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是不是老公的小sb: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

2021-11-20 11:02: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没多久,陆纯村长就原路返回,来槐树底下找到我,对我说:走吧,现在咱们可以去了。”“我试探性地问道:村长,刚才是什么情况?你们村子,有大事发生?”“陆纯村

“没多久,陆纯村长就原路返回,来槐树底下找到我,对我说:走吧,现在咱们可以去了。”

“我试探性地问道:村长,刚才是什么情况?你们村子,有大事发生?”

“陆纯村长眼神躲闪,摇头道:没……没什么,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村民们整天算计过来算计过去,不提这个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咱们直接剥尸吧。”

“见到陆纯村长如此排外的举动,我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加严重,只是,只要不影响我的饭碗,无论他们搞出什么样的幺蛾子都与我无关。”

“我们来到两具尸体摆放的地窖之中。”

“陆纯村长对我说:这就是那两具尸体。”

“我将视线挪到那边,发现地面上的两具尸体,已经死去了有一阵子,具体时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新鲜出炉的那种尸体。”

“这时,陆纯村长好奇问道:小师父,我多嘴问一句,你们剥尸人一般处理一具尸体,大概需要多久?”

“陆纯之所以会问这样的问题,显然说明他是很着急走,或者说,很着急让我离开这个村子,我隐隐觉得,陆纯有很重要的事情不打算让我知道。”

“我解释道:剥尸的过程其实很短暂,就三刀而已,但是在落这三刀之前,需要一个铺垫的过程,准备工作就得花上大半天,另外,三刀剥尸以后,还需要对已经骨肉分离的尸体进行一定程度上的‘保鲜’处理,否则你们来不及把血肉送上山顶高峰天葬,血肉就会腐败得不成样子了。”

“见陆纯村长还有疑惑,我说道:我可以详细为你解释一下整个过程,如果你好奇的话,首先,我需要准备保鲜材料,其次是剥皮,然后,再把尸体的皮肤、骨骼,全部剥掉,最终只剩下一副骷髅……”

“听到这里,陆纯村长摆摆手道:那我就先离开这里,不打扰小师父你工作了,等你忙完之后,还请你迅速来隔壁找我,我今晚就在隔壁歇一晚。”

“因为他的村长身份,所以想要在某位村民家里住一晚,并非什么难事。”

“我也并不好奇,但我知道,他其实是想近距离监视我,以便我作出一些‘剥尸’之外的事情。”

“这个山水村里,到底有怎样的秘密,需要如此严丝密封地保守?”

“我的好奇心,算是被陆纯村长给彻彻底底地带起来了。”

“陆纯最后看了一眼那两具尸体,说道:有什么需要,你也随时来隔壁找我,剥尸的工具都在那边的箱子里,你看看还缺什么?”

“我走过去打开木箱,里面露出各式各样的刀具、木桶、毛巾、绳子……的确不缺什么了。”

“我转身道:暂时不需要,那我先开始工作了。”

“陆纯点头离开地窖,临走之时,把门轻轻合上,留了条缝。”

“我从工具箱中取出毛巾和木桶,将木桶里接满水,至于刀具,我可不打算用别人的。”

“我身上,带着用了十年的剔骨刀,没有任何一把刀能代替我手里这把剔骨刀的地位。”

“如今的我,使用这把刀,如臂使指一般熟稔,可以轻易地用三刀剥掉任何生物的皮,就算是活人,也不是不行。”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已经拥有了顶级厨师的刀功,只不过,厨师的刀功是用来切菜,而像我这样的剥尸人的刀功则是用来切人的。”

“剥尸之前,我先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正如先前我对陆纯村长所说,在剥尸之前,需要有一个准备过程。”

“而且,剥离皮肤、骨骼以后,将这些骨骼放置在地窖里面,然后在里面加固一层油布,将这些残余的尸体密封起来,这样才能在骨骼,或者说骷髅尸体转移宗祠之前,完好地将其保存。”

“另外,在剥下尸体的皮肉以后,我也需要在里面撒上一层糯米和花椒粉,这些东西能够使尸体在剥皮、剥皮以后,保持新鲜度,避免尸体上的血肉还未进行天葬,就已全部腐烂。”

