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我坐在他的那个上写作业:姐姐说我考试好就让我做视频

2021-11-12 11:59: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常宇就算有事要先行离开,也会事先跟我们打招呼,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消失掉。”

“说来也是奇怪,就算他真的出了事,我们应该也能听到一些声响才对。”

“常宇就算有事要先行离开,也会事先跟我们打招呼,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消失掉。”

    “说来也是奇怪,就算他真的出了事,我们应该也能听到一些声响才对。”史成斤也很纳闷。

    “可他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一点声响都没听到,真是咄咄怪事。”

    “我们再去厕所看看,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常宇。”卡捷琳娜转身就向厕所走去。

    “哎哎哎!”冯三炮连忙跟上,“等等我呀。”

    当他们重新回到男厕所的时候,厕所里还是那副空无一人的模样。

    除了亘久不变的骚臭味,这里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看来他不在这里。”卡捷琳娜无力的做出结论。

    此时的卡捷琳娜虽然表面上很冷静,但其实心里早已急的不行。

    一种若有若无的紧迫感始终笼罩在她的心头。

    能够瞒过在场这么多人,将一个一百来斤的活人悄无声息的带走。

    这得是多诡异的手段才能办得到啊?

    她突然意识到,他们这次要面对的灾厄绝对不是什么小角色。

    必须马上找到常宇的下落,把他救出来。

    否则时间一旦拖久了,常宇可就真要光荣了。

    “或许他不是在男厕所出事的,毕竟我们发现他失踪的时候,我们已经走过了很远的路。”

    “我们再去学校的其他地方找一找,或许能够找到常宇的线索。”

    “如果实在找不到他,那我们只能向局里申请援助了。”卡捷琳娜做了一个不算决定的决定。

    但愿他不会出事吧,卡捷琳娜心想。

    此时,在教学楼里上课的学生们也下课了,大批大批的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们从教学楼里面走了出来,三三两两的在操场上转悠。

    这无疑为卡捷琳娜等人的搜索救援行动,提供了很大的障碍和难度。

    卡捷琳娜这一行人本来就比较引人注目,尤其是一身秦朝将军铠的冯三炮,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高中生里有热爱cosplay的爱好者,他们一见到冯三炮就尖叫着冲了上来。

    他们纷纷掏出手机,亲切的和冯三炮合影,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和喜悦的笑容。

    在cosplay日渐普及的今天,人们见到冯三炮穿着这样奇怪的装扮出门,并不会感觉到很奇怪,他们只会感觉到很新奇。

    放在二十年前,如果有人敢这样出门,一准儿会把他当成精神病,将他扭送到派出所。

    可现在嘛.....貌似挺正常的。

    冯三炮这孩子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种阵仗。

    在他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被人躲避不及的对象,每一个知晓他精神病身份的人,都会下意识的远离他。

    就像躲避瘟神一样,生怕和他待的时间久了,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沾染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还是头一次感觉到自己也有受欢迎的时候,就像今天。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种滋味还挺不错的,他心想。

    一时间,冯三炮仿佛忘记了自己原本的使命,笑呵呵的摆出各种各样的pose,和迷弟迷妹们亲切的合影。

    瞧他那乐不思蜀的样子,颇有种网红小哥哥在和自己的粉丝亲密合影的意思。

    当然,并不是所有围观的学生都想要和冯三炮合影。

    人群里,一个又瘦又小,胳膊上带着些许伤痕,满脸衰样的少年引起了卡捷琳娜的注意。

    那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儿可怜的男孩,他身上的校服打的补丁,洗的又白又旧。

    从外表上看,他出自一个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家庭。

    他只有孤单的一个人,当其他的少年少女们都呼朋引伴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充分的演绎了人类的欢喜并不相通的这件事。

    他就像一个单纯的旁观者,静静的将四周所有的事物都看在眼里,不悲不喜,仿佛什么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

    卡捷琳娜最初会注意到他,是因为当所有人都在忙着和冯三炮合影的时候,只有他静静的站在原地,仿佛对冯三炮的铠甲并不感兴趣一样。

    观察的久了,卡捷琳娜就感觉这个男孩很不一般。

    这是她做了近十年调查员的直觉,有些时候,干他们这一行的就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而这种第六感往往都会屡建奇效。

    她一眨不眨的打量着这个男孩,她发现男孩的眼神很空洞,也很冷漠。

    这样的眼神,是不应该出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的。

    以往,她只在那些见识过世态炎凉的成年人的身上看到过。

    简单的来说,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是不会有这种眼神的。

    这个发现,顿时引发了卡捷琳娜的兴趣。

    “你!”卡捷琳娜伸手指了指他,“你能过来一下吗?”

