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叶冰寒上前一步和气的对老太太说道:“老大娘,没事,我们找田大山了解点情况,你先回屋吧。”

2021-11-19 21:35: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叶冰寒见这田大山似乎还想反抗,淡淡说道:“田大山对吧?放下你手中的武器,跟我们走一趟,交待清楚了或许还能保住性命,如果敢反抗,你的家人也会受牵连。”“我没什么

叶冰寒见这田大山似乎还想反抗,淡淡说道:

“田大山对吧?放下你手中的武器,跟我们走一趟,交待清楚了或许还能保住性命,如果敢反抗,你的家人也会受牵连。”

“我没什么好交待的,我就是个猎户,你们是什么人?”

叶冰寒冷笑道:“没什么好交待的?你卖国通敌已然犯了诛连九族之罪,如果老实交待,或许能保住性命,

这位是都督府的许大人,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吧!”

田大山一听是都督府的大人物到了,知道再反抗只能罪加一等,放下弓箭说道:

“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交待,我家里只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母,眼晴还不太好使,希望各位大人不要难为她。”

许占魁说道:“念你有这一片孝心,我们不会难为你的老母亲的,跟我们走吧。”

几个亲兵刚绑起了田大山,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位老太太,眼神看起来是有点问题,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问道:“山儿,怎么听到这么多人呢,出什么事了?”

叶冰寒上前一步和气的对老太太说道:“老大娘,没事,我们找田大山了解点情况,你先回屋吧。”

田大山见状连忙说道:“娘,没事,你先回屋,我去和他们办点事,玉娥下午就能带着孩子回来,你老实在屋里呆着。”

几人押着田大山出了院子后,叶冰寒问了田大山:“有妻有子,还有老母亲,你怎么能做卖国通敌的事呢,你出事了,你一家老小怎么办?”

田大山没以为自己能出有什么事,就是把情报送到指定地点,封好情报后用弓箭发射到五岭国境内就行了,每次有三两银子的赏金,不能不让他心动。

“我没卖国通敌,我只是每次把他们送来的东西,封好,用弓箭射到山崖下就行了,我从来没看过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董九胜在一旁呵斥道:“一派胡言,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那里面是我大军的机密,

你没看我信,但你敢说你不知道里面是通敌的东西?到了现在你不想着怎么老实交待问题,还想着蒙混过关?”

快走到离知府不远的时候,叶冰寒对许占魁说道:“大人,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我去段知府那有点事,董哥,我明天回军营,你什么时候回去?”

董九胜对许占魁说道:“那我也不去大帅那了,我跟海生兄弟混,他去哪我去哪,明天我和他一起回军营。”

许占魁点点头说道:“明天回去和曾世义说一声,让他加强安保,我这边也会的。”

和许占魁分手后,叶冰寒和董九胜向知府走去,董九胜见没什么人了问道:

“海生兄弟,昨晚那个金妙音真被你干掉了?”

“嗯,这世间不会再有金妙音这个人了。”

“我操,可惜了,那小娘子长的还真不赖,你应玩完了再处理掉。”

叶冰寒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一天就没想点别的,走吧,对了段元东你认识吧?”

“知道这么个人,但不熟。”

到了知府的门口,两人让守门的衙役去禀报一声,衙役见过叶冰寒,点点头后直接进了知府。

没一会去禀报的衙役从屋内走出来后对两人说道:“知府大人有个案子,让小的先带两位大人去后堂喝茶稍等会,两位大人请。”

两人跟着衙役进到后堂,衙役领着进了段元东的会客室,给倒上茶后,站到了一边。

叶冰寒看到后说着:“兄弟,你出去站岗吧,这不用你了,我们自己在这等段知府就行了。”

衙役走后董九胜说道:“海生兄弟,这个段元东架子不小啊,能多忙?知道你来了也不快过来,我们的官衔比他还高点呢。”

“别胡说,段元东不是那样的人,他说有事肯定是真有事,兄弟之间谈什么官衔呢。”

“是吗?我可是听说他在清平县的时候也不是什么清官呢?”

“是有那么一两年,他为了凑够给韩胜棋送礼的金子,干了些坑老百姓的事,后来改邪归正了。”

正说话间段元东从门外进来了:“海生兄弟,让你们久等了,有个案子刚审完。”

叶冰寒站起来说道:“没等多会,段大哥,这位认识吧?董九胜董旅将军。”

段元东听说是董九胜连忙恭手说道:“原来是董将军,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快请坐。”

三人坐下后叶冰寒问道道:“这都中午了,什么案子审到这时候?”

