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后面用的药玉 薛皇后塞下曲:不过又一想,有这么一个副总,自己不是更轻松吗,脸上笑了笑,对副总的说法不置一词,然后对自家的技术总监说道:“茶素最近有什么大动作吗?”

2021-11-19 21:56: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包厢里面的气氛还是相当不错的。王亚男带着吕淑颜和贾苏越坐在一边,路任佳和唐晶晶坐在一边,她们中间的位置是留给邵华的。也算是未婚组一边,已婚族一边了。看到张凡他们进了包

包厢里面的气氛还是相当不错的。王亚男带着吕淑颜和贾苏越坐在一边,路任佳和唐晶晶坐在一边,她们中间的位置是留给邵华的。也算是未婚组一边,已婚族一边了。

看到张凡他们进了包厢,未婚组这边的三个姑娘就好像没看到一样,而唐晶晶和路任佳则站了起来,“张院,气色挺好啊,上次把邵华吓坏了,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挺好啊!我上次收了点雪莲,等会让人给你送过去。”

唐晶晶笑着对张凡说。这群人里面除了张凡,就是她职位高了。“谢谢啊,唐主任,路科长赶紧坐,好久不见,平时瞎忙,这不邵华说请你们吃顿饭。”

张凡伸着手让大家坐下。寒暄了几句,唐晶晶悄悄问张凡:“你给高新区的企业有下达了什么命令,今天我们召集高新区的企业领导开会,好几个设备企业的领导都是副手来参会的。

我下班回家的时候,高新区还灯火辉煌的。”

张凡听完唐晶晶的话,纳闷的说道:“没啊!”

唐晶晶看着眼前当年那个满世界给人当按摩师的张凡,心里也微微的感慨了一下,自己不光是秘书出身,家里也花了大力气,结果还是不如人家,看着年轻的张凡,再想想人家现在的职位,真尼玛有一种无力感啊。

而且更让唐晶晶羡慕的是她虽然是高新区的副职,但面对这些国际企业的时候,她的话语权实在没办法看,有时候想和这些企业沟通,甚至都要通过茶素老大发话,才会被重视。

可再看看这个男人,人家随便一句话,整个高新区的药企,设备企业哪个敢不听。

特别是沙漠国的大单砸下来后,这些企业感觉更是成了茶素医院的院属企业了。有时候想想那些企业老总的嘴脸,她都有心让张凡带着她去巡视巡视了。

张凡他们在吃饭的时候,高新区连夜加班开会。中午的时候,老陈去高新区后,西门子的茶素地区副总接待了老陈。以前的时候,这些国际性的企业在西北只有代办点,没有分公司。

现在直接在茶素建立了西北总公司,虽然是企业,人家也讲究一个对等,要是张凡上门,老总必须亲自出面,老陈来了,也就是副总了。

当老陈说完要个p4实验室的时候,副总差点没被气笑过去。张凡说是p3最好是p4,人家老陈上门直接就没说p3的话,他知道,要是开口说p3大概率的能谈成p2,所以上门就要个p4。

副总一听,都忍不住要把老陈给赶出去了。几句话打发了老陈后,他坐在办公室里生气。他觉得茶素医院有点过分了,一边想,一边生闷气。

老陈觉得自己好像没说好,不过西门子不行,其他难道也不行吗,一个中午的时间,老陈把高新区的几个企业都转了个遍,效果都不怎么好。

这一转老陈觉得无所谓,没多久以后,高新区的企业炸了营了。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觉得茶素医院的张凡疯了,不说p4,就说p3。目前华国西北,也就陪都有。

三川西华都没有,至于p4,这尼玛开玩笑呢吗!因为这玩意不说其他,就一个防护措施就让一些国家想都不敢想,比如p4级别防护要做到空气级别,这尼玛全是一摞摞真金白银堆积起来的。

不过,当老陈转遍了高新区的企业后,有重视的,比如美力敦的老总,直接开始开会,“茶素医院他们要干什么?”

副总以为自己的领导对茶素医院不满意,想都没想就说道,“不就是觉得企业已经落户了,现在可以任人宰割了!我建议上报总部。让总部发函给他们医院,不要觉得我们是好惹的!”

看着这个副手,老总头都大了,这尼玛是那个人的小舅子啊,怎么混到经理这个层面的啊。

不过又一想,有这么一个副总,自己不是更轻松吗,脸上笑了笑,对副总的说法不置一词,然后对自家的技术总监说道:“茶素最近有什么大动作吗?”

技术总监想了想说道:“男性止吐药已经进入临床三期,异体皮肤移植目前知道的信息不多,不过按照常规估计已经成型了。其他的好像也没听说,上次请他们药剂科的主任吃饭,也没有说他们院长有大动作。

不过前一段时间,茶素的流感比较严重,他们难道要研究流感?可是茶素的内科和病毒学挺一般的。”

技术总监说话很客气!要是张凡听到了估计要默默流泪了。

“这就奇怪了,平白无故的张院想干什么呢?”老总纳闷。副总想说话,老总用手示意了一下,没让这位说话。

“不,你错了,你看茶素医院的领导来过我们单位吗,别说自己来,就是咱们邀请人家轻易也不来,这次还是来的负责总务的副院长,这个事情要重视,我还是要亲自询问一下张院的,不然心里不踏实啊!”

