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逛超市突然被打开遥控器

2021-11-22 19:17: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固定的【春晚结束曲目】。每一年的春晚,最后一首歌都是不会重复的。确切的说,是从来就没有哪两届春晚,又任何一首歌曲重复过。同一首歌,不存在反复上春晚的可

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固定的【春晚结束曲目】。

每一年的春晚,最后一首歌都是不会重复的。

确切的说,是从来就没有哪两届春晚,又任何一首歌曲重复过。

同一首歌,不存在反复上春晚的可能性,没有这样子的先例出现过。

但骆墨心中知道有一首歌,在地球上春晚中的地位与意义是超凡的。

这首歌登上春晚的次数极其吓人。

要想数得省力些,不如别去数它上过几次,而该去数没上几次。

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如果在观看春晚时没听到这首歌,总感觉会怪怪的,空落落的。

当然,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也是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

可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说,这都是一首极其适合作为春晚结束曲的歌。

许初静出道至今也已上过数次春晚,但结束曲还没唱过。

这类型的歌,不管是词,还是曲,都要符合情境要求,要适合作为收尾曲。

她专辑里的所有歌,无疑都是不符合情境的。

但骆墨既然说了,肯定有自己的把握。

而且要知道,最后一首歌,总是给人一种很特殊的感觉,意义是不一样的。

“我到时候把词曲发你,你录一个小样,然后发给钱导听一下?”骆墨提议道。

“好。”许初静点了点头。

骆墨想让她试试,那她就照做。

在答应了这件事后,她还是不忘提醒道:“你自己的歌,要抓紧点了。”

“你是今年刚出道的新人,出道第一年就有在春晚单独演唱的机会,你不要应付了事。”许初静叮嘱道。

“那哪能啊。”骆墨摆了摆手。

他懂许初静的意思,是担心自己把心思都花在她的歌上,导致自己的作品没有好好准备。

“第一次上春晚,对我来说也很有纪念意义,所以……..”他看着许初静,眨了眨眼道:“我准备放个大招!”

“喔!?大招?”关飞一下子就好奇起来。

丁小余也在一旁抬起头来,小耳朵竖着听。

骆墨认真的的缓慢点头,一脸严肃。

“我自己也好久没出中国风的新歌了,既然钱导希望来首中国风的,那我就搞一首。”骆墨笑着道。

他一说会搞一首中国风的新歌,许初静立刻就放下心来。

毕竟歌坛里都在说着:“中国风,还得看祖师爷!”

………

………

数日后,京城,某四合院内。

已经年纪不小的钱青云起得很早。

他晒了会冬日的暖阳,然后带着自己笼中小鸟,去胡同里遛了个弯儿。

遛弯结束后,其实也才七点半。

回到家中后,钱青云就换了身衣服,司机已经来接他了。

说真的,钱青云并不想二次执导春晚。

“当春晚导演,就是给人骂的。”钱青云在心中想着。

这句话,他已经和很多友人抱怨过了。

执导春晚,的确是荣誉,可他……..还需要什么荣誉来证明自己吗?

更何况这都执导过一轮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大年初一,不!是大年三十开始,就有一项娱乐节目,叫:大家一起喷春晚。

以前的春晚,大家都是开开心心看,很多歌曲、小品之类的,更是屡屡封神,成就经典,能让很多草根直接一夜爆红。

可现在呢,就没一年不挨骂的!

钱青云上次执导春晚,其实也足够用心了。

口碑虽然比前面几届都要好,但还是被网友们一通喷。

这让钱导无比烦闷。

大过年的,他一把年纪了,也没法回家吃年夜饭,要忙前忙后的一直忙。

整个除夕夜都在忙就算了,年初一还要听大家骂。

“过年的兴致都没了!”钱青云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烦。

而比执导春晚更难的,那就是二次执导。

那些先前觉得你搞得真垃圾的人,会带着偏见。

那些觉得你搞得还不错的人,也会将两场春晚进行对比,会有更高的要求。

惨,钱导实惨!

钱青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多搞出几个高光作品!”

这年头,营销号每年都蹲点编春晚的段子,编排春晚在所难免。

要想口碑好,要想骂声少,最可取的就是多几个大家交口称赞的顶尖节目。

所以,他在歌曲,小品,舞蹈等多类节目中,不求样样都好,只求有几个好的特别突出的!

所以,他才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骆墨。

国庆晚会上的合作很愉快,取得的成绩也很不赖。

“春节的时候来一首中国风的歌,多应景啊。”钱青云心想。

如今彩排时间将近,骆墨已经把歌曲小样给发过来了。

同时,他还告知了钱青云,许初静的那首歌,词曲也出自他手。

这让对于二人的“绯闻”有所耳闻的钱导,都在心中嘀咕着:“这俩人该不会真在谈恋爱吧?”

