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都这么多水了还不要吗:小家伙你越来越敏感了

2021-11-21 21:21: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特情中队又发现了一条线索,崇港分局研究之后决定组织力量成立专班侦办,并请求已混入该犯罪团伙的特情继续提供协助,陈长俊接到反馈很高兴。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打电话表扬,就被纪检

特情中队又发现了一条线索,崇港分局研究之后决定组织力量成立专班侦办,并请求已混入该犯罪团伙的特情继续提供协助,陈长俊接到反馈很高兴。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打电话表扬,就被纪检监察组副主任雷兴华请去谈话!

张宇航吓一跳,赶紧向政治部刘主任汇报。

“不一定是他的问题,他一个指挥中心的副主任又不办案能有什么事?”刘主任对陈长俊太了解了,想想又笑道:“说不定都不是谈什么问题,很可能是谈别的工作。”

“您这一说我就放心了。”张宇航终于松下口气,借这个机会汇报起特情中队又发现一条线索的事。

刘主任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将信将疑地问:“线索查实了?”

老部下果然没让人失望,张宇航很有面子,微笑着确认:“查实了,确实涉嫌诈骗,还可能涉嫌组织传销,并且涉案金额不小。”

“特情中队再立新功我当然高兴,但这么一个明目张胆实施诈骗的团伙,甚至不止一次去五星级酒店公然开大会,为什么那么多办案单位没发现?”刘主任紧盯着张宇航。

领导就是领导,考虑的就是比别人多,比别人远。

张宇航连忙道:“刘主任,这不能怪辖区派出所,一样不能怪刑侦、经侦等办案单位。基层警力太紧张了,民警不但要办案,还要参加各种学习,根本没时间出去收集线索,可以说基层所队现在根本离不开辅警。”

“这么说是基层所队的辅警不够专业?”

“相比特情中队的辅警,基层所队的辅警在情报线索收集方面肯定不是很专业,但招聘录用时也不是冲着收集情报线索去的。再加上管理、培训和工资待遇等原因,很难做到像特情中队那样深入乃至融入各行各业。”

如果连辅警都是这样,那就意味着网格员更流于表面,至少在收集到各类违法线索方面远没法儿比从挑选人员到培训都能专业的特情中队。

刘主任沉思片刻,抬头笑道:“宇航,我一直在想韩昕带出的那几个特情将来怎么安排?他们现在都很年轻,一腔热血,而且干这一行确实有成就感,所以能够全身心地去收集情报线索。但几年之后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时候都要成家立业,肯定不可能再像现在这么投入,甚至可能会改行跳槽。”

张宇航没想到领导会说这些,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主任,您是说从工作角度出发,当然是越专业越好。但从管理的角度出发,有时候太专业了也不好?”

“能想象到小韩对他们肯定是倾囊相授,不然中队成立不到两个月,也不可能干出这么多成绩。但特情工作具有一定特殊性,我们必须考虑长远点。”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想收集各类情报线索,首先要了解各类违法犯罪行为。

再加上一系列培训和实战,会让特情中队的辅警变得越来越有经验,熟悉公安机关的办案程序,了解办案民警的办案手法,精通侦查和反侦查。

要是让这样的人将来流入社会,他们万一经不住诱惑走上犯罪道路,那绝对是一件可怕的事。

再想到组织民警学习一些警务技能时,都不会发教材,甚至不许做记录,张宇航意识到领导的担心有一定道理。

“刘主任,我觉得不管做什么都不能矫枉过正。再说特情中队本就没几个人,只要思想工作做到位,今后的管理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

张宇航想了想,接着道:“至于那些特情将来怎么安排也不难解决,我们完全可以把特情中队当作一个培训班,先让韩昕带着他们干几年,等他们成家立业了,再委以重任,把他们调到基层所队担任辅警班长,加强基层所队收集情报线索的力量。”

刘主任点点头:“嗯,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二人正聊着工作,陈长俊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张宇航连忙找了借口回避,刘主任把陈长俊叫进办公室,带上门问:“怎么回事?”

“我……我平时不够注意,我……”

“我什么我,到底不够注意什么?”

