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玉如意在床上怎么用的:张向北他们在外面跑的时候,家里的人也络绎不绝,大家都是来看小芳和她爸妈的,当然,到了这里,给大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小昭和小芳的媳妇向南,和小芳的女儿张向西。

2021-11-19 21:37: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第二天,张向北和阚主任挨家挨户去做工作,这么些年,村里的人在外面打工,大家都有些见识,耳目不再闭塞,这事情一听,就知道是好事。本来家里的青壮年,都已经出去打工,地就留给家里的老人

第二天,张向北和阚主任挨家挨户去做工作,这么些年,村里的人在外面打工,大家都有些见识,耳目不再闭塞,这事情一听,就知道是好事。

本来家里的青壮年,都已经出去打工,地就留给家里的老人和女人随便弄弄,现在要是入了股,这老人和女人也会有工资,地每年还有分红,怎么算,都比现在划算。

还有些在外面闯荡,觉得累了的,有这么一个机会,就干脆不出去了,留在村里,虽然工资会比在外面低一些,但开支也减少了一大半,还有老婆和孩子在一起,家终于像是一个家,人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躁和恓惶,真不如就不出去了。

春节期间,村里的人都是扎堆的,到了一家,发现几家的主人都在一起打牌搓麻将摆龙门阵,做通了一家的工作,等于就做通了好几家的工作,还有犹豫的,被其他的人叽叽喳喳一说,也就同意了。

张向北连中饭都没有回来吃,和阚主任一起,被村民留在家里吃饭了。

很多的妇女,知道张向北是小昭的儿子,对他就特别的疼惜,小昭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姑娘,现在她儿子回来,都这么大了,大家觉得,这小昭的儿子和小昭是一样的,嘴巴特别甜,对人特别的亲,也特别的招人喜欢。

阚主任笑着和张向北说:“幸好你不是村里的,要不然下次投票,我就要输给你,大家会选你当主任了。”

张向北哈哈大笑,心里却是酸楚的,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想起来,什么叫祖荫,这个才是真正的祖荫,前辈人缘好,就给后辈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两个人在村里跑了一圈,除了家里没人的,还有几户住得远的,没来得及跑去,其他的人家,都同意了,阚主任和张向北说:

“行了,没问题了,只要等过了年,书记回村里,村两委开个会,这事就马上可以做了,张总,你把你们和其他地方的协议给我一份,我参考一下,把协议拿出来,放两委会上一起通过,还有,这两天我会根据村里土地的情况,做一个土地整改的规划,你帮我看看。”

张向北说好,心里在想,这农村里,还就是要有阚主任这样年轻又有文化的村干部,思想开阔,有干劲也有想法,做事才会有章法。

张向北他们在外面跑的时候,家里的人也络绎不绝,大家都是来看小芳和她爸妈的,当然,到了这里,给大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小昭和小芳的媳妇向南,和小芳的女儿张向西。

向南和张向北还没有结婚,但村里人不管这些,人都已经带上门了,大家就认定是儿媳妇了,这个儿媳妇,不仅人长得漂亮,笑面好,对人特别的有礼貌,就好像当年的小昭,让他们很感慨的是,她明明是个城里人,却一点也没有城里人的架子。

他们哪里知道,向南每年都要带团下乡巡演,对农村的一切早就已经习惯,而她这个团长,下去的时候,和村里人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她,在农村,你要是摆着一个臭架子,谁会理你?

何况,向南从小开始,一直是跟着张晨妈妈小芳妈妈和那两个垦荒战士一起长大的,在他们的骨子里,根本就没有看不起人的基因,他们一直都还觉得,自己就是劳动人民,每天都还要劳动呢。

无论张晨、谭淑珍、小昭还是小芳,也都是这样,向南就是在这样一些和善的人中间长大,潜移默化也会了。

张向西则是一个小精灵,也是一个人来疯,到了这里,看什么都新奇,看什么人都觉得好玩,人越多她就越亢奋,那张小嘴,叽叽呱呱说个不停,也不认生,什么人叫她过去,她走过去,身子一斜,就靠在了人家身上,让人心里觉得暖暖的。

来的这些人里,还有很多是来还钱的,来还钱的妇女居多,男人大概觉得不好意思,这些妇人话不多,把钱往小芳妈妈怀里一塞,或者小芳妈妈说不要不要的时候,他们把钱往桌上一放,就慌慌地走了。

张晨和小芳看着很感慨,小芳的爸妈也记不得那么清楚,依稀觉得,大概有一半借过他们钱的人,都把钱还了回来,有人还多还了,说是利息。

张晨和小芳心想,当初这里的人是用借钱的方式,把他们一家逼得逃走的,没想到现在这里的人,是用还钱这种方式,在迎接和欢迎他们回来。

这才是真的物是人非,山和桃树林都还在,人已经变了,不再是原来那些人,穷日子是会把人逼得面目狰狞的。

张晨和小芳商量,我们也给村里做点事吧,小芳当然愿意,她说好。

做什么呢?张晨想了想,他说,我们就把现在村委的那幢旧房子,改建成村民中心怎么样?这样他们以后公司办公的地方有了,还可以开设图书馆和活动中心,让人在那里看书喝茶摆龙门阵,打牌搓麻将。

