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公小三一起做: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2021-11-20 11:03: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葬是一种传统丧葬方式,通常指的是在人死后将尸体运到指定地点,让秃鹫或其他鸟类、兽类吞食尸体。”“葬的理论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死亡只是不灭的灵

“天葬是一种传统丧葬方式,通常指的是在人死后将尸体运到指定地点,让秃鹫或其他鸟类、兽类吞食尸体。”

“葬的理论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死亡只是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的分离,是在异次空间的不同转化。”

“藏区高原的人们推崇天葬,认为用“皮囊”来喂食胡兀鹫,是最尊贵的布施,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

“但是,在章维小镇这里,当地人他们对于尸体的处理方式,并非是直接完全将尸体送上高峰,任由秃鹰或其他鸟兽啃食。”

“而是会由剥尸人先行剥去血肉,之后将血肉送上高峰天葬,尸骨却保留于家族宗祠之中。”

“其实从风水学的角度来讲,这样的民俗做法,并不能保证完全消除尸体的阴气,甚至有的执念过深的逝者,会由于血肉筋骨的分离而产生大量怨气,成为怨煞之类的阴邪,在人间为非作歹。不仅自己无法投胎转世,甚至还会影响阳间的凡夫俗子”

“想必,这个陆纯村长,之所以要找剥尸人来做这件事,就是想将因果给嫁接到剥尸人身上。”

“因为单纯将血肉和筋骨剥离这种事,其实杀猪匠也能干,只是毕竟要让人‘骨肉分离’,这是要沾染因果,导致天罚的事情,寻常凡人不敢轻易着手,因此,才有剥尸人的存在理由。”

“陆纯村长告诉我有两个壮汉正在村子里等着剥尸之后,我便开始与陆纯村长协商价格。”

“这也是剥尸人这一行的规矩,因为师父在我六岁那年,将我领进门的那天晚上,他就说过了,剥尸人在替死人剥尸之前,一定一定要先于死者的家属商量好价钱。”

“万万不可等剥尸之后再商议价格。”

“一方面,这是为了防止剥尸的过程中,剥尸人因为还没收到钱,所以心不定,容易导致剥尸的过程出现错漏。”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一些白白替死者家属承担因果的恶劣事件发生,毕竟在古时候,封建社会常有这种事。本身于死人打交道,极其不受待见的剥尸人,更是容易在剥尸结束之后,拿不到应有的酬劳。”

“基于双方的利益保护下,提前议价就成了剥尸人这一行雷打不动的老规矩。”

“陆纯村长是个实在人,给我说道:按照咱们这边的规矩,剥一具尸体,是给1200,两局尸体就是2400,沾了4这个字不吉利,我自己做主,添100,给你2500块,你看这件事能做不?”

“我比较满意,因为剥尸人的行情虽然全国各地都不太统一,但是1200一具尸体,不算低价,算是中上的价钱。”

“况且,我迄今为止,也才仅仅剥过一具尸体罢了,自然也没有那个立场和能力,去要求更高的价格。”

“2500块,已经足以令我短期内吃饱喝足,我爽快答应下来,并且让陆纯村长前面带路,赶紧带我回他们村子进行剥尸。”

“回去之前,我先在荒坟这边等候抬棺人们将棺材里的死者下葬,他们听取了我的建议,让棺材底下的女人走到队伍最后面去,免得挡住了阳气。”

“事情结束以后,我跟着陆纯来到山水村,一到村子,他就将2500元交到我手里。”

“并不是全都红色大钞,而是有些红红绿绿,甚至还有十元二十元的零钱拼凑成的2500块。”

“其实这样也好,出门在外,我也不想走到哪里都掏钱让人找钱,有零钱挺方便的。”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将2500元揣进包里放好之后,我说道:陆村长,那就麻烦你现在带我去吧,今晚就开始剥尸。”

“陆纯惊讶道:你都不休息一下的吗?今天天色这么晚了?”

“我摇头道:身体存放越久,便越僵硬,剥尸的难度越大,所以能尽快剥,就尽快!”

“陆纯点头道:没想到你们剥尸人这一行还有这种说法,好,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我们沿着村长家外面的篱笆小道走了十几分钟,途中那些村民时不时站在门口偷偷瞟我一眼。”

“村长陆纯朝他们摆摆手道:都赶紧回去吧,不要在这边围观了。”

“我正纳闷,为啥这些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我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人。”

“他神色匆忙地对村长陆纯说道:村长大人村长大人,不好了,杨寡妇家出事儿了,你快过去主持大局吧!”

“陆纯皱眉道: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那黄皮耗子又回来了?”

“他赶紧对我说道:不好意思,麻烦你在这边等我一会,我去去就回。”

“我点头答应下来,在路边找了颗大树,躺在树下休息。”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颗槐树,而槐树,拆字来解,便是木鬼,相当容易聚集阴气。”

“我无奈起身,‘晦气,早知道不坐这边了。’”

“正在此时,一个手握铁丝圈的小女孩儿朝我走来,说道:哥哥,如果想活命的话,你最好不要去剥那两具尸体。”

“我看着小女孩儿脸上成熟稳重的神情,居然能像大人一样,在谈及尸体的时候神色自若,完全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单纯天真嘛。”

“我好奇问道:小妹妹,你为什么这么说啊?难道那两具尸体,有什么古怪吗?”

“虽然好奇,但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连我自己跟这个小姑娘谈话的方式,都变得没把她当小朋友看了。”

“小女孩儿将一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宛如月牙弯弯儿,微笑道:总之,想活命的话,你就别去多管闲事,要是想死,那就当我没说。”

“说完这话,她用铁棒溜着铁丝圈一边玩耍一边跑咯,同时嘴里还说道:这钱,你挣不了~”

“我心里隐隐开始有些不安,不由得为今晚的剥尸担心起来,只是,钱已经入了口袋,再想掏出去,可就难上加难了。”

“我仍然决定要去剥尸!”

本文标签:

上一篇:是不是老公的小sb: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

下一篇:贱人我会让你好好享受的: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你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