“可是,一个p4,总部会通过吗?”副总觉得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呵呵,先谈一谈,要是能弄出个类似男性止吐药的,你觉得总部会不会同意?”

……

大雪,内地人或许体会不到,就像是边疆人体会不到台风天的暴雨一样。屋外巴掌大的雪花飘飘洒洒,屋内热气弥漫,大锅里面大鹅配着边疆红辣椒炖的咕噜噜。

一口汤汁肥美的鹅肉下去,蛋白质散发出来的热量和辣椒产生出微微的熏中,身上的毛孔都感觉放开了,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再喝一口放了香菜的清汤,真的是舒服无比。

这或许就是冬天的美好吧!

张凡、王亚男、吕淑颜都不喝酒,邵华因为封山育林也不喝酒,路任佳要奶孩子不喝酒,只能是朱兵陪着唐晶晶和贾苏越她们两随便喝了点红酒。

没多久,张凡的电话开始响起。

下班后的电话,张凡什么感觉不好说,邵华往往是心惊肉跳。“张院,没打扰吧!”

“没,没,没,李总怎么了?”张凡一看是美力敦在茶素的负责任,就放下筷子询问道。

张凡用眼神安慰了邵华,不是急诊手术!

邵华放心了。

刚放下电话,结果又来了。张凡无奈的给众人抱歉的笑了笑。

“吃饭都吃不安宁!”贾苏越歪了歪嘴。

“不用,不用,我在鹅掌门吃饭呢!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就是我最近对tb有点兴趣,医院的设备跟不上,所以让陈院长下午去问问你们,看方便不方便给我们赞助一点。”因为是吃饭,而且都是外行人为主,张凡就没说汉语,直接用英文缩写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张凡拒绝了。挂了电话,随口对邵华说了一句,“供应商的电话。”

王亚男和吕淑颜相互看了看,要研究结核了,不过两人都没放心上,以为张凡就是随便要点设备要点钱而已。

边聊边吃,吃完散伙,张凡出门要结账的时候,老板说有人帮着结账了。

张凡纳闷,转头一看,美敦力的负责人坐在大堂里带着他们的技术总监也在吃大鹅火锅呢。

“张院!”美敦力的老总其实心就不在火锅上,当听说张凡对tb有想法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

他不知道张凡对tb的想法到底有多少,可这个玩意如果一旦研究出成果,估计能让他成大中华区的一把手了吧。

所以,当听到电话里面张凡在鹅掌门的时候,人家直接带着技术总监来鹅掌门堵人了。

“李总,哎呦,这又是何必呢!明天来办公室,怎么这么着急呢。”张凡笑着打招呼。

美敦力的李总还没说话,唐晶晶也从包厢出来了,不知道是假装还是真不知道,“李总今天不是去鸟市了吗?”

“额,刚,刚回来,唐区也来吃饭啊!”李总对唐晶晶其实没怎么上心。

结果今天这一看,发现唐晶晶和张凡关系好像不一般啊!他决定了以后唐晶晶只要拿发票过来,有多少报销多少。

人家已经追到饭馆了,张凡只能和邵华邀请人家找了个茶楼。

“张院,p4的在费用方面实在为难,tb研究也用不到p4啊,您也知道,这个p4太敏感了。p2级别的您放心,我都能做主,不过您也得给我说说,您到底想干什么,我好心里也有个底啊!”

“呵呵,喝茶,喝茶。”张凡酝酿了一下,“现在tb药物已经进入耐药期了,绝大数的患者二次复发率高居不下,我最近有点小想法,或许能成功,或许会失败。

但是如果成功了,我觉得会有一种新的抗tb药物进入市场。当然了,p2级别我们医院现在就有,p4级别的我知道敏感,但p3还是有必要的。”

第二天,高新区的所有企业都知道了,张凡对tb有想法,要一个p3的实验室。

唐晶晶拿着电话傻眼了,一个想法就这么贵吗。p3级别的实验室,一般情况下不会小于800平,一平的造假大约是4万到5万之间。

而且后期实验室的全新风系统包括初效、中效和高效三套系统,每套系统都有几十个过滤器,高效两三年换一次过滤器,需要几十万;初效、中效半个月或一两个月更换一次,也得几十万。平均下来,光是全新风系统和自控系统的维修和维护一年需要花费近100万元。

此外,电源两三年换一次五六十万元,摊下来一年30万左右。高压灭菌器、送排风hepa、生物安全柜、实验室密闭性等校验费,每项都在1000元-3000元之间,实验室有十几台生物安全柜,几十个hepa,再加上其他仪器,都需要年检,每年的校验费三四十万。防护服、n95口罩、帽子、手套、正压头盔一套算下来,一个人进去一次需要150-200元……

华国最小的一个准p3实验室,面积大概180多平方米,核心区约25平方米。是散装省疾控中心在2004年建成,整个实验室的建设成本大概380多万元,每年的维持费用在50万-80万元。

按照张凡的秉性,这个维护费用,肯定不会掏的。

“一个小想法就这么费钱吗?”唐晶晶喃喃自语!

本文标签:

上一篇:含玉 公主微臣馋了玉U势:“好,多安排点人,让大家都练练手。行了,你心里有底,我就不操心了,我今天还忙着要去安排装修呢,陈院长没操持过工程,毛糙的我不放心

下一篇:往下边塞红酒瓶:往下边塞食物的小说推荐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