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你

2021-11-20 11:13: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说!”李乾点了点头。“王枭这个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胆大心细,义薄云天。”“秦塔为了救他被您抓获,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必然要救秦塔!”&ldquo

“你说!”

李乾点了点头。

“王枭这个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胆大心细,义薄云天。”

“秦塔为了救他被您抓获,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必然要救秦塔!”

“但是他很清楚,你盯他盯得很紧。”

“你也从不掩饰,甚至于还会亲自去张诗诗的家中,警告王枭。”

“所以他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暗中准备!”

“王枭不会像肖宇浩一样,动不动想着你死我亡,鱼死网破。”

“他要的,是既要救出秦塔凯撒,还能保证他们这批人的安全。这也是符合他一贯的做事风格。”

“但是这件事情的难度系数极大。”

“为此,他精心策划了许久。才策划出了这样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在这个行动计划中,他只需要做两件事就可以达到目的!”

万城喝了口水。

“哪两件事?”

“第一件事,与落花城城主黄俊达成协议,让黄俊准备炸药,再想办法调集一批具有联盟身份,在其他城市卧底,拥有专业技能的人员混到光辉城战警大队挖地道。”

“依照黄俊和秦塔的关系,他一定会倾其所有做这件事情的。”

“这就合理地解释了战警大队的地道是怎么来的。城主府和战警大队的炸药是怎么来的。”

“这再怎么查,也查不到王枭的身上。他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第二件事,就是说服内鬼。让内鬼在你与秦塔凯撒的纠结不定之中,彻底倒向秦塔凯撒!这件事情,其实是最难做到的。”

“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说服的内鬼,但是他确实做到了。不过也未完全做到。”

李乾话锋一转。

“按照他的计划。内鬼做完这一切,是有充分的时间逃离光辉城,消失匿迹的。”

“他也希望内鬼逃走。这样就与他牵扯不上任何关系了!”

“可是这是一个非常有性格,有原则的内鬼。尽管他被王枭说服,又提供消息,又布置炸药。引爆炸药。帮助秦塔凯撒逃跑。”

“但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内心对于你是非常亏欠的。所以他并未按照王枭的计划逃离光辉城,一走了之。反而是留在光辉城,等待审判。”

“这是王枭预料之外的事情,也成为了我们最后可以抓出王枭的线索。”

“只要他肯坦白一切。实话实说。王枭跑不掉的。”

万城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测,我太了解她了,她不会背叛我的。”

“正常情况下,肯定是不会的。”

李乾说话的声音不大。

“但是城主,您知道的,一旦女人动了真感情,那就会失去理智!否则的话,当初您也不会一察觉到她恋爱了。就立刻调换她的工作岗位。让刘淇顶替!”

“我调查过安冉的通话记录。她的通话记录中,有一个陌生号码,近期通话频繁。”

“但是现如今这个陌生号码,已经无法接通。我认为,这个陌生号码,就是王枭!”

万城抬起头。还在解释。

“凯撒欺骗了安冉的感情。安冉非常恨他!”

“话虽如此,但是凯撒的身份是怎么被我们发现的?你一定也还记着呢吧。”

“刺神特战队高层,绝对不会允许他跑到死亡山区营救安冉地,那一定是他的擅自行动。”

“无论如何,他的擅自行动确实是救了安冉。”

“也正是他救安冉的过程中,被我们发现,才有了后面的挖坑一窝端。”

“凯撒是在欺骗安冉的感情吗?或许一开始是,但是到了后期,肯定不是了。”

“毕竟是刺神特战队的副队长。若非真的喜欢,动了真情,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是你我都明白的道理,难道安冉会不明白?王枭会不明白吗?”

“安冉跟随您这么多年,您还不了解她吗。”

“她深爱着的男人虽然骗了她。但是因为救她性命,生死一线。”

“安冉虽恨他,也定会救他。”

“她自知她是万家的人。救了凯撒就等于背叛了万家。”

“所以她在事后,绝对不会苟且逃离。一定会留下来承担一切。”

说到这,李乾深呼吸了一口气。

“如此理解,所有的一切,也就都解释通了。”

“安冉可以在城主府随意走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安冉对待您是忠诚,对待张祥凯,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却是忠贞不二的爱情。忠诚与爱情。纠结难以取舍。但她足够有性格,绝对不会伤害您。”

“安冉是您的贴身保镖,进出城主府,自然免检。”

“安冉在城主府有属于自己的房间,而且还是一个女人闺房,外人定然不能随意进出。”

李乾长叹了一声。

“城主啊,若是想要光明正大的制裁王枭。安冉已经是最后的突破口了。剩下的路,都让王枭堵死了……”

——————

光泽区。

王枭的家中。

丰笑笑躺在床上正在输液。

整个人的精神气色虽然好了许多。但是情绪却非常低落。

毕竟自己父亲因为自己出了事。

二棒槌坐在丰笑笑的身边,安慰照顾丰笑笑。

王枭的母亲和张诗诗在厨房做饭。

骨头正在锻炼身体。

王枭坐在院子里喝着茶,思绪乱飞。

卢念川进来了。

“王枭!”

“卢大哥!”

王枭赶忙起身,和卢念川打过招呼,主动给其倒水,没有丝毫的架子。

“别客气了。”

卢念川拍了拍王枭的肩膀。

“我几个兄弟,想要见见你。”

“见我?”

