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狠狠撞击尖叫h:撞击她的娇嫩高H

2021-11-21 19:49: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窗外传来的喇叭声让严贤超心里一惊,知道那肯定是这家伙的同伙,心想如果让他们会合,那么等待自己和王妍的肯定不是热情招待。严贤超扣住那男人脖子的手更加用力,而对方也空出一只

窗外传来的喇叭声让严贤超心里一惊,知道那肯定是这家伙的同伙,心想如果让他们会合,那么等待自己和王妍的肯定不是热情招待。

严贤超扣住那男人脖子的手更加用力,而对方也空出一只手来拼命挠他的头脸。

严贤超整个身体都扑了上去,一只手使劲扣住他脖子,一只手去握住方向盘,同时大吼一声,“王经理,快拉手刹,快!”

两人在车上扭打纠缠,黑车就在路上歪歪扭扭横冲直撞。

王妍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她长那么大何时经历过这种阵仗,此时被严贤超喊的一怔,想也不想就上去握住手刹,狠狠的一拉。

“吱……”

车子的轮胎在山路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随即横甩着撞在了山路的护栏上。

护栏并不坚固,一下就被撞的散架,黑车径直从山道上冲了下去。

不过没关系,严贤超刚才就观察过了,山道两边并不是险地,而是地势平缓的泥坡,车轮在泥地里滑行了十几米就停了下来。

不过,严贤超也一下子失控撞在了车顶上,落下来的时候,刚好压在那黑车司机的脑袋上,顿时把他的脑门与方向盘重重的磕了一下,就此昏死了过去。

“快,快下车!”严贤超手忙脚乱的从前座上爬起来,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王妍在刚刚急刹横移撞击护栏的时候,膝盖撞在了前座上,现在疼得要死,可她也很清楚眼下是非常时刻,后面的歹徒同伙正在赶过来。

一旦被他们追上的话,很可能凶多吉少,于是咬着牙挪动双腿。

严贤超将她从车后座上扶了下来,这时可以看到几百米外,有一道车灯扫过来,很可能就是歹徒的同伙。

严贤超背起随身双肩包,拉着王妍就往林子里面狂奔,至于放在车子后备箱里的行李就顾不上了。

这种时候,山道上根本没有其他车辆,如果沿着山道跑,肯定会被追上。

倒是丛林里面错综复杂,又黑灯瞎火的,逃走的机会就大多了,而且歹徒也不一定会追进树林。

可是才跑了百来米,王妍就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由于惯性滑出去半米有余,王妍出了一声痛呼,幸好黑车同伙还没到,没听到声音。

严贤超赶紧把她拉起来,问道,“你怎么样?”

王妍的膝盖本来就受了伤,这下摔倒更是严重,林地里的山石树枝磨破了她的肉色丝袜,割裂出好几道血淋淋的伤口,痛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颤声道,“疼,我的腿……跑不了了。”

这时,在山道上的那辆车果然停了下来,从开门声音判断应该是一个人,而且手上拿着强光手电正在道路上扫来扫去。

“别出声,我们悄悄往前走,先找个地方躲一躲,千万别被发现了。”严贤超在王妍耳边轻声说道。

林子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借着星光,模模糊糊看到点眼前三五米的范围。

幸亏这林子里的树木并不是密不透风,要不然连星光也被挡在外面,那就彻底看不见了。

严贤超拉着王妍一动,她就嘶嘶作声,根本无法行走。

黑暗中他也不知道她的双腿到底伤成了什么样子,这个时候他当然不敢拿出手机来照明。

虽然这位上司平时对自己冷言冷语,还凶巴巴的,但是危急时刻把她扔在这里自己逃走的事情,严贤超还是做不出来。

“怎么办,我扶着你慢慢走,你可别出声?”严贤超压着嗓子说道。

“嗯!”王妍答应一声,这个时候也只能这样了。

趁着那两个歹徒还没有追过来,严贤超扶着王妍,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林子深处悄悄摸了进去。

