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陪你多久:戴艾娜到底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如此帮助自己?难道她看上自己了?还是,只是自己的想入非非,自作多情?

2021-11-19 21:05: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不断地充斥着邵宇奔放的念头。戴艾娜到底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如此帮助自己?难道她看上自己了?还是,只是自己的想入非非,自作多情?如果冒然溜进她的房间,她会不

这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

不断地充斥着邵宇奔放的念头。

戴艾娜到底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如此帮助自己?难道她看上自己了?还是,只是自己的想入非非,自作多情?

如果冒然溜进她的房间,她会不会反抗?会不会真的踢碎自己的蛋……

一大串的问题,就这样杂乱地堆垒在邵宇的脑海里。让他激情澎拜一阵,又不得不极力控制一阵,纠结得要命。

顿时,那一股股沸腾的热血,几乎要让他失眠!

直至第二天,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依然不见有任何动静。

只是奇怪的是,昨晚自己明明穿着睡衣睡的,如今竟然如此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感觉是因为自己昨晚的春梦所致,又好像是半夜真的有人进来,而且把他折腾了一个遍。

于是,他正想打开门,为此事去问问戴艾娜的时候,她却已经穿戴齐整,而且买好了早餐,正等着他吃早餐呢。

邵宇顿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觉得这么惊艳性感的大美女,竟然不顾自己的名节,硬生生地留他和自己独居一夜。

而此刻,还如此体贴,等着自己吃早餐呢。

总不能还如此那个她吧?

于是他二话不说,就赶紧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了过去。

“昨晚睡得还好吧?”倒是戴艾娜先微笑着问道。

邵宇顿时讪讪而笑回应说:“好倒是好,只是不知怎么回事,醒来的时候竟然赤条条的……”

可他话还没有说完,戴艾娜却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分手对你打击真够大的,竟然饥渴成这样!”

“我还以为是你帮我扒光的呢。”邵宇不禁跟她开了个玩笑,试探一下她的定力。

戴艾娜竟然没有回应,只顾羞涩地低着头吃起了早餐。

等吃得差不多了,她才突然抬起了头,问道:“你下一步怎样安排呢?如果,如果你不打算出去租房的话,倒可以直接住在这里……”

然而,邵宇哪还敢如此占她便宜?

便立即打断她的话道:“你这样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哪还敢再这样打扰你啊!”

“那你的意思是要出去租房子了?”戴艾娜立即追问道。

邵宇便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分手分得的那三十万,如果先不把它用来还网贷,应该是可以首付一套小点的房子的。

更可况,自己手里还有叶晶莹上次给的那张银行卡呢。

于是便答道:“如果有便宜点的房子,或许我可以先首付一套的!”

“啊?”戴艾娜顿时便盈盈地笑了起来,“原来你还不至于沦落到街头的惨状啊?哈哈,看来你前未婚妻还不至于如此狠心。我可是听说,现在许多被分手或离婚的男人,不是净身出户,就是得赔偿到破产的!”

“她,她还算不狠心?”邵宇几乎都想吐出那个贱x罗诗媚如何嚣张出轨,如何算计赶他出家门的?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戴艾娜这时才说道:“如果你想首付买房的话,那对面的民众小区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那里不仅便宜许多……而且……”

随即她指了指阳台的对面,本来还想说,这样的话离她就很近,而且可以互相照应!但她最终没有说出来。

邵宇则点了点头,觉得这里不仅靠海,环境不错,而且属于城东区,离单位比原来的还稍微能近一些。

更可况,在这里离原来的家确实很远!

这似乎才是最为打动他的地方。

因为只要远离那个贱x前未婚妻那家子,其实他在哪安家都行……

然而,就在他们吃完早餐,正准备一起去找找房子的时候,韩香妍竟然给邵宇打来了电话。

她说她现在很想见到他!