    男孩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有些自我怀疑的指了指自己,向她问道:“是在叫我吗?”

    “没错,就是你。”卡捷琳娜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有什么事吗,大姐姐?”男孩走到了卡捷琳娜的身边。

    “你知道这个学校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卡捷琳娜试探着问道。

    男孩满脸的迷茫,单纯的就像一只涉世未深的小鹿,“如果非要说发生了什么的话,可能过段时间就要期末考试了吧。”

    “我不是在问你这个。”卡捷琳娜淡淡道,“我的意思是,最近有没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比如男厕所那边的闹鬼事件之类的。”说到这里,她的眼中绽放出一抹精光。

    男孩儿的嘴角泛起一抹倔强的弧度,嘴硬道:“这种闹鬼之类的传言,从我刚来这所高中上学的时候就有了。”

    “而现在,我已经在这所学校上了两年的学了,硬是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传言终归只是传言,听一听也就罢了,当不得真的。”

    男孩的演技很成功,他把自己装的很无辜,可那卡捷琳娜还是看出了他在撒谎。

    尤其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当他说话的时候,他嘴角泛起的那抹倔强,简直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卡捷琳娜。

    我就是知道真相,但我就是不告诉你。

    这大概就是那个男孩的心声了吧?

    这个男孩一定知道些什么,卡捷琳娜觉得自己找到了线索。

    可如何让这个男孩心甘情愿的将这些秘密说出口又是一个横跨在她面前的难关。

    假使这个男孩愿意,那他早就跟卡捷琳娜说了实话,根本不需要撒谎。

    撒谎得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掩盖某些事实的真相吗?

    他之所以撒了谎,终其原因,不还是不希望卡捷琳娜知道他心中的那些秘密吗?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有劳你了。”卡捷琳娜的表情不变,就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即便在心里,她已经对眼前的男孩产生了一万个怀疑。

    但在灾调局近十年的工作经验,足以让她不管遇见了什么事都做到波澜不惊。

    “那....我可以走了吗?”男孩儿的表情似乎有一丝的如释负重。

    “这可不行。”卡捷琳娜的回答出乎了男孩的意料。

    她凑上前去,从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外,挤到了冯三炮的身边。

    然后在他一脸迷茫的神情中,卡捷琳娜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那支仙女棒。

    只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冯三炮,独自在风中凌乱。

    重新回到男孩的身边,卡捷琳娜若无其事的将手里的仙女棒递给了男孩。

    男孩下意识的接过仙女棒,仙女棒无异常反应,既不发光也不发声。

    “这是什么?”他问道。

    “只是一个小道具而已,Cosplay用的。”一边说着,卡捷琳娜一边用手机和那个男孩合了个影。

    然后对一脸懵逼的男孩说道:“难得见到这么可爱的小弟弟,怎么也得让你跟我合个影之后才能放你离开呀。”

    说这话的时候,卡捷琳娜的脸上还挤出了一个自认温和的笑容。

    虽然这个笑容有点僵硬就是了。

    男孩没有怀疑卡捷琳娜的用意,他大概是没有想到,一支普普通通的仙女棒会有什么猫腻。

    全然不觉,卡捷琳娜这会儿正在试探着他。

    待那男孩离开后,卡捷琳娜立马收拢了脸上的笑意,眼神深邃的望着男孩离开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下一秒,她利落的将刚才那张合影,发给他的弟弟甄有财。

    他们姐弟二人的聊天记录是这样的。

    卡捷琳娜:照片JPG.

    甄有财:?

    甄有财:竖大拇指表情JPG.

    随后,这个略有些猥琐的小胖墩发来了一段语音。

    “这是你找的男朋友吗?感觉不怎么帅气,也太小了点,好像还是个未成年呢。”

    “姐,真是没想到,母胎单身的你竟然开窍了。”

    卡捷琳娜:......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下一篇: 老公不行,我自己特别需要怎么办:是不是老公的小sb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