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吞下他的大东西: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2021-11-21 21:14: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铸梦集团如果出资建设,那么因为其位置原因,势必只有与铸梦集团合作的科技院,以及他们的邻居均方能够使用。因为基本也就是这两方监督其使用权了。所以他们都积极配合桃醉这个土

铸梦集团如果出资建设,那么因为其位置原因,势必只有与铸梦集团合作的科技院,以及他们的邻居均方能够使用。

因为基本也就是这两方监督其使用权了。

所以他们都积极配合桃醉这个土大款,很快的就落实了这个工程。

风洞的建设当然不可能是地山建筑集团能拿下来的,他们承建的是配套设置。

不过吃到嘴里的就是肉,有的吃就好。

……

话又说回来,有钱也扛不住桃醉这么折腾。

开源节流,铸梦集团基本上都是科研人员和科研项目支出,所以节流是不可能了,只能开源,寻找其他的赚钱渠道。

早在此前的合作中,不管是科技院还是微电科工集团背后的均方,都知道了铸梦集团智能机床,也就是智能工业母机的独到之处。

所以这次开源,还是他们送上门来的。

还有就是中州官方介绍来的官方大型企业的相关部门的采购订单。

桃醉也没惯着,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反正又不是他主动上门推销的。

铸梦集团的智能机床的性能强过外州的同等设备,他没必要定价太低,反正又不是什么易损的消耗品。

不过机床并不是这次铸梦集团营收开源的大头戏。

什么东西最赚钱,那还得说是软件,尤其是铸梦集团的软件,因为成本低得可怜,基本上可以说卖多少都是赚。

所以他这次拿过来赚钱的,是基于简文字指令集星云智能系统的特殊工业软件,也就是梦幻引擎的商用进阶版。

梦幻引擎早就完成了星云化,也有包括三维建模、数据建模、外观设计、特效制作、视频音频处理等功能。

不过这次推出的功能比较特别,都是应用范围比较小的软件,例如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也就是所谓的芯片设计软件eda。

还有更专业化的工程设计辅助软件cae、制造业企业生产信息化管理软件mes、信息物理融合系统cps等软件。

中州五年前工业软件的市场规模就达到了两千亿,刚过去的一年更是达到了三千亿的规模。

这其中低端市场,也就是个人、工作室等市场,大部分都被梦幻引擎给占据了。

梦幻引擎虽然不免费,但是却收费低廉而且效果出众。

现在桃醉连高端市场也没打算放过。

尤其是这些顶级工业软件的市场,大部分都是被外州企业占据着,桃醉更需无需站在一边眼馋,直接下场开抢。

就比如芯片设计软件,太阳花集团和红豆集团都是这种软件的大客户,每年大量的花钱不说,还得时不时的被卡脖子。

虽然他们在芯片设计上有了一定的实力,但是却是建立在人家的地基上的,受到的限制非常严重。

跟他们不同,桃醉就没打算以工业软件限制谁,只要钱给够,他准备连软件基于星云智能核心的源代码一起卖,做一锤子买卖。

其他顶尖的工业软件都是如此。

当然,这个源代码只是把这些软件单独拿出来开源的代码,只是单一领域,不是梦幻引擎的源代码。

那些没钱、或者没有能力开发的,则可以租用集成到了梦幻引擎里面的各种工业软件种模块。

以坚州为首的外州现在太跳了,总是挑衅中州不说,还编故事诋毁铸梦集团,铸梦集团都快成科学怪人加蔚蓝星邪恶高科技组织了。

桃醉平时懒得搭理他们,可不代表他没脾气。

所以这次先还他们一棍子,让他们尝尝什么叫疼。

当然,桃醉也没打算大张旗鼓,梦幻引擎直接开通就行,至于那些高端用户,发个通知基本就能搞定。

要知道铸梦集团可是准备连源代码都卖,桃醉不相信他们不动心。

就比如红豆集团,桃醉刚放出风来,王宇就直接给他打了电话。

桃醉丝毫没有废话,简单的介绍了芯片设计软件之后,就给王宇报了一个不怎么友好的报价。

王宇这才知道,桃醉说五年内卖波动烤炉还真不是假的,因为他连芯片设计软件的源代码都准备卖了,虽然贵了点。

但是贵有贵的好处,铸梦集团的贵代表了从此以后不用受制于人,也极大的省略了开发过程,以后他们可以自己完善属于自己的芯片设计软件,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而且像他们这些顶级企业,早都对铸梦集团的芯片设计软件垂涎三尺了,铸梦集团智能设计芯片的能力,对他们来讲说是梦幻都不为过。

在他们还在用庞大的团队硬磕芯片设计的时候,桃醉都用超算来设计软件了。

当然,王宇也知道桃醉销售的绝对不可能是那种由小梦的内核主导的芯片设计软件,但是这对他们来讲也够了。

基于星云简文字系统,他们的软件和智能程序设计能力大大的得到了加强,再有了铸梦集团的碳基芯片设计图软件为基础,绝对会极大的提升自己企业的软件设计能力。

这是在那些外州企业那里,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他做梦都没敢想,桃醉居然会卖。

后来他大概也想明白了,如果铸梦集团一统中州工业软件领域,那么就等于这个未上市的私人企业的老总桃醉,一手攥住了大半个中州高端制造业的命脉。

再加上铸梦集团的科技、星梦网,那他桃醉的影响力可就真是于无声处听惊雷了。

“讲讲价吧老弟,做生意哪能总是一口价。”

“分期五年,核心代码五年后解锁。”桃醉说到。

“我还是去筹钱吧。”王宇无奈,他才不会等五年呢。

“机会只有一次,先到先得。”

王宇又问道:“碳基芯片生产设备我先付定金如何?”

桃醉笑着回到:“大可不必,中州已经批了,在技术安全框架下,我方随时可以销售设备。”

“那我现在就全款?”

“先让我赚五年代工费吧,穷的快揭不开锅了。”

王宇:“……”

人言否?

跟挣扎了一下下的王宇不同,太阳花集团的郑老爷子很爽快的付了钱,微电科工集团等企业也是如此。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不要 在这里 回家 弄:你的那太大我的那里装不下

下一篇:吃饭时还在她身体里:小东西流的可真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