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破女学生处小说:未发育撕裂惨叫小说

2021-11-18 21:13: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赞许了陈羽,表扬了陈羽的优秀的表现之后,袁老又邀请陈羽一起吃了午饭,在吃饭的过程中,袁老和陈羽讲了很多他过去经历过的事情,他和陈羽讲这些,并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在陈羽这个年轻

在赞许了陈羽,表扬了陈羽的优秀的表现之后,袁老又邀请陈羽一起吃了午饭,在吃饭的过程中,袁老和陈羽讲了很多他过去经历过的事情,他和陈羽讲这些,并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在陈羽这个年轻的学生面前回忆当年往事,忆当年勇,他是有的放矢的,他是通过讲述那些他经历的事情,对陈羽进行引导,让陈羽思考目前应该怎么走。

他带过很多优秀的学生,他知道应该怎么带像陈羽这样的学生,他也知道像陈羽这样的堪称妖孽的学生,其实并不需要他进行一些说教式的教学,那样的教学对陈羽这样的学生,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有害的,因为他也不知道他凭借过去的经验和阅历得出的结论,是不是一定适合陈羽这样的学生的,陈羽这样的学生,如果完全严格按他说的去做,是不是一定能够得到成长。

所以,他选择的是引发陈羽的思考。

让陈羽自己去思考他的人生应该怎么走,他现在要做什么事情。

除了讲一些过去的经历之外,袁老也跟陈羽讲了一些数学方面的事情,包括他对于数学各个分支的一些理解和看法,以及他对于一些数学前沿问题的看法。

在袁老讲的时候,陈羽听得非常认真,每一句话他都努力牢牢的记下来,事实上以他现在的记忆力,也不需要努力去记了,基本上稍微用心一点去记,都能够记得七七八八。

对于陈羽的态度,袁老非常欣赏。

有一些才华横溢的天骄,总是会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会迫不及待的表现自己,但是陈羽的身上并没有这个毛病,陈羽非常沉得住气。

“陈羽,你有没有考虑开始着手做个课题?”

在午餐结束,陈羽要离开的时候,袁老问了陈羽一个问题,“以你现在的能力,其实已经完全可以尝试着去做一个课题了,如果你想好了要做什么课题的话,可以告诉我,我这边或许也能够给你一些提示。”

“老师,我暂时不打算做课题,我还是打算先把您推荐的那些书全部都学完再说。”

陈羽在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道。

说实话,在听到袁老的话的时候,陈羽真的很心动,直接做一个课题,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有莫大的吸引力的,所谓的做一个课题,就是研究一个数学问题,这是走向真正科研的标志!或者说得更通俗一点,这就是成为数学家的一个标志,当他完成了一个课题,发表了一篇有含金量的论文之后,他就将在数学界崭露头角,正式进入全世界的数学研究者的视野中,身份上也就算是真正的数学家了。

而且袁老说得很明白,他可以给他提供帮助!

这简直就是非常好的机会。

但是最终,陈羽还是坚守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先按系统的要求完成各种学习任务,夯实基础!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可能快的完成更多的任务,攒够五百万积分。

做课题这件事,迟两年来做也没有问题。

而且现在直接去做课题,不一定会那么容易出成果,相反的,现在积累更深厚一些,到时候厚积薄发,说不定更容易出成果,这样一来的话也就不见得会耽误多少时间。

“你有这个想法,也是好事。”

袁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赞许的神色,陈羽居然能够这么沉得住气,这真的出乎他的意料,沉得住气,不急功近利,这是研究数学的一个特别重要的素质,不过他还是劝说道,“不过到了你现在这个水平,也不是一未的学习就一定好的,做个课题,积累一些经验也很重要,你回去可以先认真想一下,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课题,可以先从一些比较容易的,比较简单的课题入手。”

他是真心为陈羽好。

他现在对陈羽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

在数学的基础学习方面,陈羽其实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达到了一般优秀研究生的水准,接下来要进步,真的不是完全通过学习书本,教材能够有太大效果的了,对于这个阶段的数学研究者来说,积累一定的课题研究经验很重要,另外,在课题的研究过程中,也是一个边学边做的积累过程。

“好的,谢谢老师!我会认真想一下的!”

陈羽感激的道。

…………………………

要不要真的思考一下做个课题?

如果真的要做的话,那应该选择哪个方向的课题?

他现在对哪个问题特别感兴趣?

从袁老家出来,陈羽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一直到回到小办公室之后,陈羽又继续想了一会。

最后陈羽还是下定了决心,暂时不去考虑课题的事情,不是他想不到什么课题,也不是他找不到什么感兴趣的问题,事实上他现在感兴趣的问题有很多,不论是几何领域还是分析领域他都有一些问题挺感兴趣的。

但是陈羽最终还是决定坚持厚积薄发的初心。

还是那句话,他现在重要的还是攒积分!

袁老确实是为他好,而且袁老所说的话确实是对的,如果是正常情况,他是一定会接受袁老的这个建议,一定会找个课题来进行研究的,哪怕最后不会有任何的成果,也可以积累一些学习和运用知识的经验,积累一些研究经验。

但是袁老并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不知道他只有三年寿命的事情。

另外,陈羽也并不担心以后年纪大了,出不了成果的事情。

有系统在,对于别的很多同年龄的数学生们来说很有压力的三十岁的魔咒,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

他相信只要系统不消失,他是肯定不存在三十岁的魔咒的,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系统既然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对他进行培养和帮助,肯定是不会那么轻易消失的。

所以,就算晚几年才开始搞科研,少几年的经验,对陈羽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想明白这个事情,作出了决定之后,陈羽也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陈羽开始回忆之前袁老和他讲的那些话,慢慢的消化他所讲的那些知识和经验,尤其是关于数学各领域以及和各个学科的一些经验和看法,这对他来说是很宝贵的财富,袁老的这些经验,都是他研究了一辈子的数学之后得出来的,对于他接下来的学习是有很大的指导意义的。

特别是一些他接下来要学习的科目。

比如现在就要学习的泛函分析论和复变函数论。

一边回顾,陈羽也一边在笔记上做了一些笔记,对于一些重点的地方,记在了笔记上。

在好好的消化完了一番袁老那边听到的各种知识之后,陈羽这才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下一门语言选择哪一门。

这次的系统任务中,有一个任务是学习一门新的外语并达到入门水平。

德语还是俄语?

算了,俄语吧。

在打开手机,通过手机app认真的查询了一些相关的资料,并且认真的看了一些相关专业领域的人在网上的建议之后,陈羽结合自身的情况, 选择了先学俄语。

一方面是德语的难度系数较大,这不是一两个网友的说法,而是网上的大多数人的普遍共识,想必难度真的不小。

另一个方面是就目前陈羽了解到的情况,好像俄语类的数学专业书籍真的比较多,所以从实用角度,俄语也会更加能够派上用场。

作出了决定之后,陈羽又在网上找了一些关于俄语学习的相关建议,开始建立了一个学习计划表,然后开始付诸行动。

本文标签:

上一篇:诱骗小姪女小说合集:破了稚女的处的小说

下一篇:乖女妮妮的性经历二章:稚嫩的小身子破瓜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