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古代嬷嬷用勺子验处的小说

2021-11-19 21:32: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叶冰寒和香儿一看刘氏歪倒在了椅子上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扶住了她。香儿在刘氏的后背上轻轻拍打了一会,刘氏才慢慢的缓解了过来。
“娘,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就五十万两银票就

叶冰寒和香儿一看刘氏歪倒在了椅子上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扶住了她。

香儿在刘氏的后背上轻轻拍打了一会,刘氏才慢慢的缓解了过来。

“娘,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就五十万两银票就把你吓的差点过去了?海生哥昨晚上赢了两百多万两呢,他还想…。”

刚缓过气来的刘氏听到香儿的话,头一歪,彻底的晕了过去。

叶冰寒瞪了香儿一眼说道:“娘听到五十万都差点晕过去,你干嘛说那么多?”

香儿委屈的说道:“我想说你赢了两百多万,捐出去了一百万,娘听后肯定光心疼去了,不会太激动呢,谁知道娘没听完就昏过去了。”

罗秉成在炕上说道:“海生,拿点凉水泼醒你娘,唉,这人呐,能担多少财都是有数的,有多少人死在了横财之下?你多亏才给她五十万,要是五百万,估计就见不到你娘了。”

发生了点小插曲,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叶冰寒赶到都督府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到了都督府,叶冰寒看到了董九胜在站口等的都着急了,老远就看到了叶冰寒来了。

“海生兄弟,怎么才来啊?我不到八点就到了。”

“我在家吃完饭来的,你吃没吃饭?”

“吃了,你叫我来这干什么?有重要的事?”

“怎么?没有重要的事你还打谱在鸿运楼再呆一天?”

“是啊,反正也没事,又不缺银子,那俩个妞活挺好,再玩一天也行。”

“服你,也不怕被榨干了,走吧,有正事,还很重要,进去说。”

两人和门前卫兵打了招呼后直奔了许占魁的办公室,问了警卫,得知许占魁昨晚就没回家。

敲了下门后,两人进了屋子,许占魁看到是董九胜和叶冰寒一起来的,还有些纳闷,问道:

“九胜,你小子什么时候到的济州城?你们俩怎么走到一起了?”

董九胜笑着回道:“我昨天来的济州城,在路上遇到的海生兄弟。”

叶冰寒上前一步说道:“许大人,这有个东西你看一下,看看字体和内容。”

许占魁拿过去一张牛皮纸后看了起来,越看越惊,这里面的有些事可以说刚刚内部定下来没两天,怎么就到了罗海生的手里了呢?

“海生,你在哪得到的这东西?”

“许大人,你先别管东西在哪得到的,你看看字体和内容难道一点也不怀疑你身边的人吗?”

许占魁仔细想了下纸上这些情报的参与人员,又回忆了一下笔迹,突然想到了什么:“朱起?难道真是他?”

叶冰寒小声说道:“没错,大人身边的敌国内奸就是朱起,他昨天急匆匆的离开是去了鸿运楼,

鸿运楼的歌伎金妙音是他的下线兼未婚妻,还有个住在城西的猎户叫田大山,他负责把情报送给敌国的情报人员。”

“这个该死的朱起,枉我还这么信任他,走,先把他抓起来。”

叶冰寒连忙阻止道:“大人不急,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更大,这件事暂时只限于我们三人知道,传出去可能真会招来灭族之祸。”

许占魁忙问道:“什么事这么严重?”

董九胜忙说道:“那什么,海生兄弟,这么大的事我还是不听了吧,我怎么感觉后脊梁冒凉气呢?”

“行,你不听就先出去吧,亏许大人还把你当兄弟呢,这么点事就吓的要撇干净自己?”

董九胜尴尬的笑道:“我开玩笑呢,什么事快说,你故做玄虚的我着急。”

叶冰寒看了眼董九胜郑重的说道:“昨天晚上我审讯鸿运楼的金妙音时,审出了一个意外的情报,

鸿运楼的执事莫言敌和亨通赌场的曲文江、顾文武是一伙的,他们和五岭国及辽原国都有联系。”

许占魁愣了下:“这点情报虽然挺重要,也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吧?”

“许大人,我还没说完,先问大人一件事,辽原国要攻打南海国的大元帅是不是叫准葛儿?”

“辽原国派出的大元帅叫准葛鄂,不是准葛儿。”

叶冰寒念叨了两遍:“准葛儿,准葛鄂,估计是金妙音听错了,大人,十天左右前,

金妙音一个偶然的机会,偷听了莫言敌、曲文江和顾文武三人在鸿运楼的密谋,

他们让准葛鄂再派人来,暗杀掉大人和曾世义将军,他们在这边可以提供便利的条件,

还说等五岭国和辽原国的大军进入南海国,助他们的主子上位。”

许占魁和董九胜都是聪明人,听完就知道他们说的主子是谁了。

许占魁看着叶冰寒和董九胜两人问道:“海生,九胜,你们觉的这事应该怎么处理?”