“歌坛天后,和歌坛新秀……..挺好的电影题材啊。”钱青云的职业病开始犯了,开始琢磨起了电影里的人设。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他工作的地方,他的几位得力助手也早早地到了。

嗯,和上次执导春晚,是同一批助手。

不同的是,里头好几个人的头发更少了。

今天,他们的任务就是把那些已经报上来的节目,给大致过一遍。

这也算是初审了。

如果初审都过不了,彩排也就没必要了。

“老规矩,先把歌曲类的给过了。”钱青云吩咐道。

“好。”一个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然后开始鼓捣起了设备。

等到他把设备都弄好后,大家就坐在屋子里开始听歌。

一首接一首,一首接一首……..

其中,老歌与新歌大概对半开。

老歌选的都是近期比较火的,比较正向的歌曲。

但既然是市场上已经发行的老歌,肯定不会有多少心意。哪怕把编曲给重新改一下,也不会改动太大的。

老歌的意义就在于共鸣,在于大家能跟着唱。如果进行大改造,那还不如直接整一首新歌。

歌曲不断播放着,钱青云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都说歌坛在走下坡路,我一个拍电影的倒也不懂歌,小刘,李敢,你们两个是专业的,说一说。”钱青云道。

小刘和李敢对视一眼,然后也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不是说这些歌很差,而是不能带来任何惊喜。

钱青云道:“下一首歌是谁的?”

他已经越来越没耐心了。

“是骆墨的。”小刘道。

钱青云:耐心值+1+1+1………

“骆墨的啊。”他说了一声,然后示意赶紧放。

“对了,声音开大些。”钱导还不忘道。

虽说发来的是歌曲小样,可完整性已经不低了。

钱青云从头听到尾,个人是很喜欢这首歌的。

他并非懂音乐的人,所以对于歌曲好与坏的概念就是好听不好听,词曲是否优美。

可当他抬头看向小刘和李敢时,只见这两位脸上带着惊诧,眼神里透露出了敬佩与难以置信。

“点评一下。”钱青云立刻道。

“不敢点评。”李敢说话比较直。

小刘也跟着点了点头,道:“中国风鼻祖不愧是中国风鼻祖,他这首歌绝对可以又一次告诉观众们,中国风是包罗万象的,有着无数的东西都可以写成歌。”

钱青云点了点头,这首歌让他这个导演最惊喜的地方时,由于歌曲主题的特殊性,导致整个舞台的舞美特别好做。

他听歌的时候就沉思了一下,已经大概想好了舞美该怎么弄,特效该怎么搞。

钱青云觉得,百分百能给观众带来莫大的惊喜!

要知道,由于是首次上春晚,所以骆墨可是拿出了杀手锏之一的歌。

“很好,下一首歌是谁的?”钱青云问道。

“许初静的。”小刘道。

钱青云点了点头,眼神里流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众人的目光立刻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钱导笑着开口道:“骆墨跟我说,他给许初静写这首歌,是以春晚结束曲的形式来写的。”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

都是春晚的团队要求歌手在哪个时间段唱歌,还头回遇到有歌手主动提出建议,而且还是意义非同一般的结束曲!

此时,坐在这里的人想法不一。

钱青云倒是挺无所谓的,毕竟与其从一堆风格迥异的歌里挑一首作为结束曲,还不如专门定制一首。

骆墨既然这么说了,想必这首歌的风格应该是合适的。

那就听听看呗!

钱青云把目光落向资料表格上。

这首由许初静演唱,由骆墨作词作曲的歌,叫《难忘今宵》。

“光从歌名来看,就挺适合当结束曲的啊。”钱青云忍不住在心中道。

《难忘今宵》,春晚有史以来的最强神曲。

自1984年此曲诞生以来,只有寥寥几届春晚,没有拿此曲作为结束曲。

网友戏称其为:春晚最强钉子户。

如果哪年春晚没以这首歌收尾,还会觉得不习惯。

像2003年时,春晚团队就开始进行过结束曲的征集,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收到了2000多首应征作品,但最后定下来的曲目,还是——《难忘今宵》!

这首由李谷一老师演唱的作品,意义非凡。

而像李谷一老师这类人,我们一般不称其为歌手,而是称其为........

——歌唱家!

本文标签:

上一篇:在办公室捡到老师的遥控器: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下一篇: 我一按遥控器老师就抖个不停:遥控器之精神控制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