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张凡上位以后,工资是大幅度提高了,可其他状态还是没有改变,这些传染科的医生放到呼吸内科,都是好医生

2021-11-19 21:57: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经过三道门,换了传染科规定的衣服后,张凡才进了科室。如果说儿科妇科,虽然也不在医院的中心位置上,哪是人家傲娇。大外科和大内科不带着他们玩,他们还不和大内大外的一起玩。至于

经过三道门,换了传染科规定的衣服后,张凡才进了科室。如果说儿科妇科,虽然也不在医院的中心位置上,哪是人家傲娇。大外科和大内科不带着他们玩,他们还不和大内大外的一起玩。

至于传染科,直接就是谁都不和他们玩。影像科在地下室,因为这个玩意有辐射,传染科直接就在太平间的旁边,偏僻的不能在偏僻了。

冬天的时候还好点,树叶都秃了,传染科的小楼一眼就能看到,到了夏天,这个科室就如同藏起来了一样,不熟悉医院环境的人都找不到这个科室的所在地。

以前的时候这个科室不光工资低而且还危险。因为很多传染性疾病的治疗国家都是免费的,很多药物极其的便宜。这也导致了没大能量的人物代理这些药品。

这些药物直接就是政府按月配发的,所以医生们的工资很低,有时候甚至只能拿到医院的平均工资。

医疗行业有这么一句话,要不就去学技术,要不就去赚钱。很多大型医院,特别是越出名的医院住院医生的工资就越低,人家不怕没人来。

简单一点说,比如中庸医院,不发工资还要收取实习费用,估计全国90%的年轻医生都愿意去。而一些小医院,你不给钱,就没人来。

至于茶素的感染科,以前的状态就是要钱没钱,要技术没技术,所以医生们的行为,领导也是睁眼闭眼,能过去就过去,实在不行还要给人家一点安慰的。

张凡上位以后,工资是大幅度提高了,可其他状态还是没有改变,这些传染科的医生放到呼吸内科,都是好医生。

可这个科室就算没有前途,也要养起来。因为一旦出事情,这些人就是第一批进入隔离区的。就像是后来有个传染科的博士主任自嘲,说自己以前在医院里,院长都不搭理自己。

这个说的是真的。没事情的时候,传染科没人会在乎。可一旦出事,这个科室就是最危险的科室,不管病情清楚不清楚,首先隔离起来,这些医生首先就要进去治疗。

科室里的医生们刚刚交完班,看到院长来科室后,一个比一个惊讶,但大多数都是腼腆的,多年来的习惯,让他们成了医院的边缘,甚至有的医生,张凡都叫不出名字。

而他们也不习惯院长这么重视,如果是大普外,张凡进了科室,一群年轻医生热情的都要能把张凡吃了,有的问问题,有的偷着给张凡说想去进修,有的还要张凡放一马自己最近的大处方。

至于去骨科,更不能看了,当初张凡给王国福了一套专用的器械,这个也算补偿王国福进入骨三科后,把陈琦当年留下的烂摊子给撑起来的奖励。

可王亚男、许仙不干了,许仙还好一点的,最多就是暗戳戳的隐喻自己也其实很努力,自己也想要一套器械,至于王亚男直接拉着张凡的白大褂袖子,要不是医院的白大褂质量好,都尼玛给扯烂了。

其他科虽然没有这两个科室这么热情,但也会围着张凡多露露脸。比如去儿科,小护士们看着像是偷着说,可张凡明明听到,她们在后面悄悄的说自己是黑买买江。

可到了传染科,医生们腼腆的打过招呼后,一个一个的好像是害羞一样,不是去说查房,就是出了办公室泡在护理站不进来,没多久科室里面就剩下主任老黄和副主任老郑了。

“院长,我就不给您倒水了!”老郑尴尬的看了看张凡,这个科室比任何一个科室都讲究,因为如果不讲究,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传染。

老郑中西医毕业的,当年考过执业医师后,就被定在了传染科,干了大半辈子,低调的门卫都不知道这个医生是个科室副主任。骑着二八杠,就像是后勤的保洁大叔一样。

不过能勤勤恳恳的在感染奋斗了半辈子,张凡还是相当尊重的,“郑主任别忙了,坐下来咱们聊聊。科室里面患者现在多不多?”张凡无所谓的笑了笑,坐在科室医生的椅子上,一边问话,一边随手翻看着病例。

“普通病床都是满的,预留了三间特殊病房以防意外。”老黄说起工作,还是很认真的。汇报了一句工作后,又来了一句:“院长这是怎么想起我们这个角落的,不会是又有什么疫情了吧!”

