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2021-11-19 21:02: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雨萱做梦都没想到。竟然会被一只猫挑衅。更离谱的是,这只小猫完完全会的都是绿茶惯用手法。牧子峰当然不知道她两之间发生了什么。唯一看到的就是。当自己出来的瞬间,圆子直

苏雨萱做梦都没想到。

竟然会被一只猫挑衅。

更离谱的是,这只小猫完完全会的都是绿茶惯用手法。

牧子峰当然不知道她两之间发生了什么。

唯一看到的就是。

当自己出来的瞬间,圆子直奔而来。

应该是想自己了。

殊不知亲密动作,在苏雨萱眼中已是被记录下来,埋藏心底。

来日方长。

跟我抢老公?

“佳佳我都没在怕过,我还会怂你这只猫?”

苏雨萱在心里自导自演着。

牧子峰则是将圆子放下,然后收着衣服,准备洗漱。

“你先去洗吧,圆子交给我好好照顾就行。”

全程苏雨萱都是面带微笑的,丝毫看不出半点情绪变化。

圆子是抗拒的,开始喵呜叫唤,眼神也是朝着牧子峰所在位置看去。

这一行为在牧子峰眼中就是不舍。

所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好啦,妈妈也挺会照顾人的,你先跟着妈妈。”

“喵呜……”

弱小无力感。

在牧子峰耳中听来却像是同意。

“来,来妈妈这,妈妈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看到苏雨萱极为有爱的一面后,牧子峰放心地走进浴室,准备洗漱。

圆子则是不断抗拒。

看上去只有几个月大,属实是活明白了。

苏雨萱总算是明白,当初圆子为啥选择牧子峰。

原来就是想跟自己争宠。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让它发生呢?

就算是只猫,也不可以。

我的男人,谁都不能分很多爱走,一点点就够了。

免得以后牧子峰全关心圆子去了,都不关心关心自己。

女生一般都是这样。

表面不在乎。

其实内心完全不让喜欢的男生跟任何东西接触。

即便答应,那也是无可奈何。

你可以因为工作等等原因接触,但是主动跟别人闲聊,属实是不会原谅。

就打今天的李佳佳。

毕竟是同事关系。

又是对方主动来找,出于礼貌,回应两句倒是可以理解。

要是一直说个没完。

那实在是不能原谅。

一般在这个时候,最不需要的就是女生提醒,主要的就看男生是否自觉。

对于自制力不足的。

那就没有继续相处必要。

迟早有一天两人都会玩完。

网上就有个很好的例子。

一男人抹干净蛛丝马迹,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对象看出。

最终还是事情败露。

女方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帮对方打包,并且让男生自己体面离开。

不说男生。

女生也是如此,靠的就是自觉。

对于那些已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来说,就不要妄想对方能改正。

这种想法最终得来的结果,大概率就是再被伤害一次。

人贵有自知之明,最不能做的就是自己骗自己。

这点道理说都懂。

真正做起来时,比任何人都卑微。

苏雨萱将圆子从地上抱起。

对方也没有任何反抗动作。

不知道是聪明还是害怕,圆子一副无欲无求的表情。

压根就不信苏雨萱会伤害自己。

苏雨萱最终也只能口头警告一番,下手倒不至于。

怎么说也是自己和牧子峰养的女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疼爱的。

所谓母爱如水。

温柔体贴。

圆子很是得意,走进房间。

由于折腾半天,肚子有点饿,开始补给,喝水。

苏雨萱也是无奈一笑。

感情这是养了个小情敌。

吃自己的,住自己的,没事还要跟自己争宠……

想想也是好像。

不过这样的生活,好像确实不错。

没过多久,牧子峰洗漱完毕。

接下来轮到苏雨萱去洗。

为了节省时间。

牧子峰在对方去洗之前,将圆子先是清洗一番,然后吹干毛发。

本就一白色小猫,清洗过后完全发亮。

“你对她可真好。”

听着苏雨萱略带几分醋意的话语。

牧子峰却是没听出来什么意思。

还以为是夸赞自己有爱心。

“那当然啦,我照顾人都照顾的很好,别说猫了。”

“要不要我也帮你洗一下?”

