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木塞不许掉,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2021-11-19 21:37: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两个人洗完了澡,还没有睡意,就坐在床上抽烟,张晨问刘立杆:“这么老实,没想到钻雯雯和倩倩那里去?”“滚,你们父子严防死守,我还敢?”刘立杆说。“我才没那

两个人洗完了澡,还没有睡意,就坐在床上抽烟,张晨问刘立杆:

“这么老实,没想到钻雯雯和倩倩那里去?”

“滚,你们父子严防死守,我还敢?”刘立杆说。

“我才没那么无聊,懒得管你。”张晨说。

刘立杆吐出了一个烟圈,笑道:“你敢说你跟着来,不是为了盯着我?”

“我那是让谭淑珍安心。”张晨说,“你自己没看到你一听说宁远,就亢奋的样子?”

刘立杆叹了口气说:“不会了,下面毛都快白了,我还管不住它?再说,要是还管不住,我坏的就不光是我自己的事情,还会坏北北的事,我没那么分不清轻重,我来,主要是想看看刘雯倩,她真的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带起来的,这样,我就能理解南南对老贵的感情了。”

“也是,你总算是有一个喊你爸爸的人。”张晨说。

向南虽然接受了刘立杆,但始终也没有喊过刘立杆一声爸爸,她喊老刘爷爷,喊杆子妈妈奶奶,但到了刘立杆这里,就是喊不出爸爸,喊不出口。

这么多年,她喊的爸爸一直都是冯老贵,爸爸这个词,好像已经和冯老贵合为一体,已经密不可分,让她改口太难了,她接受刘立杆只是从理智上,也是体谅她妈妈,而不是从感情上,接受得还没有那么彻底。

而张向北,一直都已经习惯了叫刘立杆杆子叔叔,即使他和向南结婚,估计也仍然还是会叫他杆子叔叔,叫习惯了,就像他习惯了叫小芳阿姨,而不是妈一样,这和感不感情无关。

张向北从小跟着刘立杆,刘立杆这个人,自己就不把自己当大人的,张向北也很随便,这种随便,是刘立杆纵容出来的,张向北看到刘立杆,从来没有过小孩对大人的那种敬畏,如果说他们真正的角色定位,倒更像是兄弟。

“你说的没错,这也是我第一次,用父亲的态度去爱一个人。”刘立杆说。

刘立杆知道向南是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向南已经是成年人,成年的向南和刘雯倩不一样,她已经不需要刘立杆重新像一个父亲那样去呵护她,她所要依靠的肩膀,也已经是张向北,而不是他刘立杆。

外面传来了此起彼伏的鸡鸣,张晨叫道:“我去,多久没有听到鸡叫的声音了,睡觉睡觉。”

上午九点半,房间里的电话响了,张晨接了起来,是倩倩,倩倩和张晨说:

“叫那头猪好起来了,他不是来见县长的吗,县长他们已经从县里出来了,四十分钟后到这里。”

张晨伸出脚,踢了一脚隔壁床上蒙头大睡的刘立杆,刘立杆懵懵懂懂地从被子下面伸出脑袋,问:

“干嘛?”

“他们已经出来了。”

张晨扔下了一句话,就走去卫生间洗漱,等他回来,刘立杆又睡着了,张晨抬起脚,又踢了他一脚,刘立杆腾地坐了起来,瞪着张晨,张晨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和火机,刘立杆叫:

“给我一支清醒烟。”

张晨理也没有理他,拿着香烟和火机,顾自走了出去。

“我操!”背后追过来刘立杆的一声骂。

张晨到了楼下,看到雯雯倩倩和张向北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看到张晨下来,雯雯站起来说:

“张晨哥,去餐厅吃早饭。”

“不吃,昨晚吃太多了,现在肚子还胀,我去外面走走。”张晨说。

“不要管他。”张向北和雯雯说,雯雯重新坐了下来。

张晨走出宾馆的大门,走到外面堤坝的顶上,这里已经有不少的人,大家都坐在斜坡的草坪上晒着太阳,阳光洒落在水面上,是跳跃的,闪着光斑,看上去有些刺眼,环水库一圈船屋的阳台上,也有不少人坐着躺着晒太阳。

张晨在草坪上坐了下来,太阳已经把草坪晒的暖和而又蓬松,张晨干脆躺了下去,他们谈他们的,反正没有他什么事情,张晨用手臂遮挡着自己的眼睛,不一会就睡着了。

张晨被电话铃声吵醒,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看,已经快十二点,电话是刘立杆打来的,问他在哪里,张晨说在堤坝上睡觉。

“你他妈的真会找地方。”刘立杆笑道,“快过来吃饭,一号包厢。”

张晨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屁股上的草屑朝鱼味馆走去,张晨走到了一号包厢,服务员替他打开了门,里面一个人看到张晨站了起来,其他四个人见他起来,也跟着站起来,先站起来的那位叫道:

“张教授,是不是?”

张晨点了点头,刘立杆问那人:“你们认识?”

