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爸爸你的技术太好了

2021-11-21 21:48: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高典的进步,总是出乎意料的。魏巧依心里感慨一句。忽然,她想起一件事,“对了,二级面点师考试要开始了,你准备的怎么样?”高典闻言一怔,他完全没有关注这些。“我要

高典的进步,总是出乎意料的。

魏巧依心里感慨一句。

忽然,她想起一件事,“对了,二级面点师考试要开始了,你准备的怎么样?”

高典闻言一怔,他完全没有关注这些。

“我要去考试吗?”高典问到。

魏巧依皱眉道:“你不想去考试?”

高典点了点头。

他如今的水准,已经达到了一级面点师的程度,虽然名义上他仍然是三级面点师。

可是这个面点师的等级,高典并不是很在意。

是三级面点师还是一级面点师,他还不是自己当老板。

魏巧依看了眼高典说到:“我们出去坐着说吧。”

高典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跟着魏巧依走出去。

两人面对面坐着,魏巧依的表情说不出的严肃。

“你是不是不打算去考试?”魏巧依再次问道。

高典说:“确实有这个想法,说实话,今天要不是你提起来,我估计都忘了这件事。”

魏巧依看了眼店铺,问到:“你打算一辈子就守着这家店?”

高典摇头道:“怎么可能!这只是我前期发展的一步,我打算等赚到钱,就去开一家大一些的饭店。”

小饭店赚钱的能力,还是太有限了。

别的不说,就高典忙碌一天,也接待不了太多的客人,那能赚多少钱?

高典想要改善自己以及父母的生活,单单靠着这家店铺,是很困难的。

所以,高典后面肯定会换成大一些的店铺。

他也想一步到位,可惜实力不允许。

魏巧依说到:“你既然以后想要扩大经营,那这考试就必须要去参加了。”

高典问到:“为什么?”

“你认为厨师等级有用吗?”魏巧依反问道。

“肯定有用啊,毕竟二级面点师和一级面点赚的钱不一样。”高典说。

魏巧依说到:“面点师的等级,其实是很重要的,你说的只是其中之一。”

说到这里,魏巧依停顿一下,整理思绪之后,继续说道:“面点师的等级,其实是对面点师水平的官方认证。

通过面点师等级,大家就能知道你是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众所周知,一级面点师肯定比二级面点师厉害,像你其实也已经达到了一级面点师的水平,只是你还没有取得官方的认证。

你以后想要开更大的店铺,那么你就必须要更高的面点师等级。这是一块招牌,能够直观的告诉顾客,你的水平处于什么层次。

比如说你成了特一级面点师,那么这个招牌打出去,肯定比你是一级面点师更受欢迎。

你现在有着一级面点师的水平,但是没有通过一级面点师的考试。你说你有这个水平,多少人能信?”

听到魏巧依的解释,高典有些恍然,其实他的想法错了。

他觉得,我有了一级面点师的水平,厨师等级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但其实很重要!

厨师等级就是一块招牌,告诉别人你有多厉害,而这个厉害不是自封的,而是官方认证的。

藏拙,并没有任何意义。

高典长长出了口气,说到:“我明白了,二级面点师考试,我会去参加。”

现在,高典的想法不同了,之前他是不想参加,觉得无所谓。

现在他恨不得二级面点师考试和一级面点师考试挨在一起,他一次性全部通过才好。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嗯嗯,你能想明白就行,面点师考试,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下。”魏巧依说到。

“嗯。”高典应了一声。

魏巧依看了看时间,起身道:“好了,时间也不早,我该回家了。”

“我送你吧。”高典说到。

“不用,真的,好了,明天见。”魏巧依挥了挥手。

“明天见。”高典说。

魏巧依提着行李,推开门走出去。

高典打开手机,查找二级面点师考试报名的链接。

之前他晃了一眼,不过当时没太在意,所以也就没管。

报名成功。

高典松了口气,还好魏巧依及时提醒,再过两天,就不能报名了,到时候自己要考试,就得到明年。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很迟了,他也不准备继续练习,收拾厨房后,高典便回去了。

…………

第二天。

魏巧依早起来开门的时候,只见高典已经开始营业了。

早上的客人很多,都已经开始排队了。

这些日子,高典的店铺在这周围也算是出了名。

很多人都知道这里的面点好吃,就是品种有些少,还不能想吃什么吃什么,而是老板今天做什么才能吃什么。

这并不能够阻挡众人的热情,早上走这里过的人,都会来买上两三个包子或者馒头。

高典每天也会尽量多准备一些,让更多的人能够买到,但是能力有限,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典心铺招聘启事高典已经贴了出去,这两天也有人来咨询,不过最后都没有留下来。

招聘和应聘,本来就是双向选择,而高典希望招聘到的是那种勤快人,而不是好吃懒做的人。

毕竟他若是招聘到人之后,接下来他的主要精力就会放在厨房,而其他的活,应该就是招聘来的那人做。

所以,不勤快是不行的。

很快,高典准备的包子,已经被一扫而空。

对于后面来的人,高典只能说一声抱歉。

大家虽然失望,不过也只能接受。

这家店就是这样的,很快就会被抢没。可能因为越是不容易抢到的越是珍贵的缘故吧,大家对于典心铺典心铺趋之如骛。

等人群散去,魏巧依走过来说到:“呀!都已经卖没了?”

高典说到:“包子没有了,不过今天有拉面,要吃吗?”

魏巧依笑道:“可以啊!你等我一下,我去关个门。”

高典也说到:“正好,我去做面去。”

不一会儿,魏巧依来到店里,这时候店里没有客人。

时间太早了,包子都已经卖完了。

很快,高典端出来两碗拉面,是红汤的。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天。

“我看你外面贴着招聘启事,你是打算招人?”魏巧依问到。

“是啊,我现在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了,得招个人来。”高典苦笑着说到。

魏巧依吃了一口面条,说:“要不我帮你找找?”

