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含玉 公主微臣馋了玉U势:“好,多安排点人,让大家都练练手。行了,你心里有底,我就不操心了,我今天还忙着要去安排装修呢,陈院长没操持过工程,毛糙的我不放心

2021-11-19 21:45: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清晨,欧阳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牛仔布的蓝色工作服,手里提着一个白色头盔,不应该是白色安全帽,另外一个手里端着保温杯进到了张凡的办公室。“额!欧院,这么冷的天气,你就别去工

清晨,欧阳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牛仔布的蓝色工作服,手里提着一个白色头盔,不应该是白色安全帽,另外一个手里端着保温杯进到了张凡的办公室。

“额!欧院,这么冷的天气,你就别去工地了,就教科楼和宿舍的装修也用不着您去啊,您要去工地的怎么也得是个大工程不是。”

张凡不是怕欧阳去了捣乱,而是担心大冬天的,欧阳岁数不小了,磕着碰着的划不来。

“哎,装修就是专门糊弄你们外行的,我也算半个工程人,去了盯着点他们也不敢糊弄你。咱们第一次教学任务揽过来,别因为教室宿舍最后让人家说我们茶素条件不好。”

欧阳和张凡坐在会客沙发上以后,欧阳小声的问道:“你是想白那个p3实验室啊,还是真有想法,你要是只是想要个p3,你就说我有想法。”

老太太做贼一样的,也不知道谁给她说的,估计昨天老太太就知道了,眼圈都带着眼袋,估计昨晚没睡好。

老太太说的张凡摇着头的苦笑,“你笑啥啊,你年轻为了个实验室把自己名声弄的不好听划不来,我无所谓了,过几年退休后,就等于人亡政销,谁也没法说。”

欧阳昨天听到这个小心,第一反应就是张凡要白手套空狼,至于说张凡对结核有想法,她一点不相信,看看张凡在消化内科,内分泌查房就知道了,弄的鸡飞狗跳的,啥事情也没干成。

“您看您,我是真有点想法!”张凡一边收拾着手里的文件,一边给老太太确定的说道。

“有想法就好,别怕失败,救人都没百分百成功呢,科研哪有百分百成功的,就算失败了,也是正常的,你千万别着急。”老太太就差说张凡你在科研上面也不擅长了。

自从张凡在手术台上昏倒了一次后,其他人不好说,欧阳对张凡说话都好听了好多。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总的有人试着超前走一步不是,不然咱们永远就是个地级三甲医院。”

“好,多安排点人,让大家都练练手。行了,你心里有底,我就不操心了,我今天还忙着要去安排装修呢,陈院长没操持过工程,毛糙的我不放心。”

说完,欧阳带着安全帽走了。张凡站在门口看着走远的欧阳,心里微微有点发涩,何德何能啊,有这么好的老太太一直扶持着自己。

没感慨一分钟,王红幽灵一样的站在了张凡的身边。“今天这些文件全部交给闫院长,让闫院斟酌一下,如果同意就签字,如果不同意就打回去重新来。”

“好的,张院。刚高新区的一些企业打电话来,说今天要来医院拜访,您需不需要出席一下?”

“这样,我下了手术如果有时间就过来,没时间,你让李存厚院长主持吧,我给李存厚院长也说了,反正谁掏钱谁参与,成功了大家一起分成果,失败了大家一起承担。”

“行,我知道了,张院,您去那个科上手术,需要我去吗?”

“你就别去了,你在办公室把这几天的没弄完的文件再看看。”

说完张凡转头就走了。

王红看着张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别的领导,比如她老公的领导,深怕别人夺权,什么权利都把牢的死死的,而这位呢,把权利彻底下放了。

本来王红觉得张凡会被架空。结果,现在闫晓玉负责着财务和招标,一天忙的狗一样,吃口饭都有招标的商人在对面递标书,可闫晓玉现在更加尊敬张院了。

而且越来越维护张院。

还有比如说李存厚,人家一个院士,可在张凡面前就是一个明确的下级姿态啊。

“这难道就是权术?”王红想不明白,感慨着回到办公室翻开文件。这都是张凡的工作,一些党政机关下发的要张凡阅读回执的文件,张凡全让王红负责了。

王红有时候,坐一天下来,累的腰都快断了,她老公再折腾都没有腰部这么难受的时候,可现在被张凡按在这里,一弄就是一天,虽然累的呻吟,可自己反而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而且有时候恍惚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院长。

张凡去了手术室,他是放了一个炸弹后就不管不顾了。

行政楼的会议室是乱了套了,因为目前要啥没啥的,去了也说不了个啥,索性给李存厚说一声,让他去面对这群掏钱的。

你让李存厚去面对政府的,他不行,弄不好还能让政府的把他给卖了。

可你让李存厚去面对这些个药厂器械公司,他是真有斗争经验的。因为老李的当年从开始研发异体移植就一直和这些人打交道,算是打出经验来了。

张凡只是给他说了一句,有想法大概率的会成功,这就够了。行政楼的大会议室里,各个企业公司的茶素负责人都来了。

“李院,就算您看不上我们的一点小钱,可这个也要上报董事会,也要上报总公司啊。不能张院说要研究tb,接着就直接伸手要钱吧。

总的给点可行性报告吧!”