“不注意影响,刘主任,我错了,我检讨。”

“什么不注意影响!”刘主任急了,一脸恨铁不成钢。

陈长俊从来没想过竟有被纪检找去谈话的这一天,苦着脸道:“刘主任,我要向张主任学习,以后不抽烟了,从今天开始戒。”

刘主任哭笑不得地问:“你抽烟被纪委督察逮着了?”

“我平时挺注意的,在办公室和指挥大厅从来没抽过烟,只要穿警服肯定不会在公共场所抽,可能有人举报了,说我抽烟,说我抽的还都是好烟。”

“那你到底有没有抽,究竟抽的是什么烟?”

“抽了,抽的是好烟。”

“有多好?”

“有时候抽软中,有时候抽……”

刘主任知道“雷公”为什么找他谈话了,冷冷地问:“烟是从哪儿来的?”

陈长俊深吸口气,忐忑地说:“刚开始的烟是女婿送的,有吃饭时人家给的。抽习惯了,换的话怕人家笑话,抽没了就自个儿买。”

刘主任追问道:“吃什么饭?”

“就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平时亲朋好友聚会,桌上都搁几盒烟。”

“就这些?”

“就这些,刘主任,我什么的人您最清楚,我怎么可能受贿,借我几个胆也不敢。”

这个情况具有一定普遍性,许多抽烟的民警掏出来的都是好烟。

这个影响也确实不好,你多少钱一个月工资,要不要养家糊口,说是自己掏钱买的,群众相信吗?

刘主任基本搞清了来龙去脉,阴沉着脸问:“纪检那边怎么说?”

“深刻检讨。”

“你打算怎么检讨?”

“写检查,戒烟。”陈长俊偷看了领导一眼,又小心翼翼地说:“以后不参加饭局了,谁喊都不去。”

“知道就好,回去慢慢检讨吧。”

“雷公”都找他谈话了,刘主任不好再说什么。

刚把他打发走,正窝着一肚子火,张宇航竟去而复返。

“宇航,什么事?”

“刚收到一个消息,市纪委监委第四监督检查室刚去车管所,带走一个民警、三个辅警和第三人民医院派驻在车管所的医生。”张宇航深吸口气,接着道:“驾考中心也有两个民警被叫去协助调查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刘主任下意识站起身:“徐市长和钱书记知道吗?”

张宇航深吸口气,低声道:“钱书记刚接到市纪委监委的通报,正准备向徐市长汇报,徐市长正在市里开会,手机可能开了静音,没打通。”

“这算什么事啊,看来整顿教育还不够深入!”

“我打算组织办公室民警加强学习,从今天开始,每天下班之后学习两个小时。”

“不但要组织民警学习,辅警一样要学习。”

“是!”

……

韩昕不知道因为自己“刀刃向内”,市局办公室的民警辅警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加班学习,要写学习心得,甚至要自查自纠,正忙着接待步行来公司调研的市纪委关副书记和党风政风室胡主任。

王支从首都回来了,但作为专案组副组长,她不能擅离职守,只能让政委刘淳辉赶过来作陪。

作为特勤中队的第一政治指导员和副中队长,王晓慧和姜立民不但要来,而且要汇报工作。

看了一会儿两个特勤协助第四监督检查室纪检干部分别去车管所和驾考中心找相关人员调查的实时视频,听了一会儿汇报,关书记对韩昕和中队的工作很满意。

“小韩,你们局领导要是知道你吃里扒外,一定不会高兴。”关书记坐到沙发上,端起茶杯打趣道。

他与其说是来调研的,不如说是来串门的,很随意,根本不像领导。

韩昕咧嘴笑道:“报告关书记,我们这儿分的很清,队员们的口风也很严,什么时候协助王姐和立民工作,到底做了些什么,需要严格保密。别说局领导了,连我们王支都不知道。”

王晓慧知道领导跟坑货的关系不一般,胆子也比之前大了,禁不住补充道:“关书记,胡主任,特勤培训的第一课就是保密纪律。协助我们工作,需要对公安保密。协助公安局的各办案单位侦查,一样会对我们保密。”

“对公安保密,他不就是公安么!”关书记指指韩昕,又忍不住笑了。

“关书记,胡主任,我是公安,但我跟别的民警不一样,我是专门协助纪委监委工作的特勤中队长,虽然不像刘政委属于派驻在市局的纪检干部,但也差不了太多。”

“这么说我们是自己人?”

