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2021-11-20 11:11: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换个角度?”李乾若有所思。“给我好好调查调查这黄俊和王枭之间的关系。给我盯死了这王枭。一举一动都不要放过!”话音刚落,万城的手机响起。他拿起电话

“换个角度?”

李乾若有所思。

“给我好好调查调查这黄俊和王枭之间的关系。给我盯死了这王枭。一举一动都不要放过!”

话音刚落,万城的手机响起。

他拿起电话

“喂,长青。”

“城主,你在哪儿?”

电话那边的杨长青,因为过于激动,说话都有些结巴。

“重大突破!”

万城当即坐直身体,瞬间精神了许多……

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万城与李乾回到了城主府。

杨长青在书房已经等候多时,看见万城,赶忙抬手。

“城主!”

“不用客套,直接说正题。”

杨长青满脸兴奋。

不停地拍打自己胸口。

“真是老天爷都在帮忙,我们三号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操作失误的情况下,居然误打误撞地分离出来了“秦塔”体内改造过的基因序列!”

万城下意识的抬头。

“你说什么?秦塔体内的基因序列?”

“没错!”

杨长青情绪激动。

“这项技术最重要的一环,就被我们这样戏剧性地突破了!”

“好,好,好!”

万城接连三声大吼。

丝毫不掩盖自己内心的激动。

“长青啊,你真是我的福将,我万家的救世主!我万城,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哈哈哈哈!”

万城开怀大笑。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彻底突破他们的改造技术。复制运用到我们自己身上?”

“不会太长时间!您可以提前准备合适的改造人选了!越多越好,因为最开始我们的成功率绝不会高!”

“好,我这就安排人去准备。”

杨长青继续开口。

“要尽快把秦塔送回来给我们趁热打铁。他死不死的,已经不重要了!”

听见这句话,万城皱起眉头。

显然,杨长青一直窝在实验室,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不知道的。

“还要秦塔做什么?”

“突破了基因序列的难关之后,我们手上已经没有任何样血了!也没有活体样本!所以我们需要秦塔。”

“我们要从他的身上提取更多的血液以及其他参数指标继续试验,才能完全突破光明统战的人体改造技术!”

万城皱起眉头。

“必须要秦塔吗?”

杨长青简单明了。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光明统战的改造技术,分为四个阶段,普通特种兵,管一诺,秦塔,凯撒。四个阶段,四种技术,虽有关联,但是区别很大。”

“我们现在突破的基因序列,是秦塔身上的改造技术。”

“所以必须要用秦塔,或者和秦塔使用同一项改造技术的人继续试验才能继续突破。其他不行。”

“请城主放心。”

杨长青信誓旦旦。

“我愿意立下军令状,只要秦塔到位,一个月之内,可以完全突破这项技术。三个月之内,就可以运用到我军!”

“三年之内,保证技术娴熟。五年之内,保证另有突破!至于什么突破,不好说,皆是惊喜!”

杨长青自信地笑了。

这一下,万城可难办了。

也是察觉到了万城脸上的变化。

“城主?有什么问题吗?”

万城一声长叹,满是不甘。

“秦塔已经跑了!”

杨长青眉毛一挑。

“什么?秦塔跑了?怎么可能?”

“这件事说来话长,暂且不提。长青,我们有没有其他补救或者替代措施?”

杨长青脸上的所有兴奋喜悦,一扫而空。

“必须要有秦塔,或者与秦塔使用同一项改造技术的活体样本。否则,绝无办法!”

书房内鸦雀无声。

万城靠在椅子上,拿出雪茄。

吞云吐雾之中。

愁容满面,自言自语。

“这种关键时刻居然卡住了,如何是好啊。”

“去哪儿再找符合要求的活体样本呢?”

“只能去抓!”

“去哪儿抓呢?哪有那么容易?”

“如何选择目标?如何才能确定他们与秦塔使用的是同一项改造技术?”

思索了许久,毫无头绪。

万城叹了口气。

“难啊,真是太难了!”

就在这会儿。

一直站在身边的老管家开口了。

“还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什么办法?”

“丰笑笑!”

老管家话音刚落,万城抬起头。

“你是不是疯了?那可是丰正的大公子!”

“丰正这些年为我鞍前马后,忠心耿耿。功劳无数!”

“就算是做错了事情,走错了路。那他也已经把该承担的责任都承担了。”

“现如今我岂能再拿他的儿子去做实验?换句话说,丰笑笑也未必符合要求!”

老管家低头不语。

杨长青眼神闪烁,明显的不甘心。

“是否符合要求,一查便知!”

“闭嘴!”

万城火儿了。

杨长青也不吭声了。

一时之间,书房内的气氛,变得异常古怪……

——————

夜深人静。

光泽区。

王枭的家中。

丰笑笑靠在床边。

看着照射进房间内的月光。

莫名哀伤。

王枭和他并排而坐。

最后一支烟。

都懒得出去买。

王枭抽一口。

递给丰笑笑抽一口。

“不要太内疚了。给我点时间,我会把你爸救出来的。”

“枭哥,你认真的。”

“咱俩这么长时间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王枭笑呵呵的呼啦了丰笑笑脑袋一把。

“现在最大的麻烦,是在于你父亲肯不肯配合。”

“我就害怕,以他的性格。我们累死累活地把他救出来了,他再搞一个什么忠诚万家那一套,再跑回去!那可就把我们都害了。”

“这种事情,在你父亲身上,是有极大的发生概率的。”

丰笑笑眯起眼,王枭说的却也是没错。

他又叹了口气。盯着王枭递过来的烟。

“咱们俩这么抽烟,算不算间接接吻。”

“你说得我恶心了。”

“我还没嫌你恶心呢!”