说罢,表情略带几分期待神情。

“你可拉倒吧你。”

本在生气的苏雨萱一瞬没了任何力气,赶紧开溜。

原本还以为自己是占据主动一方。

没想到最后却是被直接反杀,着实有点……

牧子峰在对方走进浴室时,开心一笑。

看向圆子,揉了揉她的脑袋。

“你真是爸爸的乖宝宝,干得不错,下次再奖励你玩具。”

为了确定圆子是否能听懂自己所说话语。

牧子峰早开始就进行尝试。

经过一系列结果得知,可行度极高。

并且对方动能明白自己所说话语内容。

所以苏墨索性让她,装作一副跟苏雨萱争宠的样子。

一切都在牧子峰的算计之中。

得到的答案刚好让自己很是满意。

可以得知,苏雨萱对自己有种浓厚占有欲。

听着浴室水流声。

牧子峰开始继续撸猫,并且进一步下达指令。

养一只能听懂自己说话,并且听话的猫,确实不错。

圆子在一旁喵呜回应,听从安排。

所有一切都在顺利进行。

苏雨萱擦拭着身子,头发打算明天上午去洗发店弄。

毕竟事还没完全走。

洗漱之内,也只是大概清洗一下。

当所有杂事全部整理好。

走进浴卧室,刚准备开口说话,只见圆子正躺在牧子峰怀中,满脸享受样子。

???!

真当我不存在了是吧?

平常就算了。

睡觉的话。

那可是自己的专属位置!

牧子峰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平躺在床上,微笑回应。

“你来啦?”

“全部都弄完了?”

“今晚让圆子跟我们一起睡好不好,她洗过澡的,很干净。”

嗯?

什么意思?

苏雨萱不太理解。

也就是说待会晚上,自己还要跟圆子一起?

而且还是看着她在牧子峰怀中?

行!

你可真刑!

苏雨萱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一只猫打败。

保持心平气和。

最终还是通情达理地点了点头。

“好。”

“萱萱,你最好了。”

我特么……

冷静,冷静。

遇到困难,不要恐惧,勇敢去面对,加油。

苏雨萱只能通过内心不断安慰自己,以防高血压。

随后关灯。

压根没等牧子峰继续开口,就已经钻入被窝。

并且背对着牧子峰。

是不是玩大了?

牧子峰暗暗道。

并且轻轻拍了拍圆子身体。

对方也是立马明白,安静起身,从床上离开,回到了自己专属小窝。

一系列动作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以至于苏雨萱完全不知道。

“萱萱?”

“你不会吃醋了吧?”

“没有,她可是我们的宝贝,怎么可以不去宠呢?”

“我就是白天有点累了,所以先睡了,你们好好玩。”

牧子峰微微一笑。

看来当真是吃醋了。

目的达到,接下来的,就需要一阵技术哄骗。

当然,介意还没有成为对象的,千万不要强行模仿学习,容易被打。

牧子峰侧过身子。

然后缓慢靠近对方,同时伸手将其抱入怀中。

两人就这样保持动作。

“你干嘛……”

苏雨萱怎么都没想到,对方怀中已经有了一只猫了,还要来折腾自己。

自己才不要和一只猫共享怀抱呢!

“是不是吃醋了?”

“我没有!”

又是熟悉的口是心非环节。

对于这种情况,牧子峰可谓是太懂了。

越是说没有和不,就是相反意思。

“好啦,不逗你了。”

“圆子都已经回去了。”

听到这,苏雨萱完全不敢相信。

那只绿茶猫竟然会主动离开?

随后用后背开始不断试探,弄的牧子峰节节败退。

“你在这样的话,我可忍不住了。”

牧子峰说话很直,毕竟一个活生生的异性在自己怀中不断扭捏。

所谓翘臀此刻不停摩擦。

属实有点不把自己当男人看。

实在是过分!

“呸,你个流氓……”

苏雨萱自然也懂对方是什么意思,赶忙脱离,免得遭遇不测。

“你就乖乖过来吧你。”

牧子峰伸手,再次将对方搂入怀中。

两人就这样保持姿势,一同安稳入睡。

苏雨萱都没想到,这个夜晚,牧子峰竟然会这么老实。

清晨。

当铃声响起的那一刻。

两人又是同一时间睁开眼睛。

牧子峰则是装作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手掌开始游离起来。

试图多占点便宜。

怎料心中想法早已被对方看穿,瞬间阻止下来。

“赶快起床,我能迟到,你不能,信不信扣你工资?”

这个该死的女人。

为了表达心中怒气,我决定不刷牙就亲你一口。

结果可想而知。

一切都在苏雨萱的不注意中,进行快速发展。

等回过神时,对方已经起床向外走去。

该死的家伙!