“我摸出自己身上的剔骨刀,视线停留在左右两具尸体之上,的确是两个粗犷大汉的尸体。”

“它们的皮肤,已经干瘪如泥,身上的骨骼,也已经开始变得松弛无力,而且,这两具干尸,浑身的肌肉,也变得松软,就像被抽空了似得。”

“我伸手摸了摸,再次确认了下这两具干尸的情况,它们果然是浑身的骨头变得非常古怪,松弛且干枯,就像是在被送到地窖之前,已经经过了某种特殊处理似的。”

“总之,这绝不是两具尸体普通的尸体,或者说,这绝不是两具尸体‘正常’的尸体。”

“两具尸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恶臭味,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在于,虽然两具尸体之上九成骨骼都已经松弛掉了。可尸体上偏偏有一处的骨头却是非常坚韧,并没有随着干瘪的尸体变得松弛,也没有因为腐烂而变成黑色。”

“这两具尸体之上,唯一坚韧之处便是他们的头骨,看起来,甚至有种,头是从别的地方移植到身体上的似的。”

“这种不协调感,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听闻早年间,曾有一门医家后人,学的是那鬼医术,又称为诡医术,任何现代医学想到但做不到,或者说,不敢尝试的手术手段,鬼医传人都敢尝试。”

“毫无疑问,在技术成功之前,需要大量的实验体,甚至这些实验体,未必就是动物,有可能是人,并且还得是活人。”

“因为医治死人,无法检验医术的成果,因此鬼医传人都酷爱用活人做创新医术的实验,这期间,自然会产生大量的无辜受害者……”

“据说鬼医门下,有一种手段玄妙大脑移植术,能够将命不久矣的人的大脑,整个完全移植到另一具充满活力的身体当中去。”

“以‘头颅’换到充满活力的‘心脏’上。”

“尽管每个人的大脑都是必然走向衰竭的,但鬼医门人,懂得一门秘法,甚至可以提炼活人的‘脑’来使某个走向衰竭的‘脑’恢复活力。”

“加上他们的心脏+大脑移植术,甚至有机会,实现永生这一伟大目标。”

“虽说迄今为止,我还未听闻过有这样的成功案例,但神秘的鬼医门人,的确是存在这世上的。”

“看着身旁的两具尸体,都像是大脑经过了移植的产物。”

“失败的试验品吗?我皱眉思考着。”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当前这个山水村里,就有鬼医门人存在,而这两具尸体,正是死在了大脑移植术的尝试阶段?”

“联想到陆纯村长不肯告诉我的举动,以及他那躲躲闪闪的神色和吞吞吐吐的语气。事情更加可疑了!”

“在进行剥尸之前,我用毛巾将两具尸体之上身上的脏污全部清除干净。”

“最后洗完手,我准备开始进行尸体的剥皮,但是在我即将把剔骨刀切入其中一具尸体之上时。”

“在我打算开始剥尸的前一刻,这句尸体的小腹处,突然震动起来,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响声。”

“小腹内部,原本已经变得干瘪松驰的尸体,竟然慢慢地变得有光泽起来。甚至鼓得很大,像是女人怀孕挺着大肚子似的。可是这明明是一具男尸啊?!”

“我看着这句尸体腹部渐渐显露出来的那些白色蛆虫,忍不住浑身上下冒出一身鸡皮疙瘩,心里暗暗感慨道:妈的,这玩意,也太恐怖了!”

“与此同时,尸体的小腹缓缓裂开一个洞,就像是被手术刀精准从中割开似的。”

“如果不是我自己就是剥尸人,已经有了无数次剥尸经验,那么此刻这种剖腹产式的画面呈现在我眼前时,我应该早就吓得满地打滚了。”

“毕竟,这不是活人,而是死人的肚子里,有东西朝外面钻!”

“就在此时,从男尸小腹里面,钻出来一个小女孩儿。”

“女孩儿身形瘦弱,身穿白色衣裳,头发披散在肩膀上,面色苍白,面色蜡黄,眼眶深陷,瞳孔深邃,脸颊凹凸不平,就跟一张骷髅似得,没有半点血色,一看就是一具尸体变化而成,不是人类。”

“但我注意到,她的模样,跟我先前在槐树底下碰到那个玩铁丝圈的小女孩儿很像!”