因为四周都有横伸出来的树杈,这些树也不是特别高大,总是会在身上搁搁绊绊,王妍只好尽量收缩自己的身体前进。

那两个从车上下来的同伙,马上就找到了泥坡上的黑车,发现了昏死过去的同伴,但一时间居然怎么叫都叫不醒,幸好还有呼吸不是死掉了。

两人也没打算立即送他上医院什么的,而是拿着强光手电在泥坡上照了两下,然后就把目光对准了前面的树林。

“往林子里去了,我们进去找找,要是被逃出去就麻烦了。”一名歹徒说道。

“嗯,快去!”另一名歹徒说道。

看见强光手电的光线往林子里照射了进来,顿时把严贤超吓了一跳,赶紧拉着王妍在一棵大树后面藏了起来。

王妍也许是因为害怕和紧张,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严贤超的衣角,此刻的她,早已对刚才不听劝告硬要打黑车的决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严贤超一直在注意后面的歹徒,观察他们手电筒光线的位置。

趁着强光手电的扫射,他刚才隐约看清了点路,等到光线一消失,马上背起王妍窜了出去,在前面拐了个弯,朝另一个方向逃离。

王妍一米六八的身高,也不算瘦,起码也有一百来斤,饶是严贤超自觉自己的力气不小,摸黑跑了三五百米之后也大感吃不消。

再加上这闷热的天气,早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前胸后背的衣服全都湿成了一片。

又走了一百来米,严贤超实在背不动了,便找了个隐蔽的所在停了下来,这时候才敢拿出手机报案。

在报案的时候,两人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最后还是通过手机定位系统才找到了地方,居然跟预定的滨海酒店完全是两个方向……

等待治安员前来救援的时间总是特别难熬,两人缩在一个灌木丛中连大气都不敢出。

五六分钟后,乌拉乌拉的警笛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严贤超和王妍终于获救了,但是歹徒却没有抓到。

黑车陷在泥坡上倒是被拖了回来,可是车屁股上的那张车牌却是临时挂上去的,从车管所数据显示,这块牌照属于一辆报废的车,从这上面根本找不到有用的线索。

两人在治安局录了口供,描了头像,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一点,治安员将两人送到了医院。

不仅是王妍的腿伤,严贤超在背着她逃跑的时候,腿上也被树枝什么的割出了好几道血口,只是当时紧张的没有觉。

折腾了半宿,在治安员的帮助下,来到了滨海酒店。

“谢谢!”王妍进自己房间前真心的向严贤超道谢,如果今晚不是有严贤超在,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严贤超摆了摆手,笑道,“不客气,好好休息吧!”

严贤超进了自己的房间后好好的洗了个澡,幸亏那辆黑车撞坏栏杆陷在了泥地里,他们俩的行李箱才得以找了回来,不然现在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

第二天,集团公司在亚城的同事才知道两人昨晚的遭遇,惊心之余又有些庆幸,幸亏两人当机立断逃了出来,不然的话,估计现在都已经要报失踪人口了。

由于王妍腿伤比较严重,上午就在酒店里休息,而严贤超则跟着其余同事赶往客户所在处,调查项目无法正常运行的原因。

一通忙活,时间临近中午,严贤超返回下榻的酒店,他先去敲响了王妍的房门。

“笃笃笃……”

严贤超在王妍的房门上敲了两遍,才传来王妍有点慵懒的声音,“谁呀?”

“王经理,是我,严贤超!”

“哦……你等等啊!”王妍说了一句,过了几分钟后才开了房门。

严贤超看见她脚上套着酒店里的拖鞋,里面穿的是一件紫红色睡袍,露出两条白花花的腿,外面套了一件小西装,看起来刚刚是在睡觉。

“呃,王经理,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在睡觉。”严贤超抱歉的说道。

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王妍对他感观发生转变,好感倍增,闻言就道,“没关系,我也没睡着,中午喝了点酒稍微有点上头,就是躺着休息,进来吧!别在门口站着。”

严贤超走了进去,特意将房门开着。

王妍的腿,皮外伤还没什么,膝盖处却是硬伤,短时间好不了,现在走路还有点不方便,她走到床沿边坐下,说道。

“昨晚的事还没还好好谢谢你,同时我也应该向你道歉,如果不是我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也不会生那样的事情。”

严贤超笑着摆手道,“都过去了,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不用放在心上,就当买了一次教训吧!”