就知道搞偷袭,还不刷牙!

等两人把杂事全部处理好,时间到达七点半。

收拾好,准备出发。

牧子峰早早在门口等待着,就是为了搭个顺风车。

“要不之后你考个驾照吧,然后我给你弄一辆车。”

??

听到苏雨萱所说极具诱惑的话语。

最终牧子峰还是摇了摇头。

“驾照是会去考的,不过车倒是不需要你来给我安排。”

“你就是死要面子。”

苏雨萱直接把对方戳穿,两人关系早就不在乎对方补刀话语。

“没办法啊,老婆太强了,浑身上下都是压力。”

“等哪天把公司技术掌握了,我就跳槽,最后收购你们,让你天天给我暖床。”

牧子峰一大早又在做着不切实际的梦想,倒是苏雨萱陪着对方一起傻笑。

“好啊,那我等你。”

话虽如此,不过都是自己人。

就算收购也没必要自己弄自己人。

看来以后要多多请教强子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看看?”

苏雨萱突然发问。

对于这个问题,牧子峰有想过,不过现在自己身上全身家当,一共掏出来只有五六十。

属实是不太好意思回去。

“老板,我们公司如果可以预支工资的话,过两天我就能回去了。”

牧子峰话中有话。

苏雨萱对他太了解了,立马明白意思。

“可以。”

“不过答应我,不管伯父伯母他们说什么了,你都不能跑,知道吗?”

听着这一副哄小孩的口吻,牧子峰觉得很干!

难道自己真就在对方心里是这个形象吗?

就真补救不回来吗?

“萱萱,我不是以前那个我了,你就安心好了。”

“希望吧。”

没有肯定话语。

虽说现在对方变化确实很大,但谁知道只会不会只是一时。

没准过几天就回归本性了。

所以还需要实时观察几天。

没过多久,两人又到了熟悉的地下停车场。

这次牧子峰倒没怎么注意。

直接开门,从后座出来。

同时苏雨萱也是从中走出。

与此同时。

李佳佳的身影,恰巧就出现在了两人旁边。

“你们……”

三人面面相觑着,氛围很是尴尬。

牧子峰刚想解释,却被苏雨萱抢先一步。

“你这丫头就别想多了,他是我亲戚介绍过来的,在路上刚好碰到了,就搭了个顺风车。”

所编理由,就算是牧子峰本人都有点相信。

没想到萱萱忽悠起人来,倒是一套又一套。

“难怪你知道他结婚了,原来如此……”

李佳佳总算清楚苏雨萱知道对方结婚的原因。

本想今天来问,还没等主动发问。

两人直接就撞了上来,实在是天意难违。

三人就这样走进电梯。

牧子峰全程一副外人的样子,跟两人拉开距离。

这一动作反倒是让一旁李佳佳笑出了声。

由于电梯里只有三人,所以说话就有些肆无忌惮。

“让姐姐说啊,子峰你不要害怕,我们又不会告诉你老婆,不用这么刻意保持距离的。”

你不怕我怕啊!

我老婆就在你旁边。

牧子峰心里有苦,但是说不出来。

只能点头回应。

伴随电梯人数不断增多,几人又恢复到了沉默状态。

并不是不想说话。

而是进来的人都看苏雨萱在,皆是不敢发言。

一直来到公司所在楼层。

几人才很快离去。

倒是牧子峰很不理解。

萱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怎么看他们都害怕萱萱的样子。

来到岗位。

周围有的同事开始唠嗑,内容跟电梯相遇董事长有关。

“你们不知道,刚刚坐电梯遇到苏总了,可吓死我了,一整个电梯的人都不敢说话。”

“沃去,你小子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争取?苏总可还是单身。”

“气质啊兄弟,直接没了自信。”

“……”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的很是快乐。

倒是牧子峰有些好奇。

萱萱真的有他们说的那么高冷吗?

可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

这样一想。

不知为何,内心开始期待起对方在外的另一面。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在外冰山女人,回家温柔入微。

不错……

想到这,牧子峰的心情一瞬变的美好。

工作工作!

等过两天,就带回家正式见妈妈。

.

本文标签:

上一篇:把这小东西夹好去上班吧:夹好钢笔去学校不能掉出来

下一篇:真是不经弄的小东西视频:塞住不要掉出来等我回来检查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