“当我定睛一看时,才注意到女孩儿的脸上,布满了一道道伤疤,密密麻麻的伤疤遍布全身。”

“就连脑袋上,也布满伤疤,而且,在她的脖颈处,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痕,从她的右脖颈,划到左肩膀,一直蔓延到她整个右臂上,从右肩膀上一直向着腰部,一直蔓延,到达她的肚脐,再到达腰部,最终停留在胸腹上。”

“她的两只眼睛,甚至也是不同模样的瞳孔。一只眼棕色瞳孔,一只眼黑色瞳孔。”

“她的锁骨处处,一大片黑紫色的淤青,淤青的地方,已经变成干裂的血痂。”

“她的肚脐上,一颗黑紫色的痣,散发着一阵阵幽冷的光芒,这是一颗黑色的痣不断地旋转着,就像是一个漩涡一般。”

“我感觉到,在这个女孩儿的肚脐附近,有一股强烈的怨念之气,在疯狂地涌动着,并且,这些怨念之气,在慢慢地汇聚,汇聚成一团团浓稠的黑雾。”

“那些怨气,不断地朝着我的鼻腔里面钻,我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就在此时,我听到,在这个女孩儿肚脐周围,突然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叫声。”

“这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冥界,听到这些声音,就让人感觉到头皮发炸,毛骨悚然。”

“女孩儿的脸色突然狰狞起来,她猛然抬起右手,狠狠地向着胸口拍了一掌,顿时,她的胸口处,出现一个血淋淋的掌印。”

“我心头一颤,不禁暗骂道:没想到刚才在槐树底下还温温柔柔文文静静的,结果一会儿不见这女娃竟然如此暴戾凶残!”

“女孩儿的脸色逐渐恢复平静,但是她的双眼,却变得通红,她看向我,用充满怨恨、愤怒的目光,瞪视着我。”

“她一字一句地,似笑非笑说道: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

“‘我让你不想死就别来剥尸,可你不听是吧,那好,那我就成全你,送你上路!’”

“我心里一慌,急忙低头,躲避她那双充满怨毒目光的双眼。”

“女孩儿见状,立马冲上来,挥舞起拳头,向我砸来,我急忙闪避。”

“这女孩儿的拳脚功夫,十分厉害,我虽然手握剔骨刀,但是她一拳下来直接把我的剔骨刀都给锤卷刃了!”

“我大惊失色,转身向后一跃,她穷追不舍,又一脚踹翻木桶,隔山打牛集中我的背部。”

“我感觉到背心一凉,抓紧朝上方跑去。”

“在这个不止究竟是人是鬼的女孩儿面前,我这个剥尸人竟然一点办法也没有。”

“跑出地窟后,我心想还好那陆纯村长离开之时,好歹还给我留下了一个门缝,要是他为人狠心一点,直接将我关在地窖里,等我最后剥尸完毕再来找我的话,那我跟这个鬼女娃子一起锁在地窖里可就完蛋了。”

“一口气溜出去老远,见她还在穷追不舍,我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这鬼咋不会飞呢?”

“然而我刚这样想,就被自己给气到了,真是嫌命长的家伙,逃跑还迅速女鬼为啥不会飞,生怕人家追不上自己是吧?”

“我觉得自己又好气又好笑,连忙跑到隔壁家,去找陆纯村长,我拍门大喊道:救命!救命,开门开门!”

“陆纯和一个老翁走出打开门,问我嚷嚷什么呢。”

“陆纯好奇道:小师父,你不是在剥尸吗?为什么上来了,还大喊救命?”

“我说道:尸体里面钻出个女鬼!一路追杀我!吓死人了,我说陆纯村长,你们这儿有脏东西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那两具尸体,有大问题吧?”

“正当此刻,我注意到站在陆纯村长身边的老翁腰间悬挂着一只木牌,上面赫然写着‘鬼医门’三个大字。”

“山水村果然有鬼医门人?!我神色惊骇,伸手指着老翁道:你……你是鬼医门人?!”

本文标签:

上一篇:看陆纯村长的样子,也是极其难受的,不过他反应比我更快,在鬼医门老翁摸出笛子的一瞬间,立刻就用双手堵住了耳朵

下一篇:老公小三一起做: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