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浪货好紧都喷水了: 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2021-11-20 10:58: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茉莉一字一句地说道:说起这个,我得跟你讲下那个鬼医门老翁的底细,他其实也是你们鹿角村的人。”“‘等等,你是说那个鬼医门老翁,居然是我的老乡?!’我

“茉莉一字一句地说道:说起这个,我得跟你讲下那个鬼医门老翁的底细,他其实也是你们鹿角村的人。”

“‘等等,你是说那个鬼医门老翁,居然是我的老乡?!’我内心无比惊讶,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将此人跟我的老乡联系到一起思考。”

“真是老乡,还坑害我师父,还想杀我?还把自己的老乡炼制成白骨傀儡?这得多他妈缺心眼啊。”

“茉莉接着说道:其实,准确地说,鬼医门老翁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我问道:你说他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此话怎讲?”

“茉莉想了想后说道:鬼医门有一门秘术,可以移植大脑和心脏到他人身体里,你知道吧?”

“我点头:有从师父嘴里听说过,只是当今世上,懂得此术的人,有几个?不是说从来没有过成功的案例嘛?”

“茉莉摇头道:还是有成功案例的,据我所知,已有两例。一例是那个鬼医门老翁。”

“说到这里,茉莉停顿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还有一例呢?是谁?’我好奇追问下去。”

“茉莉微笑道:还有一例……就在你眼前。”

“她讲完这句话,我仿佛中了道晴天霹雳,心脏移植,大脑移植,这么遥远的事情,居然就发生在此刻我眼前这个名叫茉莉的小女娃身上?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茉莉沉吟片刻道:说到这个,那就绕不开我的故事了……”

“接下来,我听着茉莉整整讲了一个小时,关于她的故事。”

“故事讲完后,我对她悲惨的命运深表同情。”

“茉莉的生平总结一下就是,现在眼前她这具身体,其实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女儿的身体。”

“真正的茉莉,在做大脑和心脏移植之前,岁数是24岁。”

“而茉莉的大脑和心脏所转移的对象,被鬼医门传人称之为转移载体的对象,就是茉莉的女儿。”

“茉莉和她的女儿,都是受害者,鬼医门让母女二人深受其害。”

“至于地窖之中,从那个男人的小腹里钻出来的小女鬼,其实就是茉莉的女儿的鬼魂。”

“也难怪我会觉得他们两人长得如此相像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鬼医门老翁,而我也从茉莉口中,得知了鬼医门老翁的来历!”

“那个名叫韦天童的鬼医门老翁,其实也是大脑和心脏移植后的产物,他已经不能算一个完整的人了。”

“韦天童对鬼医门的秘法研究得相当透彻,当他确认了自己已经初步掌握了移植心脏和大脑的方法之后,就直接将这个方法试验到了自己身上!”

“可以说是为了鬼医术付出了一切,直接拿自己当做实验体。”

“不过听完了茉莉的故事,我依然不明白这跟鹿角村有什么关系,毕竟茉莉刚才说,知道鹿角村就有办法治那韦天童了。”

“我问道:茉莉,那你刚才所说,你知道有办法报仇了,是什么办法?”

“茉莉说道:韦天童真实的年纪,恐怕有200多岁了,在明朝时期,以韦天童为首的鬼医门人,就已经在民间四处搜罗无家可归的战争孤儿,并将他们抓起来做鬼医术的活体实验。”

“‘经过了一次又一次失败的实验,韦天童终于掌握了移植大脑和心脏的鬼医术技巧。’”

“‘他第一次成功的活体移植,就是在鹿角巷,由于鬼医术除了跟医术挂钩以外,还利用了鬼道,也就是俗称的诡道。’”

“‘当时韦天童在鹿角巷,找了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将他们的身体作为自己的容器,最终那具不会对他的大脑和心脏产生排他反应的身体,就成为了韦天童后来的身体。’”

“我好奇问道:可这一切,跟我们的报仇有什么关系呢?”

“茉莉解释道:想要报仇,我们就得先找到韦天童的弱点啊,而韦天童的弱点,就在于他当时放在鹿角巷的本体。”

“‘本体?韦天童的本体还在鹿角巷?’我惊讶道。”

“茉莉点头:对,虽然掌握了如此高端的鬼医术,但韦天童为人小心谨慎,始终给自己留了一手,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成功移植到他人身体里去,就放弃自己原来的那具契合度百分之百的身体。”

“‘韦天童将自己的身体使用秘术冻结在鹿角村里的冰窖之中,打算等到科技进步到一定程度,他再回归原来的身体,用鬼医术+未来科技,实现真正的长生,甚至是永生!’”

