做思考,胡宇文玥接着道:“首先,对方所放手的自己老家,就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们都不会放弃任何一方的防守,这几面的防守力量绝对都不会差。”

    “那您为什么还……”

    “不要打断我说话,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子很没有礼貌嘛?”

    胡宇文玥怒视着那打断自己言语的那人道:“但防守上回有所侧重也是必然,首先每一面所面临的压力都不相同,指挥官的能力水平也不同,士气不同,装备不同,属性不同……这一切都会有所不同,而这些却又都是难以测定的。”

    “所以这就要考察我们的观察能力了。”

    “西面的防守力量在明面上是最弱的,这已经成了公认的事实。但你们却忘了,镇守那一面的将领是被誉为王族之刃的艾。”

    “有他的带领,这支军队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对手都不会撤退,越是困难的处境就越是能激发他们的潜能,如果我们大军压境的话,他们的潜能就会被压榨到极限,届时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恐怕比防守力量最强的东面还要庞大。”

    胡宇文玥终于是做完了他的解释。

    “蛇人族的指挥官还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啊,将军队在面临压力后可能会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也算入其中。如果没考虑到这点的话,我大概还真会选择这一面作为突破方向。”胡宇文玥感慨道,对面这个跟他隔空对弈的家伙当真不凡,他真的很想好好认识一下。

    这等眼界,不应当是蛇人族这种“小地方”能够培养出来的才是。

    这无关天赋,或者说跟天赋的关系很小。这是经过后天培养才能获得的才能,而这家伙却是在现在就获得了。

    也不知道他是在那里接受过类似的教育,还是单纯的自己领悟出来了这点。

    胡宇文玥觉得前者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想要自己领悟到这一点实在是太难了,如果不是有前人所积累的经验作为帮助,他可能到现在都没能领悟这一点。

    “从其他地方进修过的蛇人族强者嘛,又或者说是卧底?”

    胡宇文玥摇了摇头将这些杂乱的思绪晃出脑外,他知道现在不是思考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他现在所需要想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破敌之法。

    硬拼肯定是不行的,他们本来就是处于劣势的一方,硬拼的话且不说军心问题,他们就算能够保证军心不乱也基本没有希望取得胜利。

    而且就算依靠正面硬拼的手段取得胜利,他们到时候也差不多将战力损耗殆尽,而那些没有加入战局的家伙就可以趁虚而入,将他们这些残存下来的人全部吞并。

    “东西两面都不是进攻的最好选择,南北……”

    胡宇文玥开始查阅负责这两面防区的将领的资料,却是从中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名字。

    “牛古,蛮牛族族长的儿子,是蛇人族的死忠党,从小就被放在蛇人族领地中充当质子。”

    通常来说被当做质子的孩子都是对交付质子之人不太重要的孩子,但蛮牛族族长却是将本应继承他位置的嫡长子交付出去,以此来展现他对蛇人族的忠心。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说明他的独特,只能说明蛮牛族族长牛斩是个不重亲情的混蛋,是个只顾家族利益的小人。牛古在被当质子的生活中一直在承受周围人的冷漠,虽然不至于来欺负他,但却是将他完全孤立在外,无视。

    这种孤立、无视,相比拳脚上的欺辱要来的更有杀伤力,而牛古却是承受住了这种痛苦,然后一步步融入了这个群体,并将这些人全都视为自己的同伴,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他们。

    而他也因为这样的表现取得了蛇人族高层的信任,也为蛮牛族与蛇人族之间的关系奠定了基础。双方至少百年内是不会分崩离析的。

    而他本人也是在各方面都展现出了自己的天赋,虽然算不得惊艳,但却也是算得上乘。

    本来这也算不得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在牛古的进步速度逐渐变慢后,对他保持关注的人也就越来越少。

    这一切持续了将近十年的一天,直到某一日,一位高层在翻阅牛古的资料时惊奇的发现,他居然是一名全才!

    不光是修炼,包括炼丹,锻造,治政,医疗,文学,军事等等方面他都是顶尖人才。虽然他绝对不是最出众的那个,但绝对是最全面的,简直就像是不会犯错的机器一样,没有任何破绽。

    而他的性格也跟他的才能十分契合,成熟稳重,绝不意气用事,非常受底层人民、士卒的爱戴。

    堪称完美男人。

    “让一个外族人独自统领一方,我该是说他们有魄力呢还是该说他们傻呢?”

    胡宇文玥用力的摇了摇头,不管怎样这都说明了南面不是一个好的进攻方向,或许这一面会出现像什么成员不合,兵力稀缺之类的毛病,但一名优秀的军事将领足矣将这些缺陷全部填平。

    这边毫无疑问的是一块硬骨头,那么最后剩下的就是北边了。

    “北边……”

    胡宇文玥快速的翻阅着北面将领的资料,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一个半老不老的中年将领身上。

    这是一个没有什么突出战绩也没有表现出来过什么才能的人,唯一算得上亮眼的地方就是他几乎参与了自他参军以来,蛇人族所有的战争。

    他是用经验来弥补天赋不足的老将。

    “经验是一个好东西,丰富的经验能让人在办事时事半功倍,少走许多弯路。但同样的,过多的经验也会将人的思维锁死,只要利用好这点就能将他的优势转化为劣势。”

    胡宇文玥已然将北面当做了突破口。虽然南面的防守力量看起来要更弱一点,但牛古这个全能天才的可能性让他实在是忌惮。

    他有太多的可能可以创造奇迹了。

    相比之下,罗伊这个老将所能带来的惊喜就太小了。虽然以他的经验是不可能犯下那种低级错误的,但他的上下限就摆在这里,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但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本文标签:

上一篇: 做错一道题学长就插一支笔,姐姐说我考试好就让我做视频

下一篇:老师我坐在他的那个上写作业:姐姐说我考试好就让我做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