“我认识张教授,他不认识我,我在长沙听过他的课,不过那时,我只是省发改委的一个一般干部。”对方说。

刘立杆给他们互相介绍,张晨这才知道,对方是宁远的楚县长,其他的四位,一位是县府办主任,一位是发改局的局长,一位是农村农业局的局长,还有一位是市场监管局的局长,这么大的阵仗,看样子对方还真的是很重视和“宅鲜送”合作的事。

菜上来了,雯雯给大家倒酒,她和楚县长说,县长,现在都还在春节假期,你们本来都应该休息的,喝酒也没有违反规定。

楚县长笑道:“好,今天客随主便,看到张教授和刘总,我心里也高兴,没想到张总原来是张教授的儿子,真是将门无犬子。”

办公室主任笑着和雯雯说:“你还真懂规矩。”

吃饭的时候,张向北向楚县长他们介绍了河南、山东、宁夏、广东和云南几个蔬菜大省的情况,楚县长他们频频点头,楚县长和张向北说:

“我们也知道种蔬菜,单位土地的经济效益肯定比种水稻更高,也想像隔壁广东的几个县一样,成为专业的蔬菜种植县,不过他们有通路,我们没有,担心大面积种植,销量会成问题,什么盛产丰产,什么就会被倒掉、烂掉,谷贱伤农的事情,我们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现在好了,我们听到了他们红岭这边几个村,和你们‘宅鲜送’的合作模式,很受启发,你们的网站我们都去看过,销量摆在那里,通过你们这个平台,以后我们宁远的蔬菜,就会畅销到全国去,这事,我们就敢干了。”

张向北点点头,他说:

“接下去,我们合作的合作社、公司、农场、农户多了之后,我们内部会出一个种植导引,就是在种植之前,会给出一个种植的指导性意见,主要的目的,就是防止大家一窝蜂去种某个品种的蔬菜,无序生产,造成该品种蔬菜因为量大而价格暴跌的情况。”

“这个好,有针对的生产,才是对农民的真正保护。”楚县长赞同张向北说的。

吃完了饭,楚县长他们一行人准备走了,张晨和雯雯张向北他们送下堤坝,送到了下面停车场,站在车门口,楚县长握着张晨的手,和他说:

“张教授,下次你再来,我可不放过你了,你一定要给我们全县的干部们讲讲课,听你的课,就是一次脑力激荡,能解放大家的思想。”

张晨笑道:“我都很久没有上过台了。”

“你张教授的本事我是知道的,据说,你只要上了台,随便给你一个题目,你就可以开讲,在电视上都这样,平时就更不在话下,不要谦虚。”楚县长说。

张晨只能说:“好好,下次一定有机会,我们大家一起交流。”

送走了楚县长一行,四个人往回走,张晨问雯雯,你们的事情敲定了?

“定下来了。”雯雯说,“北北回去会派个人过来,加上我们这里,县里会把各乡镇的乡镇长召集起来,先开一个动员会,成立一个工作组,派一名县府办的副主任,和一名农业局的副局长,专门负责这件事,县里各部门会一路绿灯。”

一直低着头走在边上的张向北插话说:“雯雯阿姨,我在想,我也不要另外派什么人来了,要是宁远这里整个县能做下来,规模就和寿光差不多,湖南就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供应基地,雯雯阿姨,你来担任我们湖南分公司的总经理怎么样?”

张向北一说,张晨眼睛一亮,他说可以,我看这个可以。

雯雯还想推辞,刘立杆也说,北北的这个想法很好,红岭这里,你就交给倩倩和大脑壳,他们能管下来,你带着吴傻子,去组建“宅鲜送”湖南分公司。

雯雯推无可推,她说:“那我和倩倩商量一下。”

说完这事,刘立杆转身看着张晨说:“可以啊,没想到张教授这杆旗,还有全国影响,你没有把影响力转化成生产力,真是太可惜了。”

张晨一听,就知道刘立杆在打什么算盘,他急忙骂道:“你别打我主意,我才不当你奶妈。”

“那也要你有那个功能。”刘立杆说,张向北和雯雯大笑。

第二天,雯雯就跟着刘立杆和张晨张向北去杭城,她要去看看学学“宅鲜送”是怎么运作的,他们把刘雯倩也带上了,长这么大,刘雯倩还没有离开过红岭水库,刘立杆说,她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倩倩和吴傻子开着车,送他们到郴州,坐高铁去杭城。

本文标签:

上一篇:玉如意在床上怎么用的:张向北他们在外面跑的时候,家里的人也络绎不绝,大家都是来看小芳和她爸妈的,当然,到了这里,给大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小昭和小芳的媳妇向南,和小芳的女儿张向西。

下一篇:民众们在看到韩军推着赵新宇过来,他们自动就让开一条通道,赵新宇看到一群村民围着孟菲菲他们,污言秽语不断,孟菲菲他们都出身于豪门,他们不说是骂人,连脏话都不会说,他们怎么能是那些人的对手。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