“‘并且,韦天童藏匿本体的地方,还留了一盏长明灯,是用七七四十九具尸体的尸油凝练而成的,只要这盏长明灯熄灭,那么韦天童现在的这具容器,就会开始产生排他反应,因为肉身与灵魂的不契合,会导致韦天童施展用以麻痹那具容器肉身的障眼法被解除。’”

“我恍然大悟道:也就是说,只要咱们现在去鹿角村,找到韦天童的本体然后拿那盏用尸油凝练而成的长明灯,就可以报仇了,对吧?”

“茉莉微笑道:是这么个道理没错。”

“我点头道:那我立刻出发。”

“‘等等,我也跟你一起去。’茉莉收起铁丝圈,打算跟我一块儿上路。”

“我说道:这件事情太危险了,既然韦天童的本体对他来说如此重要,那他藏匿本体的冰窟周围肯定会有很多鬼医门的门人戒备,你一个小女娃……你现在这个小女娃的身体,帮不上什么忙!”

“茉莉翻了个白眼,说道:喂,你不要瞧不起人好吧?身体只是灵魂的容器罢了,我清楚韦天童的弱点,多一个人还能多一份力量不是,再说了,找到长明灯,你懂怎么弄熄它么?长明灯可不是靠水就能熄灭的。”

“我愣了愣,这我还真没了解过,问道:那,用嘴能把长明灯吹灭吗?”

“茉莉说道:你想得太简单了,用尸油凝练而成的长明灯,其稳固性远超过普通的油灯。更何况,韦天童选择的尸体,还是七七四十九具,其浓度远超你的想象。至于你说的鬼医门门人,虽然大多懂得一些诡道医术,但不是人人都有韦天童的功力的,他可是活了两百年的老妖怪,而且此人藏私极度严重,门下弟子顶多能学到他一点儿皮毛。”

“我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上路,不过……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

“茉莉笑了笑,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活到现在,我已经很满意了,只要大仇得报,让我立刻死掉也没关系。”

“就这样,我与茉莉连夜赶路,日夜兼程,三天后就回到了鹿角村。”

“走的时候因为我身无分文,一路都是靠走,而且还要寄宿陌生人的家中,相当耽搁时间,但是回鹿角村的时候不需要这样,我们除了绕开山水村附近的章维小镇,花了整整两天时间之外,真正从另一个小镇坐车到鹿角村,也就一天时间。”

“我没敢直接坐到鹿角村,毕竟村民们也还是对我喊打喊杀的程度,我带着茉莉,在村子外早早地下车,偷偷从后山摸回去。”

“第一件事,是回师父家。”

“我和茉莉鬼鬼祟祟地绕回师父家,看见师父的大门上,都给贴了封条,不知道是不是村长干的,不就是个村长嘛,还真把自己当个官了?”

“就在我撕封条的时候,茉莉站在我背后,轻轻拍了下我肩膀。”

“我翻白眼道:你干嘛……”

“茉莉伸手捂住我的嘴说道:有人来了,赶快躲起来!”

“茉莉话音刚落下,我们俩就掉头躲在师父家院门外一颗柳树下。”

“此刻,从远方走来几人,当我认出为首之人的面容时,心头大惊!”

“居然是韦天童?!”

“想不到韦天童竟然亲自回来了?只是,他来师父家干嘛,难道有秘密?”

“我看了茉莉一眼,茉莉脸上的神色同样震惊。”

“韦天童对身边的三人说道:守好门口,不要放任何人进来,我要闭关到明天午时,此事要是出了岔子,为师唯你们是问!”

“三人齐声答道:是,师父!你放心闭关,我们肯定会守好外面,连一只苍蝇都不会放进去的。”

“听到韦天童即将闭关的消息,我与茉莉对视一眼,彼此都感受到了机会!”

“‘他会闭关,这是很好的机会,虽然不知道闭关的原因,但是……很有可能韦天童是来这里拿他的本体的!那我们只要跟着他就能找到了。’茉莉说道。”

“‘可是他本人在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偷偷毁坏他的本体,势必跟他发生正面冲突,这样恐怕胜算不大吧?’我皱眉道。”

“茉莉说道:我们兵分两路吧,因为现在不能确定你师父家是否就是韦天童放置本体的地方,这样,你在这里盯梢,我先去摸索一下,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他存放本体的地点,如果找不到,我们再一起进入这里。”

本文标签:

上一篇:好紧是不是欠C:小Sao货大ji巴sao死你

下一篇:看陆纯村长的样子,也是极其难受的,不过他反应比我更快,在鬼医门老翁摸出笛子的一瞬间,立刻就用双手堵住了耳朵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