再开设一个免费的网吧,村里很多人家里都有电脑,但总是还有些人家里没有的,这样,让这些人家的小孩,也可以去那里上网。

阚主任和张向北一起回来了,张晨把这个想法和阚主任说了,阚主任一听就叫道:

“太好了,那我们赚到了!我代表我们全村,谢谢张总和阚总。”

张晨摆了摆手说:“村民中心成立后,买茶叶需要钱,订报刊买书需要钱,水电费和网费还需要钱,另外,总还要安排一个人帮助烧烧水,打扫打扫卫生,这样,我们另外每年再给三十万,就作为村民中心的专项资金,这才不会因为村民中心的存在,增加村里的开支。”

阚主任看着张晨笑着,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说干就干,第二天,张晨就帮助设计出了一幢漂亮的三层楼的村民中心,门前是一大块空地,以后可以装运农产品,阚主任建议,在一楼设一个小规模的市场,卖些服装日用品和菜。

他说,现在农村里的人,也需要天天买菜,自家自留地里的菜,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现在都讲究了,三天两头要吃猪肉,都要跑乡里去买,这里有了,就不需要跑那么远路,这里的摊位,可以很便宜租给他们,这样,村民中心也能增加一点点收入。

另外,他还准备在这里开个小超市,以后村民中心是村里人来人往最集中的地方,有人流,就会有小超市的需求。

张晨觉得阚主任的这些想法很好,他就把这些都设计了进去。

他们在家里待了三天,张晨和小芳张向北他们,要回去重庆和刘立杆他们会合,然后回杭城,单位里都快上班了。

张向北也和阚主任说好了,这里公司合作的事宜,到时就由他们重庆分公司的人过来一起办理。

张晨妈妈和小芳妈妈,还有两个垦荒战士,他们带着张向西和阚向东留在这里,过一段时间,等阚向东和张向西的幼儿园要开学了再回去,张晨留了一辆suv给老张,他们先走了。

回到重庆,晚上张晨还要请姚总和半亩田重庆物流基地的管理人员吃饭,张晨让张向北也参加,张晨说,你们分公司接下来也在物流基地,这些人你都先认识一下。

张向北说好。

吃完晚饭,张晨和张向北回到酒店,刘立杆和汉高祖刘邦他们,也从成都回来了,四位老人累了,留在酒店休息,其他的人跑出去喝茶,他们没有找什么雅致高端的场所,而是去了九龙坡区黄桷坪的一家老茶馆——交通茶馆。

小芳说,她还是读高中的时候去过,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打开手机里的高德地图,输入“交通茶馆”,居然跳了出来,它还存在。

刘芸瞄了一眼说:“那地方我知道,好像是有一家茶馆,不用导航了,你们跟着我走。”

交通茶馆的房子很老旧,里面的桌椅也都很有一些年头,一走进来,就掉进了重庆的历史里,汉高祖刘邦朝四周看看,兴奋地说:

“这房子肯定是国民政府迁都重庆的时候就有了,日本人的重庆大轰炸,都没有把这里炸掉,我们今天还可以在这里喝茶。”

汉高祖刘邦的一番话,把沧桑感都带了出来,令人唏嘘。

他们把两张方桌拼到一起,围着坐下来,再看看四周喝茶的茶客,往来都是白丁,其他的人,没人留意他们,都自顾自地摆着龙门阵,那酽酽的重庆话,轻重缓急地从四方朝他们涌过来,小芳和刘芸一开口,嘴里很自然地,冒出的也都是重庆话。

这里的茶水很便宜,人均消费才四元钱,把他们都吓到了,又觉得好像捡到了一个宝。

张向北喝了一口茶,和张晨说:“老爸,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嚯嚯,你还有求我的时候。”张晨惊奇了,看着张向北说:“说吧,什么事?”

“你能不能把你们物流基地的姚总给我,我想让他担任‘宅鲜送’重庆分公司的老总,我们严重缺人。”张向北说。

张晨瞪着张向北,他说:“厉害啊,张向北,你挖墙脚都挖到我这里来了。”

张向北嘻嘻笑着,其他的人也都笑了起来,刘芸和小芳帮着张向北,和张晨说,锅锅,锅锅,好嘛,好嘛。

张晨说好吧,“我没有意见,不过你还是要二货和姚总本人同意。”

“知道,我早就想好了,这两个人的工作,我就请师父去做。”张向北笑道。

本文标签:

上一篇:往下边塞玉器骑马笔趣阁: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钟,前面吃晚饭的时候要喝酒,刘立杆没有开车,两个人是打了滴滴出来的,午夜的上海,一辆辆亮着空车红灯的出租车,在南京西路上慢悠悠地穿梭,一副睡意惺忪的样子

下一篇:木塞不许掉,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