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

2021-11-19 21:19: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狗哥怒火中烧,太丢脸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于是,双手一挥,手下们向宁川冲了过来。宁川冷哼一声,如法炮制。众人只见人影闪过,混混们倒了一地,无一例外,都断了一只手臂。狗哥脸色

狗哥怒火中烧,太丢脸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于是,双手一挥,手下们向宁川冲了过来。

宁川冷哼一声,如法炮制。

众人只见人影闪过,混混们倒了一地,无一例外,都断了一只手臂。

狗哥脸色狂变,气急败坏道:“我天南帮的人你也敢打!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

“不知道,也不屑于知道。”宁川淡淡道。

“我们老大秦天,可是整个城南的扛把子,谁不给几分面子。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惹我们天南帮。”狗哥一脸傲然道。

“秦天?原来天南帮是他的。看在他是我仆人的份上,赶紧滚吧。”

狗哥被气笑了:“小子,你是自寻死路,你等着,我马上给天哥打电话。”

宁川淡然一笑:“好!我等着。”

众人脸色一变,纷纷往旁边避了避,和宁川拉开距离,生怕惹祸上身。

仆人?枪神这怕是脑子坏掉了吧?

就算你枪法好,身手也不错,打赢了几个混混。

但是要说整个南城地下势力的扛把子是他的仆人,就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了。

柳飘絮更是脸色一白,秦天的大名她也听过。

一个江城的朋友给她讲过几件秦天的事迹,是个狠人。

她赶紧拉了拉宁川的袖子:“宁川,你太冲动了。打就打呗,干吗还要吹这种牛啊,真把秦天惹来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管晨阴阳怪气道:“宁川,你想死没关系,别拖累我们就行。”

“也不怕把牛吹破,天哥是你的仆人,哈哈哈哈!你当他的仆人,还要看他心情好不好,收不收。”

“那如果是,怎么办?”

宁川冷笑一声。

他已经明白,这个所谓的狗哥多半都是管晨请来的。

不然怎么会直冲他而来,而且没有任何缘由。

“哈哈,那不可能,我敢打赌,如果你输了,离开飘絮,在俱乐部大厅里当场学狗叫。”管晨趁机提出条件。

“那如果你输了呢?”宁川反问道。

“我怎么可能输?如果我输了,当众学狗叫。”管晨迷之自信。

柳飘絮不高兴了,凭什么拿自己当赌注:“管晨,你太欺负人了,而且凭什么干涉我的交友自由?”

宁川淡定的说道:“好。你放心,他输定了,你等着听狗叫。”

看着宁川自信的眼神,柳飘絮顿了顿,不再说什么。

狗哥马上给秦天拨打了电话,一阵哭诉。

秦天听后勃然大怒,现在居然还有人敢挑衅天南帮。

自从抱上宁川的大腿后,不但解决了仇人周涛,还得到精武门的示好,整个江城,谁在他面前不恭敬地叫一声天哥。

但听到仆人两个字的时候,秦天心里一惊,赶紧追问对方的姓名样貌。

狗哥不明所以,说好像姓宁,是个大学生。

秦天顿时惊出一声冷汗,手中的电话都拿不稳了。

姓宁,还是大学生,那多半是宁先生无疑了。

那次ktv遇到,好像就是宁川和同学来唱歌。

完了完了,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

“赵狗子,老子被你害死了,你马上给我跪在宁先生面前求饶,我十分钟之内赶来。”秦天声色俱厉,大声吼道。

“啥?跪着求饶?”狗哥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天哥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先别多问,按我说的做,他就是我秦天的主人。”秦天厉声交代道。

“主人……天哥的主人……”狗哥失魂落魄,嘴里喃喃着。

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他猛然回过神来,天哥攀上的大人物就是这个宁先生。

完了,完了,他这是干了什么,得罪了天哥都俯首陈臣的大人物。

他颤颤巍巍地朝宁川走来。

管晨根本没发觉他的变化,还在自顾自的叫嚷道:“怎么样?天哥是不是雷霆震怒,要收拾这个小子?”

狗哥抬起头,满眼愤恨。

是,雷霆震怒,不过发怒的对象是老子。

越想越气,狗哥抡起手臂,一巴掌结结实实甩在管晨的脸上:“就是你这个狗东西,要不是你,老子能得罪宁先生吗?你给我等着,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管晨被打的一脸懵逼,这不是自己花五万块钱请来的吗?怎么一会儿就变脸了?

管晨捂着肿起的左脸,着急地问道:“狗哥,你是不是搞错,我是管晨啊,我们前几天还一起喝了酒啊。”

狗哥不再理会管晨,噗通一声跪在了宁川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认错。

“宁先生,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老人家。”

“都是管晨那个狗东西使坏,说您勾搭他女朋友,让我帮他出气,我才来的。”

“宁先生,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

众人满脸惊愕。

狗哥是管晨请来对付枪神的?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狗哥,这是怎么了?又是打管晨,又是跪地求饶。

柳飘絮更是一脸不可置信。

其他人不认识宁川,她认识啊,不就是江南大学一普通学生,没听说有啥惊人的背景啊?

宁川一脸坦然。

想必是秦天告诉他自己的身份,他才会如此。

见宁川没有说话,狗哥也不敢起身,就这样跪在地上不停磕着头。

不到十分钟,秦天就带着几个心腹匆匆赶来。

秦天往人群中一望,果然是宁川。

还好自己正在附近办事,不然今天就不好交代了。

秦天赶紧小跑过来,弯腰低头,恭恭敬敬地对宁川问好。

“我特么真的是秦天,他真的来了。”

“难道枪神说的是真的?”

在场众人,一脸惊恐地望着秦天和宁川。

一阵低语过后,现场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南城老大秦天只是听闻手下得罪他,便十万火急赶来赔罪。

枪神到底是什么身份?

秦天一脚踹倒狗哥,怒道:“赵狗子,宁先生也是你能得罪的,他可是我秦天的主人。”

狗哥倒在地上,一脸哭丧,指着管晨道:“天哥,我不是故意的。是他,他出五万块钱让我出手的。我不知道他就是宁先生啊。”

“宁先生,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秦天脸色狂变,好你个赵狗子,可真是好样的!

本文标签:

上一篇: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

下一篇:做完堵上回来我检查: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