听到上司和颜悦色的跟自己道歉,严贤超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

王妍点头道,“是啊,我以后再也不会坐这种黑车了,严贤超,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严贤超说道,“呃……是这样的,王经理,早上我去客户那边看了下出问题的项目,问题不小,可能需要好些天才能处理好。”

王妍愣了愣,问道,“问题不小?怎么会这样?”

“我查过了,因为有些关键零件质量不达标,导致了之后的一连串反应……”

“好的,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上报,现在你专心将客户的项目修复好……”

“嗯。”严贤超点点头,然后离开了王妍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拿起手机,给自己的干姐姐方夏沫打了个电话。

…………

榕城东区,一家小诊所。

一位年轻的护士小姐把着方甜甜的小手,要给她打盐水针。

方夏沫站在旁边轻轻抚摩着她的脑袋哄她,“甜甜乖啊!要当女侠就要首先学会勇敢,这样叔叔才会表扬你,对不对?”

方甜甜苦瓜着小脸,想看又不敢看那打针的过程,撇着嘴嘟囔着,“可是叔叔又不在,等他出差回来了我再当侠女好了。”

正在这时,护士小姐捏着针头缓缓插进方甜甜的静脉血管。

方甜甜的手抖了一下,清澈的眼睛一下变得眼泪汪汪,方夏沫赶紧对女儿说道,“甜甜真勇敢,两次打针都没哭,等叔叔出差回来,一定要他加倍表扬。”

“嗯,甜甜不哭!”方甜甜咬着嘴唇说道,可是脸上有两颗眼珠却止不住滑落了下来。

年轻护士小姐伸手在方甜甜的脸上,帮她擦掉眼泪,笑了笑说道,“小朋友好勇敢呀!姐姐先表扬你一下,乖乖听话,姐姐一会儿帮你拔针!”

方夏沫举着盐水瓶走到一处空位置,方甜甜啪嗒啪嗒的跟在后面。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咦,方小姐,这么巧,你们家甜甜也生病了?来来,盐水瓶给我,我帮你挂上去!”

方夏沫转眼看了看说话的男子,顿时脸上尴尬了一下,把手里的盐水瓶递给他,说道,“谢谢你啊……周先生。”

那个人笑了笑说,“客气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周先生全名周卓明,是一位离异的男子,身边带着一个五岁的儿子,家还是有点资产的,是一个小私营企业的老板。

方夏沫会认识他,还是因为这周先生的母亲。

因为他母亲就住在她们同一个小区里,而且离她们租的房不远,平时方夏沫去买菜的时候经常会碰到,一来二去之后也就熟悉了起来。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老太太居然对她上了心,刚好她儿子也离婚了,就想着撮合两人,结果就在某一天找了个机会让两人见了一面。

方夏沫直到后来才知道,那居然是一次刻意而为之的“相亲”。

她从来没想过再婚的事情,可是那位周先生却一眼就看上了她,还通过他母亲经常前来说好话、探口风,实在让她哭笑不得,平时也就只能尽量避开他们。

不料,这一次在社区医院居然又碰上了,方夏沫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拒绝了他的午餐邀请。

不过,这人热情的势头不减,在女儿打完吊瓶之后,他依旧跟着。

在进入平安花园小区,路过丢垃圾的地方时,一道身影拎着手里的垃圾袋,正往垃圾桶里丢。

“咦,林先生,真巧啊!”跟在方夏沫身边的周卓明知道林飞的不凡,连忙打招呼道。

“你好。”林飞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看去,他跟周卓明的母亲是熟人,礼貌的回了句。

本文标签:

上一篇: 男人低吼含紧小妖精:h揉捏娇喘乳

下一篇:男生自慰呻吟小说:劲腰耸动(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