“当然了,要不是您,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工作呢。”

刘淳辉很清楚部下接下来要说什么,不失时机地来了句:“关书记,胡主任,小韩对您二位别提有多尊重了。只要是纪委交办的工作,他从来没二话。在队伍管理上同样如此,不然也不会主动请晓慧同志兼中队第一政治指导员。”

小伙子终于开窍了,关书记很满意。

他放下茶杯,回头看了看办公桌上的那几台电脑显示器:“小韩,其实用不着搞这么麻烦,直接调过来多好,纪委需要办案人员,一样需要像你这样经验丰富的侦查员。”

胡主任深以为然:“我看行,可以调到我们党风政风室,也可以调到留置管理中心。”

调过去就成纯干活的了,一点地位都没有。

韩昕才不会上这个当,连忙道:“感谢二位领导关心,但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毕竟队伍只有经过反复锻炼才能形成战斗力。事实上也只有加挂市局指挥中心特情中队的牌子,我们的特勤队员才有各种锻炼的机会。”

关书记知道他是“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知道他不愿意调到纪委,刚才只是跟他开玩笑。

见他给出了一个听上去有一定道理的借口,若无其事地说:“既然你觉得现在这样挺好,那就继续两头跑吧。至于搬家的事,我认为没必要。不就是这两间办公室的租金嘛,胡主任,你想办法解决下。”

胡主任越来越喜欢这支很听话也很能干的辅助力量,一口答应道:“没问题。”

领导看样子想打道回府,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韩昕感谢了一句,趁热打铁地说:“关书记,胡主任,还有个情况我差点忘了汇报。”

“什么情况?”

“这两个月我们收集了几条线索,协助刑警支队、禁毒支队和经侦支队办了几起案件,其中一起涉案金额比较大。局领导对我们中队的工作很满意,破天荒地打算给我们两个事业编,一个管理岗,一个工勤岗。”

“这是好事。”关书记笑道。

韩昕苦笑道:“确实是好事,但直到现在我都没敢告诉队员们,一是僧多粥少,给谁解决不给谁解决的,比较头疼。二是担心队员们知道之后,在今后的工作中会分不清主次。”

生怕领导听不出部下的言外之意,刘淳辉补充道:“能解决编制,哪怕是工勤编制,对队员而言都是最好激励。”

关书记乐了,笑看着韩昕道:“小韩,看来你已经进入大队长的角色了,知道为部下考虑,知道怎么鼓舞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

韩昕无奈地说:“关书记,如果局里不给这两个事业编制,我肯定不会跟您和胡主任开这个口。现在局里决定给了,我要是不跟您二位开口,不帮着争取,真会影响接下来的工作。”

见部下看向自己,刘淳辉只能硬着头皮道:“给市局干活有盼头,协助纪委工作没盼头,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关书记,胡主任,作为中队长,小韩确实要考虑到队伍的士气,要考虑到一个平衡。”

“淳辉同志,你们这是合伙给我下套?”

“怎么可能……”

如果小伙子提的是别的困难,关书记立马就能帮着解决。

但这不是别的困难,而是两个事业编制!

不过小伙子给出的理由够充分,他们同时给两家干活,这家对他们比那家对他们好,他手下的那些特勤以后肯定会向着对他们好的那家。

再想到两个事业编对纪委而言不难解决,事实上监委刚挂牌成立时甚至考虑过给所有看护人员解决编制,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能落实。

更重要的是,特勤中队确实干出了点成绩。

他权衡了一番,放下茶杯笑道:“小韩,这件事我现在答应不了你,但回去之后我会研究研究。小王,你不是兼特勤中队第一政治指导员吗,回头整理份材料。”

王晓慧急忙道:“是。”

“谢谢关书记。”领导这么说意味着有希望,就算解决不了两个,解决一个应该没问题,韩昕乐得心花怒放。

……

ps:感冒难受,头疼的厉害,今天只有一章。

本文标签:

上一篇:小东西你里面都是水: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

下一篇:小东西又想要了是不是视频:小东西才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