董九胜说道:“这还想什么?派人去把这些人全部抓来严刑拷问就行了。”

许占魁又看向了叶冰寒,叶冰寒说道:“不行,这三个人不能动,一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再就是抓了他们,

他们也不可能承认,毕竟是偷听来的,就算是承认了,他们的主子很可能弃卒保帅,不仅会打草惊蛇,而且还对许大人不利,

倒不如大人这边和大将军那边加强保卫,争取活捉几个刺客,没准还能审出些有用的证据。”

许占魁点点头说道:“海生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三个人别说抓了,动都不能动,

曲文江原来就是个师爷,摇身一变就成了亨通赌场的执事,谁都知道是二皇子的人,

而且这件事牵涉到了皇室,一个不小心真可能会诛连九族,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谁都不能外传,

我们先把朱起这一条线的人全部抓获。”

“大人,现在只能抓朱起和田大山了,至于鸿运楼的金妙音这人已经不在了,被我处理掉了。”

许占魁哦了一声,也没太在意说道:“那就先把朱起抓起来,然后去城西把田大山抓起来。”

许占魁带着叶冰寒和董九胜出了屋子,对几个亲卫说道:“把其他几个亲卫都叫来,有任务!”

没一会十几个亲兵护卫便集合到了许占魁的面前,许占魁说道:“都打起精神来,一会听我的命令行事。”

许占魁和叶冰寒、董九胜三人在前,十几个亲兵在后,向都督府军机堂走了过去。

走到军机堂,许占魁直接带人闯了进去,这个朱起果然在屋里和几个人在扯皮聊天。

见大元帅带人来了军机堂,几个个连忙站了起来,朱起一下便看到了许占魁手里拿的一张牛皮纸了。

许占魁对身边的几个亲兵说道:“去,把朱起抓起来。”

没等亲兵上前,只见朱起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直接挟持了身边的一个人。

朱起把匕首架在那个年轻人的脖子上问道:“元帅大人,我能问你两个问题吗,只要你回答我,我就束手就擒。”

见许占魁点了点头,朱起问道:“不知元帅手里的纸张是从哪得来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内奸的?”

许占魁对朱起说道:“这件事让罗海生旅将来回答你吧。”

叶冰寒上前一步说道:“要若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昨天你看我的眼神那么怨毒,我就觉的你有问题,我和你根本不认识,也没招惹你,

你从开始就挑拨我和大元帅的关系,所以我就注意你了,你昨天在鸿运楼你未婚妻那呆了一下午,临走时候对金妙音说的话我全听到了。

你走后我审讯了金妙音,她把东西给了我,还把你和田大山的一些情况和我都说了,这个回答满意?”

朱起听后有些气愤的说道:“果然是这个臭婊子,我就知道这臭婊子靠不住,当初我设计杀了她的父母现在看杀的太对了,哈哈!”

许占魁对亲兵说道:“去,把朱起抓起来,如有反抗就地格杀。”

朱起用匕首在挟持那个人的脖子上一抹,看着许占魁阴笑道:“许占魁,不用你张狂,你也没多少好日子蹦跶了。”

叶冰寒用右眼看了下朱起,连忙说道:“他要自杀,快拿下他!”

朱起收起阴笑对叶冰寒说道:“晚了!我干你娘的罗海生,你贪污了我的赏金,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完,朱起的嘴角流出一缕黑血,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叶冰寒上前捏住朱起的双颊看了下,知道这朱起事先在嘴里放好了剧毒囊,已经死透了。

许占魁对屋里其他人说道:“把死去的人先抬出去吧,稍后处理,你们跟我走。”

许占魁让亲兵牵了几匹马,和叶冰寒、董九胜加上几个亲兵向城西奔去。

快到城西的时候,许占魁让所有人下了马,让一个亲兵看好马,剩下的人步行着向前走去。

这边的住户不是很多,所以没费多少事就打听到了田大山的住处。

许占魁看了下朱起的小房子,对两个亲兵说道:“你们两个去房后守候,都小心点。”

到了田大山家的大门外,叶冰寒对许占魁说道:“大人你后退一些跟着,这田大山是猎户,有一定的危险性。”

许占魁不置可否的说道:“走吧,我没你想的那么弱,把大门踹开。”

叶冰寒闻言,也没多说,抬起腿一脚便踹碎了大门,冲进院内喊道:“田大山出来找你有事问!”

“谁它娘的大中午的跑我家瞎嚷嚷?”随着一道粗犷声音,一个三十岁左右,身材魁梧的男人,手里拿着弓箭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田大山出来看到五六个人,感觉不对,拿起弓箭对准了叶冰寒。

本文标签:

上一篇:往下边塞水果走路:图书馆小东西自己上来

下一篇:叶冰寒上前一步和气的对老太太说道:“老大娘,没事,我们找田大山了解点情况,你先回屋吧。”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