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校花被迫撑开颤抖高潮求饶

2021-11-18 21:04: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张黎和希曼两个人是学姐学妹的关系,这件事早在之前就已经有过讨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张黎一向对希曼是比较认可和满意的。尽管她在丹佛大学接受教育的时间上短,没有培养

张黎和希曼两个人是学姐学妹的关系,这件事早在之前就已经有过讨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张黎一向对希曼是比较认可和满意的。

尽管她在丹佛大学接受教育的时间上短,没有培养出很深的学校荣誉感,但是相同的校园里求学总是能让两个人有一种别样的亲近感觉。

李斯科点了点头,对于希曼的这些信息,他之前也有过了解,当然是在张黎和李凤两个人调查的过程中无意间瞥到的。

希曼一直都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学生,在大一的时候甚至还拿过全额的奖学金,要知道在大学中能拿到这个荣誉可是十分困难的那些助学的基金会,可是做了条条的阻碍,不是优秀到一定地步,是没有可能拿到这个奖励的。

而且在生活中也经常打些零工,通过自立的方式来养活自己,李斯科也有过相应的了解,希曼每天早上到晚上的时间都被安排的满满的,不是在学校里接受教育,就是在各个兼职地点工作。

等跟小宇恋爱了以后,倒是推掉了一些兼职,每天都空出一部分时间用来联络自己的男朋友,总得来说,这个小姑娘的时间安排既充足又合理,算得上是比较刻苦了。

“我看你的家庭条件也是处在中等阶层的存在,为什么还要那么努力的打工挣钱呢,你应该不是很缺钱啊。”

李斯科想了很久,还是问出了自己脑海中一直比较疑惑的问题,要知道很多像希曼这个年龄的孩子,还每天处在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享受着大学醉生梦死的生活中。

像希曼这么艰苦的例子可不多见,跟别的孩子相比,希曼过的简直比那些贫民窑出来的还要艰苦、

希曼再次喝了口饮料,滋润了下喉咙,然后才回答着李斯科的问题。

“我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毕业后完成环游世界的梦想,我的父母也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虽然给我的生活费是够用了,但是总不能让父母为自己的梦想买单吧,再者说,中等家庭也不是那么多无忧无虑,生活中还是有很多生活中的烦恼的。”

说起这件事,希曼顿时像是发泄一般倒起了苦水。把自己对生活的感悟以及家庭的不易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也让大家第1次认识到了美国这个资本阶级的社会结构。

其实在美国来说,生活的最幸福的有两个等级,一种是位于顶端的富豪阶级,他们不必为金钱感到烦恼,因为拥有财富的原因能在生活和社会上享受很多便利,只要按时交税,没什么违法乱纪的行为,无论哪个部门以及社会公众对于你的追捧和评价都不会太低。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最大的烦恼就是没钱,只要有了钱,任何烦恼都迎刃而解,这个道理在美国被表现的淋漓尽致,有钱你能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甚至如果财富达到一定的位置,你想要目前的国家总统跟你一起共用午餐,都不是什么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

另外一个阶层呢,就是位于最底端的贫困人口了,虽然他们没什么财富,但是政府对于这种阶层的人还是有很多便利的扶持的,不光有相应的失业救助金领取,每个月政府还会发放一定额度的食品领取券,通过这个凭证能去专门的商店领取很多日用的商品。

比如说矿泉水,饮料,毛巾,牙刷,衣服以及最重要的食物。

这些全部都是不要钱的,而且碰到重大情况时,这个失业救助金的额度也会一次又一次的增加。有的地方失业救助金甚至达到了一个月3000美元的地步,完全可以让你无忧无虑的度过一整个月,而且还不用太过于拮据。

甚至社会对于这种专门的贫困人口还有相应的政策扶持,比如说就医,职业培训,以及很多地方。

所以美国目前的社会上,有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去工作,每天在自己的公寓里醉生梦死,失业救助金下来了,就拿去买让人很嗨的东西以及酒精,衣食住行,政府都有相应的补贴,除了不能享受太好的生活,他们的生活跟中等家庭比起来要幸福多了。

有很多中等家庭的人,一个月辛辛苦苦勤勤恳恳拿到手的报酬除去房屋以及各种各样杂税的扣除,再加上家庭之类的开支,每个月能剩下的钱甚至连失业补助金的一半都没有。

中等家庭的人是有一定量的标准衡量的,每年收入在12万美元左右徘徊的人就符合这个标准,达到这个标准的人是享受不了那些贫困人民的福利的,他们不光要为各种各样的扣税奔波烦恼,每天还要应对各种各样的上司刁难,以及同事之间的勾心斗角。

可以说美国这个社会形态是比较畸形的,上宽下宽位于中间的人是最窄的,可以说是中等家庭的人工作和缴税来养活起上下两个阶层人的幸福生活,贫困人口的失业补助是依靠中等家庭的税收来补充的,而上等阶层则是要依靠中等阶层做出的各种服务,才能保证自己优越的生活水平。

所以说起自己家的经济状况,希曼可谓是一肚子苦水,每年到头手里剩不下几个钱,除去各种税务的缴纳,一家人甚至连好不容易去次餐厅都要精打细算,还有孩子们上学的各种学杂费用,家庭中一切的开销,可谓是过得十分辛苦。

而贫困阶层就没有这些烦恼了,孩子可以去公立学校接受教育,每个月在家里领着失业救助保障金,住的住所也是政府专门提供的贫困住房,每个月只需要缴纳很低廉的租金,就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

他们不用考虑,明天和以后花起钱来心里也没有什么负担和愧疚,因为这些钱来得十分容易,甚至希曼就见过,有很多家里领着贫困失业救助金的同学们,都拿着目前市面上最高昂的电子产品,而他只能选择一些终端产品来减轻父母的负担。

听了这些话,张黎和小宇两个人有些面面相觑,原来一直被国人所羡慕的资本主义国家生活起来也是没有那么舒适的。

本文标签:

上一篇:校花自慰被看到沦为性奴:催眠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下一篇:班花成为全班的储精容器:校花自慰被看到沦为性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