丰笑笑打了王枭一拳,哥俩说说笑笑。

就在这会儿。

丰笑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丰笑笑顺势接通电话。

“喂。”

“笑笑,是我。”

“爸!”

丰笑笑当即坐直身体,情绪激动。

“你怎么样了?你在哪儿呢!”

“孩子,爸没事,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挺好的,爸,你在哪儿呢?我想见你。”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晌。

“那我们从光辉公园见吧。”

“好!”

丰笑笑当即起身。

“枭哥,我爸出来了,约我在光辉公园。”

“我去开车!”

二十多分钟以后,光辉公园。

丰正衣着朴素地站在那里,眼神中满是溺爱。

“爸!”

丰笑笑张开双臂,冲到丰正身边。

丰正非常开心。

抱着自己的儿子。

不停地上下打量。

观察丰笑笑的精神状态,以及身体恢复情况。

父爱爆棚。

看见这一幕。

王枭有些想念自己的父亲了。

眼圈一红,背过身去,轻轻地抹了把眼泪。

“爸,你怎么出来的?你是自由了吗?”

“傻孩子,爸犯了这么大的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自由,这还不是因为不放心你。所以想着偷偷出来看看你。”

“说实话,现在看见你这样生龙活虎,爸放心多了!”

丰正笑了,长出了一口气。

悬在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丰笑笑瞪着大眼。

“你想出来,就能出来?”

“当然不是,必须要方方面面都合适,然后偷摸寻找机会,出来一会儿。完事就得赶紧回去。”

“出来都出来了,还回去做什么?我们跑吧,去落花城!谁都拿你没办法的。”

听见丰笑笑这番话,丰正脸色瞬间就变了,他义正言辞。态度坚决。

“笑笑,爸在军队呆了一辈子。”

“光辉城就是我的一切。万家就是我的信仰。我绝对不可能离开光辉城。”

“更别提还要去光明统战的城市了!”

“我宁死,都不会去的!”

“更何况,爸之所以能偷偷出来,这是很多老朋友在暗中偷偷帮忙的结果。我就这么一走了之。城主怪罪下来,他们不都得遭殃吗?”

“我丰正做人,一向光明磊落,堂堂正正。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决不会逃避责任!”

“爸!”

丰笑笑还想试图劝说。

丰正坚定的摇了摇头。

“笑笑,你放心吧。爸这么多年在军队不是白呆的。还是有些名声地位的。”

“就算是现如今成为阶下囚。也比一般人好的多的多。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虐待。也是好吃好喝。无非就是行动受限而已。只要时机允许,我还能偷偷出来溜达一圈儿。好比现在,你看看我,像是吃苦受罪的样子吗?”

丰正说到这,话锋一转。

“你千万不要记恨城主。毕竟他是一城之主,这就注定了他不允许拥有私人感情。大局利益高于一切。有些事情,他是必须得做的!”

“但是城主对待我,真的已经很好了。否则的话,我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你懂吗?”

丰笑笑心中一千个不愿,一万个不喜,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爸,可是我想你。一切都怪我。”

“放心吧,依照律法,爸最多算是渎职。罪不至死。而且,城主绝不可能要我命!我们迟早可以光明正大的见面。你要是真的知道错了,答应爸,以后好好跟着王枭,听王枭的话,控制自己的情绪,好吗?你是大孩子了,以后还要照顾你的母亲的。”

丰笑笑点了点头。

“爸,我会尽量控制的。”

丰正看了眼不远处的王枭,两人对视,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丰正抚摸着丰笑笑的脸颊。

眼神当中依旧流露着不舍。

“笑笑,爸要回去了。照顾好自己。”

“爸!”

“你已经长大了,孩子,好好生活,加油!”

丰正冲着丰笑笑伸出大拇指。

父子二人告别。

眼瞅着丰正离开,丰笑笑的泪水又在眼圈打转儿。

王枭走了过来,搂住了丰笑笑的肩膀

“这一下你也应该放心了。丰正在军队这么多年不是白呆的。不会有人为难他的。你那些发小的家族势力,触手很难碰触到丰正。”

丰笑笑“哎”了一声,明显心情好转了不少。

“走啊,喝点去。”

丰笑笑点了点头。

兄弟二人溜达着离开公园……

——————

光辉城,在一辆没有牌照的商务车内。

丰正心情大好。嘴角洋溢着笑容。

“话不多说,谢谢哥哥。谢谢城主!”

“咱们之间就别客气了。这一下该放心了吧。我没有骗你吧?”

“你看你这话说的,我要么也没有想过你会骗我,就是作为一个父亲,单纯的不放心。”

“你儿子这身体的恢复速度真是恐怖,其他人还未能出院呢,他这就活蹦乱跳了。”

丰正听到这,顿了一下,此时此刻,也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

“光看贼偷东西,没看贼挨打啊。你不知道我儿子小时候,那两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贱人看我怎么玩你

下一篇: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你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