邵宇也不好拒绝,便应约到了她的家。

“魏大哥,不在家吗?”当邵宇刚走进房门的时候,就问道。

结果韩香妍却盈盈地笑道:“他已经两天都没有回来了,恐怕是和你的前未婚妻在一起呢。”

邵宇顿时一愣,但感觉自己这个贱x前未婚妻应该是跟卢傲在一起的,不至于同时跟两个奸夫吧?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什么,韩香妍就已经急不可耐地向他扑了过来,疯狂地热吻,并且让他抱着她,上楼直接到她的主卧去……

总之两个被婚恋情感背叛的男女,决定用同样的方式,以牙还牙地报复回去,算是公平,也觉得不公平!

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情感的代名词,她的每一次声息,都是一次爱的呼喊!她的每一次回应,都是一种激烈的情感诉求……

邵宇或许害怕魏超突然回来,可韩香妍竟然一点儿也不怕,反而更带有报复的色彩,喊道:“邵宇,我就是爱你……”

而正是如此的刺激下,邵宇也不顾大汗淋漓,再继续下一个巅峰!!!

“邵宇,要不我明天也和魏超分手吧!嫁给你,好吗?”经过一番云雨之后,韩香妍喘息着伏在邵宇的胸膛上,一脸陶醉地说道。

可邵宇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也不知她为什么突然要如此向自己表白心迹。

“香妍姐,你是不是见我分手了,想慰藉我啊?”邵宇捋了捋她的秀发,紧紧地抱住她,觉得她不至于如此匆忙下这个决定的。

韩香妍却立即回答道:“怎么会是慰藉呢?我说的可是认真的,我明天就要跟他分手!”

虽然她不知那个魏超最近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但就凭他家暴和出卖自己,就已经让她下定决心了。

而且她有预感,魏超很快就可能会出事了。

闻言,顿时却让邵宇昏了头似的!

看到装饰豪华的主卧,仿佛瞬间就成了这里的主人一般,舒爽极了。

她是如此的柔情蜜意,如此的让人贪恋,就像一朵肆意绽放的玫瑰,芳香而充满了艳丽。

如果真的得到这种女人做老婆,邵宇当然是十分乐意的!

可是,对比于魏超来,邵宇即便升职落定后,也是没有他如此的地位和经济水平的,不禁有几分心虚。

同时邵宇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是不是他惹你生气了?”

“是的!”韩香妍也不打算隐瞒,轻叹了一口气说,“你知道吗?他竟然要求我跟去陪你们市公司综合监察部的杨霸总经理喝酒!”

至此,她还不想说出魏超的阴谋,只想把他最龌龊的事给说出来。

“什么?杨霸!”邵宇立时愣住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便追问道,“陪喝酒,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韩香妍却紧紧地抱住了邵宇的脖子,气愤地说道:“或许你不认识那个杨霸,但我是领教过一次的,那是魏超要升职部里副总的时候,就让我陪他去过一趟。”

“唉,真是太恶心了!他竟然趁着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冲进去就疯狂地抱我,想占据我……”

“不会吧!”邵宇惊愕地,差点要骂娘。看来杨霸这个混蛋真不是好鸟,自己上了他的准儿媳妇总算没有愧疚感了。

“当时我就拼命地挣扎啊,喊救命,并用脚踢他!结果你知道吗?魏超自己在包间里,竟然一动不动,任由对方在厕所里这样欺负我。”韩香妍边说着,边气愤地咬着牙。

邵宇便紧紧地搂住她,紧张追问道:“那杨霸那畜生,把你那个了?”

“没有!”韩香妍激动地继续说道,“后来我就自己拼命地挣脱跑了出来。可结果呢,魏超回来还说我,怎么他喝醉了我却自己跑了?其实我知道,当时他就是故意装醉的,我看得出来!他骗不了我。”

本文标签:

上一篇:韩香妍却冷冷地笑道:“或许你还没有到达那个层面,其实现在金钱至上的社会

下一篇: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