高典闻言,沉吟一会儿,说到:“也行,现在招个人太难了。”

魏巧依笑道:“是挺难的,所以我都不招人。”

“不一样。”高典摇头说。

他和魏巧依确实不一样,两人的目的就不同。

魏巧依开店,更多是玩票性质,她本身不缺钱,开店赚的那钱,可能还不够她零用。

所以,魏巧依开店其实是很佛系的,看心情开门,看心情关门。之前一关门就是半个月,哪家开店赚钱的,一关门就半个月啊?

真要是那样做,估计顾客都跑没了。

店里就她一个,忙不过来就不忙。

而高典不一样,他开店是真的为了赚钱,没有其他的目的。

所以,高典需要尽量接待客人,只有多接待客人,才能赚很多的钱。

高典不敢轻易休息,忙不过来请人也得忙。

魏巧依没说什么,她知道两人的目的不同。

“对了,你招的人,有什么要求?”魏巧依问到。

高典摸着下巴,“要求的话……勤快能吃苦。”

魏巧依失笑道:“这可不好找的。”

高典说:“先找着看吧,总不能招一个很懒的人来吧,我那样怕是得不偿失。”

“也是,行,那我帮你留意一下。”魏巧依点头道。

“谢谢了。”高典说。

“不用,这不我还吃你面嘛,也算是抵了面钱。”魏巧依笑着说到。

高典闻言,也笑了起来,没有再说谢什么的。

魏巧依吃完早饭,就起身离开,高典也要继续忙自己的。

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比如准备汤底,准备拉面的面团等等。

临近中午的时候,客人陆陆续续前来。

…………

忙碌过中午这一阵之后,高典走出厨房坐着,看着还有一大堆没洗的碗,他暂时也不想去洗了。

先休息一下再说吧。

这时候,店里是难得的空档期,店里没有客人来。

高典刚刚拿出手机,正准备刷一会儿视频,忽然听到有人进来。

他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孩站在门口,他双手捏着衣角,一脸怯懦的模样。

“你好,请问你想吃什么?”高典问到。

此刻他虽然腰酸背痛,很想休息,可是有客人前来,也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谁知那男孩一听,连忙摇头道:“不是!我不是来吃饭的。”

闻言,高典好奇的询问:“你不是来吃饭,那你是来做什么?”

男孩低头说到:“我……我是来应聘的。”

“应聘?”高典着实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这男孩的年纪看起来,应该正是读书的年纪,这个年纪来应什么聘?

“你多大了?”高典问。

男孩闻言,急忙说到:“我已经满十八了,这是我的身份证,不信您看。”

听到这话,高典的皱起眉头。

十八岁,应该正是读书的年纪,这个时候出来工作?

他接过男孩的身份证,看了看身份证上面的信息。

男孩名叫闫森,从身份证上面看,确实已经十八岁了,而且还是十天前过的十八岁生日。

看完之后,高典把身份证还给闫森。

“你这么小就出来工作?”高典问到。

闫森低下头,说到:“我想早点出来工作,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

高典盯着闫森看,眼神让闫森有些害怕。

不由得,闫森后退半步。

高典说到:“要工作可以,但是我这里工作的话,并不轻松。”

闫森急忙说到:“老板您放心,我能吃苦的。”

高典又问了一遍,“你确定要在这里工作?”

闫森连连点头,他去过很多地方,这里是唯一要他的。

高典沉吟一下,说到:“这样,你今天下午先试半天,如果试过之后,如果我觉得可以的话,就把你留下来。先说好,在我这里工作,必须要勤快,店里要随时保持干净。”

闫森疯狂点头道:“老板您放心吧!我可以的!”

高典应了声,说到:“你随便坐吧。”

闫森小心翼翼的坐在凳子上,只坐了半边屁股。

高典低头玩着手机,心思却并没有在手机上面。

他有些想不通,闫森这个年纪为什么要出来工作。

按理来说,就算他学习不行,也可以去职业学校学一门手艺。

这么早出来找工作……

高典想到几个可能性,不过他也不确定。

至于留不留闫森的问题,高典暂时也不知道。

还是那句话,他需要勤快能吃苦的,现在还不知道闫森符不符合要求。

高典在这里看着手机,另一旁的闫森却有些坐立不安。

忽然,他看见那一堆还没有洗的碗,不由站起身来,朝着那边走过去。

高典也没有注意,他正在思索着。

不一会儿,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把高典从思绪中拉出来。

他抬头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闫森正蹲在那里洗碗。

高典有些诧异,不过也没有说什么,随他去了。

没多久,闫森把碗洗了,又那些拖把出来拖地,把桌子这些重新抹了一遍。

他干活的时候,动作有些生疏,看起来并不像是经常干活的样子。

高典也没有去阻止,任由闫森干活,心里却已经有些认同闫森了。

若不是因为闫森的年纪,高典恐怕现在就可以拍板留下闫森。

十八岁……高典觉得应该在学习里的年纪。

很快,高典便下定决心,他并非闫森,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也许在他看来,闫森现在应该待在学校学习,不应该出来工作。

但这样就是真的好吗?也许闫森更需要这份工作呢。

高典决定,把决定权交到闫森的手上,要不要留下来,由他自己决定。

闫森的到来,让高典轻松了不少,至少一些打扫卫生的活,不用他去做了。

时间慢慢过去,有客人前来,高典招呼了一句,便去厨房里忙碌去。

过了一会儿,高典把闫森叫到厨房里,简单和他说了几句关于招呼客人的事。

然后就让闫森一个人出去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你:我把你c哭好不好

下一篇:我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把这小东西夹好去上班吧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