“没有形成试验之前,这都是机密,你觉得我会把报告给你,然后你们转头自己另起炉灶?”老李笑呵呵的喝着茶水,不紧不慢的。

现在他虽然货,可实打实的是稀缺卖方,越是拿的稳,越是矫情,这群人越是安心。

没看到大会议室里面连瓶矿泉水都不提供,这都是李存厚专门交代的,这几年他是让这群人给欺负出经验来了。

下面的人也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老李也不管。“反正我们的科研项目组马上要成立了,你们谁愿意参与,可以报名,我这里呢有一些相应的名单。

比如p3的试验的设备谁愿意供应,相对的占多少,谁愿意负责实验室的维护都是有名额的,原则上每个项目只能报名2个企业或者个人,不接受交叉报名。你们考虑好,如果愿意参与就在院办主任这里领取报名表。

不愿意参与呢,就早点回去,天也冷,坐在这里浪费时间也没意思。”

张凡说好的一台手术就出来,结果下雪天冷地滑的,外伤不少。骨三科的医生们快拉不开栓了,来一个是急诊,来一个是急诊。

张凡也就没着急出手术室,陪着一群创伤骨科的医生在手术室里做手术。

不过这种创伤相对于工地上的砸伤之类的就比较轻松一点,手术没多大的难度,就是个重复性的工作而已。

其实医院的工作,大多数都是重复性的工作,而且强度不小,所以有时候医院有一个比较奇特的现象,有技术的脾气不好,脾气好的技术不行。

最简单的,比如说门诊大厅的输液室,你瞅瞅,扎你两三针都进不去的小护士,笑的格外的甜,甜的都让一些男人生不起要吵架的想法。而那些专门给孩子有婴幼儿扎针的护士,脾气大的能翻天。

“巴音,该休假就去休假,大冬天的出门也不方便。”下了手术,张凡出门碰到了巴音,这一看,豁,吓了张凡一大跳。

巴音这几个月胖的哟,感觉走路都是挪动的。

“我刚上任就休假,我怕别人有意见。”巴音左边瞅了瞅,右边望了望,发现没人,这才小声的给张凡说实话。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你自己也是搞医疗的,怎么增肥这么快。”

“我妈我婆婆这几天深怕饿着肚子里的孩子,天天把我当猪喂!”

“行了,你自己也嘴馋,别吃太多了弄出一个妊娠高血压糖尿病的。该休息还是休息,我让护理部主任过来给你顶一段时间,她来了也没人说。”

“嗯,张院对我就是好!”本来就已经胖的像圆月亮的脸蛋,一笑眼睛都看不到了。

张凡摇了摇头,以前的巴音古丽一朵花,现在就是巴音古丽是大娘了。

回到行政楼,张凡舒舒服服的伸了伸腰,从冰箱里面拿出带来的饭,在微波炉里面热了热。

家里这几天羊肉做多了,邵华三两就饱,只能是张凡一天两顿的带到医院里来吃。

张凡家有个传统,或许这也是华国大多数百姓家的传统,就是不能浪费粮食。特别是张凡老爹,看到谁家倒剩饭之类的,自己能气的吹鼻子瞪眼睛的。

羊肉再微波炉里面一热,乖乖,满办公室的羊骚味道,张凡都傻了,这尼玛,刚坐下,老李来了。

“吃了没?”

“哎呦,和那**商纠缠了一早上,喝水喝了一肚子,上个卫生间这会饿的前胸贴后背的。”

“来,快来,我给你留了点羊肉,草原羊,好的很。”

老李也不客气,洗了把手,就着大蒜开始啃羊肉了,“边疆就羊肉好吃。”

“就是,你多吃点!”张凡心里竟然有一种砸手的货物卖出去的感觉。

老李吃完,就开始给张凡汇报了,“高新区的药企和设备企业都参与进来了。而且这次比较好的是,华国的药企也参与进来了。”

“那个?”张凡好奇了。

“以领的!他们这次也参股了。”

“哦!”张凡点了点头,心里还是欣慰的,终于有药企不弄保健品而积极参与科研了。

“这是好事啊!”

张凡就是一句话,茶素高新区各个企业就在开会结束后,第一时间给钱的给钱,给设备的给设备,深怕被抛弃一样。弄的茶素银行的老大跑去政府想让政府出面把这笔款项给收存了。

茶素政府现在有两怕,一是怕银行,二是怕茶素医院。也不知道茶素老大怎么忽悠银行的,反正张凡是不准备存钱的。

“你们张院最近怎么不来了啊!一个个痴心妄想的,你们以为他会来?”

传染科里黄主任等了几天,张凡没来,其他人还没说啥呢,她首先就等不及了,一天天的站在科室门口朝着外面看,估摸着医院的查房都结束了,黄主任就骂骂咧咧的进了科室。

刚骂完张凡,护士长就喊了一句:“张院来了!”

“我怎么听有人骂我呢!”张凡带着王红,带着科研教头赵燕芳浩浩荡荡的杀进了传染科。

上一次来的时候张凡比较低调,因为没钱!没设备,没人员,算是个三无产品。

可这一次来,尼玛是时候让老黄瞧一瞧,什么是财大气粗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往下边塞玉器双排修

下一篇:后面用的药玉 薛皇后塞下曲:不过又一想,有这么一个副总,自己不是更轻松吗,脸上笑了笑,对副总的说法不置一词,然后对自家的技术总监说道:“茶素最近有什么大动作吗?”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