“别提了,挺狗血的一个案子,一个乞丐,去一个富人家里偷东西吃,被女主人逮到了,本来抓到了送官府就行了,

可这妇人见这乞丐长的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起了歪心,硬逼着那乞丐和她行鱼水之欢,乞丐哪敢,死活不答应,这富商妇人见乞丐不干,便承诺如果乞丐答应了就给他十两银子,

乞丐见钱眼开,硬着头皮答应了妇人,只是完事后妇人反悔,不给银子了,乞丐生气和她理论,妇人不但不给银子,还和几个邻居把乞丐送到了官府,硬告这乞丐偷了她家十两银子。”

叶冰寒笑着问道:“那妇人多大岁数?没告乞丐强坚她?”

“那妇人三十八岁,是个半老徐娘,倒是没告乞丐强坚,但我审讯完了,乞丐见我要惩罚二十大板的时候,乞丐吓的说出了实情,

那妇人说什么也不承认,我让旁听者退出后问了乞丐,问他发没发现妇人身上有什么特证,

乞丐想都没想就说出了妇人大腿根长了个黑痣,我要当场验明,妇人怂了,承认了自己放赖的事,被我罚了十两纹银,赶回去了。”

叶冰寒和董九胜听后大笑不止,乞丐偷东西固然可恨,可这妇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银子早晚也没保住。

段元东站起来说道:“光说话去了,这都过了中午了,走我们去吃点饭去。”

叶冰寒连忙说道:“段老哥,不差这一会,我先和你说点事。”

段元东坐下后,叶冰寒从怀里掏出一百万两白银说道:

“段大哥,这是一百万两的银票,送给你,你可以自己留下,也可以拿出来一些想办法吧把城里的乞丐数量减少一些,太惹眼了。”

“多、多少?海生兄弟,你哪来这么多银子?我怎么能收你的银子呢,乞丐的事我已经着手实施一些措施了。”

“这些银子是我从亨通赌场赢来的,用在乞丐们身上,也算是物归原主了,拿着吧。”

段元东继续推辞道:“你赢的就是你的,一但输了他们也不会给你银子的,再说我虽没有多少钱,但够花,不能要你的银子,免的落下什么口实。”

董九胜撇嘴说道:“我说段老哥,海生兄弟官职比你高,他送你不叫行贿,馈赠懂不,还落口实,落个屁的口实?”

段元东笑了笑说道:“董大少,就算馈赠我也不敢收这么多啊,我一个小小的知府,拿出一百万两银子,别人会信是海生兄弟送给我的?”

“操,要不是看你是海生的大哥,我都想给你一拳,你有多少钱会满世界宣传?实话跟你说,海生兄弟也送了我一百多万两银子,你看我出去说了吗?”

段元东呵呵笑道:“可不就说了嘛!海生,你说实话,到底赢了多少?”

叶冰寒笑笑说道:“三百多万,不过董哥的不能算我送的,他跟着我押的,这样咱们哥仨一人一百万两,爱怎么用是你们的事了,走,吃饭去。”

段元东看着茶几上的一十张银票还想说什么,董九胜说道:

“拿着银票走吧,今天你请,你不要我可拿着了?”

段元东心里充满了感动,虽然叶冰寒说是让他拿出钱救济一下乞丐,可救济乞丐有二十万两就够了,这就是叶冰寒变着法送他银子。

最后段元东收下银票,带着叶冰寒和董九胜找了一家不错的酒楼,三人要了个包间坐下了。

段元东点了四个比较好的菜,要了一坛酒,三个人开始喝了起来。

本来段元东和董九胜不太熟,有点介备他,董九胜大概也看出点意思,端起酒杯说道:

“段老哥,既然海生兄弟叫你大哥,以后你也是我大哥,海生兄弟可是我的亲家,以后她的闺女就是我的儿媳妇,

我们哥俩是军人,经常不在家,弟妹这边还望段大哥多照应照应了。”

叶冰寒翻了白眼说道:“说的好像你媳妇怀的就是儿子似的,我还说你闺女是我儿媳妇呢。”

董九胜哈哈笑道:“一样,一样!要是两个都是儿子就结拜成兄弟,两个都是女儿就结拜成干姊妹。”

段元东在一旁插言道:“如果你们两个人的都是女儿,有一个给我儿子当媳妇行不?我儿子才三岁。”

叶冰寒和董九胜同时说道:“好,(没问题!)”

一顿饭吃的把三人的关系拉近的和亲兄弟没什么区别,三人约定选个吉日,结拜成异姓兄弟,当然能到现在的关系当然不是因为一顿饭。

吃完饭,段元东因为公务繁忙,和两人告别后,恋恋不舍的回了知府。

叶冰寒见段元东走了后问了董九胜:“九哥,你在哪住的?”

“怎么?我都到你家门口了,不让我去见见弟妹和大叔大婶?走,我去买点东西去你家,我得见见弟妹我未来的亲家母!”

本文标签:

上一篇:往下边塞玉器骑马:古代嬷嬷用勺子验处的小说

下一篇:他们已经饱经沧桑,时间已经足以涤荡去情和欲的冲动,就这样像两个亲人一样面对着面,娓娓道来也很好。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