瘦弱的老黄,干瘦干瘦的,手伸出来就和鸡爪子一样,一点肉都没有。但真要论贡献,人家是茶素地区的医疗的第一线。

张凡笑了笑,转头对王红说道:“看到没有,这是黄主任批评我们不重视传染科啊,心里有怨气啊,我给黄主任郑主任还有科室的同志们道歉啊,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让你们寒心了!”

这就是工作方式的不同,平时欧阳就不来传染科,因为来了就吵架,欧阳和传染科的黄主任都是一个年代的,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张凡这么一说,反倒是让黄主任不好意思了。

“您有什么工作就安排吧,这么一说,弄的我都没办法说话了,都说张院平易近人,我是真信了。难道真来疫情了?您放心,我在这里表态,只要您下命令,我们传染科就算全体隔离,都不皱眉头。”

“有您这句话,我都能晚上不失眠了!”张凡看着黄主任肯定的说了一句。真的,别看黄主任是刺头,但关键时刻张凡一点都不担心,这都是多少次疫情考验出来的干部,说个不好听的话,他们需要的只是一点点重视,一点点的关注。

但凡张凡态度好点,让他们去卖命,他们都愿意。因为,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干的。

“我陪着两位主任查一次房吧,虽然没提前通知,但传染科从来没有院长行政查房过,今天我想查一次房。”

有些人你软了,他能硬的把你欺负到死,可有些人你越软,他越是谦逊。

“嗨,您看您说的……”郑主任都不知道张凡要干什么,局促的手都不知道放到哪里。

“这群上不了台面的货,我现在让他们赶紧进来!”听到张凡要院长行政查房,黄主任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现,但心里的激动还是能看出来的。

谁愿意做个打酱油的啊!同样都是学医的,同样都是费心费血的努力的在医疗行业的,谁不愿让领导重视啊。

“院长要查房?”

“这是怎么了?”躲在护士站的医生们诧异的看着黄老太太,甚至有人悄悄说:“老太太喝醉了?”

传染科的特殊性,不适合大量的医生集体查房,导致的结果就是越来越没领导愿意主动来这里查房,平时行政领导值班的时候,都是电话了解情况的。

现在,医院的老大亲自来行政查房,大家都不相信了。

“别墨迹了,平时盼着领导来,领导来了一个一个如同没出嫁的大姑娘一样,有什么害羞的,快把病历全都拿过来。”黄主任赶鸭子一样,把手下的医生护士催促着。

这个老太太对领导不客气,但对手下的医生护士是相当的不错,甚至有的年轻女医生都喜欢叫她黄奶奶。

传染科分六个病区,患者最多的还是呼吸病区。张凡此次的目的就是肺结核。

世界上那种传染病传染的最广泛,其实不是什么艾滋,也不是什么埃博拉,而是肺结核。这个病毒可以说和人类相互厮杀了几千年了。

以前的时候林徽因,林美女挂在这个疾病上,还有大师哥鲁大爷也是挂在这个疾病上的。

这个疾病早些年还有个大名,可传染的癌症,这玩意就算现在,仍旧是一个杀手,每年约有170万死于这个疾病,一千多万的新感染人群。

在传染病中,致死原因排第二,老大是艾滋。早些年的时候,结核病其实都被控制了,结果老毛子打阿富,没打过不说,军队还爆发了耐药性的结核病。

这就可怕,然后随着老毛子军队的撤离,大面积的耐药性结核被传播。为了这个疾病,各国都花费了不少精力和金力,比如小孩子出生后打的卡介苗。

这玩意就是用来防御结核的,很多人觉得国家免费疫苗不好,想办法不让孩子去注射,说实话这种脑回路清奇的也不知道怎么形成的。

黄主任催促着医生们全部集中到了办公室里,在医院其他科室都带着薄薄的一次性蓝色医用口罩的时候,感染科还带着老式的16层的棉布口罩。

这个口罩特供感染科的,“张院!”王红第一时间递给了张凡一个棉布口罩。

张凡转头一看,王红已经准备好了,张凡一边戴口罩,一边对王红说道:“要不,你就别去了,你留在这里等一会我就出来了。”

“不行,我是您的办公室主任,您查房怎么可能没有随行的记录员呢,再说我也是医生,让医务处的小李他们留在这里吧,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医生。”

张凡看了一眼王红,点了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想把王红换掉。因为他觉得王红有点官味道过重,但今天,她的这几句无心之话,让张凡取消了换掉她的想法。

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作为院办的主任,她今天是合格的,如果她今天有一丝丝的犹豫,一丝丝的推诿,张凡绝对要换掉她。

作为院办的主任,张凡可以容忍她的狐假虎威,可以容忍她的虚荣,但张凡一定不能容忍她面对疾病的退缩,因为这里是医院,她的身份不光是院办主任,更是一个医生,关键时刻需要进入病区的医生。

本文标签:

上一篇:往下边塞红酒瓶:往下边塞食物的小说推荐

下一篇: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