王枭赶忙起身。

“再哪儿。”

“门口呢。”

“那你让他们进来不就完了吗?客气啥,都是自己人。”

卢念川摸着耳机,下达命令。

外面进来了一群人,站得整整齐齐。

卢念川起身,站到这群人正前方。

他们统一抬手敬礼,弯腰鞠躬,动作统一,声音洪亮。

“谢救命之恩!”

这批人的年龄都比王枭大。

王枭瞬间就不好意思了。

“卢大哥,你们这是要干嘛,都是一家人,这样是不是太见外了?”

卢念川情绪激动,眼圈微红。

“说实话,我也觉得这样很见外,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

“但我们都是大老粗,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们的心意。只能如此,不要见怪!”

“我真的做梦都没有想过,有生之年,还能看见我的这群兄弟!”

“他们的命,都是你给救回来的!”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我卢念川,这一辈子都欠你王枭的。”

“卢大哥,咱们之间没有什么欠不欠的,说实话,能找到他们完全是运气好。这中间,我并没有出多大力。”

王枭说的其实是事实。

这个事情,他压根都没有真正放在心上。也没有出大力。多认真。

完全是顺其自然。

所有的一切,都是张大白这个奇葩干的。

与王枭预料的一样。

被关押在霸客势力的那两个人,也被张大白救回来了。

一时之间,王枭内心产生了一种错觉。

只要拍好了张大白的马屁。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王枭虽然这么说。

但是卢念川他们可不这么认为。

没有王枭,他们这些兄弟一定还在饱受摧残,生不如死,最后一定会客死他乡。

根本不可能有回家,团聚的机会。

都是性情中人。

对于王枭的感激。

发自肺腑。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所有人都是满脸的感谢。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一时之间,场面非常尴尬。

“卢大哥,这样吧,晚上我请大家吃个饭,我们好好喝一顿,喝透了。”

“以后大家是兄弟,永远别再提这个谢字!”

“好,一言为定!”

卢念川如此孤傲一人。

此时此刻,站得笔直

冲着王枭抬手敬礼。

“卢大哥。您又这样。”

王枭赶忙上前。

卢念川一行人离开之后。

骨头走了过来。

“这个卢念川可不是普通人!非常有性格,视钱财名利如粪土!”

“创世联盟所有大佬,就没有不想拉拢他的。万城请过他三次,他都没出山。你是怎么做到,让他对你如此感恩戴德的?”

王枭摸着自己的脑袋。

“骨头哥,我要是说我其实什么也没做,都是别人的功劳,只不过他们把恩情算在我头上了,你信吗?”

“我信。”

骨头看了眼王枭。

“是你那个大舅哥吧?”

“你知道他。”

“我罗骁这些年,阅人无数,张大白,是我唯一一个完完全全看不透的。他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

骨头话音刚落。

马小天和吴冬晴两个人走了进来,拎着一些熟食。

“诗诗!我来了。”

晕晕叫喊着冲进厨房。

“骨头哥。”

马小天先是和骨头打了一个招呼,随即坐在了王枭的身边。

自己倒了杯茶,瞅着王枭。

“好几天不去公司上班了吧,从家想什么呢?”

“瞎想。”

马小天顿了一下。

“最近公司上上下下频繁被查,从工商,到消防,到税务等等,持续不断,我们被搞得鸡犬不宁。”

“我猜到了。”

“整个光辉城,所有与我们有合作的企业全部以各种理由,暂时终止了与我们的合作。再故意拉开与我们的距离。”

“预料之中。”

马小天叹了口气。

“你是大家的主心骨,你还不去上班。这对大家的影响很大。”

“我明天就去。”

“最主要的,还是得想办法应对,总是这样下去,兄弟们可都受不了。”

“现在唯一庆幸的,那就是警安局那边对待咱们的态度还算温和。”

“李辉下严令,调查我们所有员工的过往曾经。让范赏查,让龚诚监督。”

“这个没事,是李辉做给那些权贵看的。反正他的命令下了就不会得罪人!最后结果怎么样,范赏是主要责任,龚诚是次要责任,与他无关。范赏不会惯着那些人的。龚诚也有话说。”

“话虽如此,但是毕竟李辉的命令在那里,面子上面的事情也要做。肖宇浩的那几个场子,天天被警巡查。那哪个顾客能玩的安心?我们在建的几个项目工地,也都停工了。现在整个光辉城,行行业业的管理部门,都很有默契的在为难我们。我们还不能随便动粗,若有把柄落在他们手里面,还是麻烦事。”

“告诉大家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要乱来,尤其是肖宇浩,你盯好了他。”

“其他都好说,关键是万城,他现在也在想方设法的要抓我们的蛛丝马迹!”

马小天面漏担忧。

“枭儿,我们怎么熬过这个坎儿?”

王枭自信的笑了。

“给我点时间考虑,相信我,一定有办法的。”

马小天顿了一下。

“那你给我句准话,让我心里面有个准备。”

“什么准话?”

“城主府和战警大队被炸,秦塔凯撒被救走,与你有没有关系。”

“当然有。”

王枭没有任何隐藏。

“我可能不管我塔叔吗?”

本文标签:

上一篇: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下一篇:老公让我体验多人运动:我对象那东西太大我都害怕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