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写作业的时候插着一个笔:把它含着写作业

2021-11-22 19:30: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真的没关系吗?被2900多名囚犯唾弃,站在这恶臭熏天的猪圈里,被神代士兵看猴子一样戏谑着,真的没关系吗?庆尘自问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心脏,但他要开始学着去理解。理解这人世间的困苦。

真的没关系吗?

被2900多名囚犯唾弃,站在这恶臭熏天的猪圈里,被神代士兵看猴子一样戏谑着,真的没关系吗?

庆尘自问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心脏,但他要开始学着去理解。

理解这人世间的困苦。


在洛城外国语学校的时候,很多学生会觉得庆尘很苦,要自己赚学费,赚生活费。理解小人物的无奈。

但现在想想,那点困苦跟如今又算得了什么?

就算在18号监狱里,还未成为骑士的那段时光,他所经历的也远不及今日的万分之一。

过去的苦难,是李叔同帮他解开心结走出来的,现在该他自己走了。

神代云直看向那些囚犯,很满意囚犯们最终都屈服于食物的诱惑之下,他笑着对神代士兵们说道:“让他们再搬一小时的石头,晚上给2921人发2900根合成蛋白棒。”

他毁约了,说好的今天不用再做苦力,一人一根蛋白棒,但是他可以随意修改自己说过的话。。

神代云直仿佛是在刻意的宣告着。

这座a02秘密军事基地里,最终解释权归他所有。

囚犯们麻木的低头,没人去对神代云直怒目相向,庆尘知道,这些人几十年来应该常常都在面对这种情况。

反对与抱怨都会换来一顿毒打。

神代云直来到庆尘面前,笑着说道:“讽刺吗,那些曾经宣誓效忠庆氏的人,现在却为了一口吃的唾弃你。你知道吗,庆牧就是为了这群人能继续活着,才没有自杀。”

庆尘笑道:“你妈死了。”

神代云直神情一滞。

他以为庆尘会给他说庆氏的信仰,会给他说庆氏情报人员的坚持,结果没想到迎来的是一句最粗俗的谩骂。

庆尘继续说道:“你如果觉得自己能有能力让我屈服,那就来试试。当我知道你不能杀我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的结局了。我准备好迎接那一天了,你准备好了吗?”

既然神代不会杀他,那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是在这里困苦一辈子。

既然如此,何必屈服?

神代云直转身就走:“放心,你被困在这里的时间会很长,我们可以慢慢玩。”

说完,他又对士兵说道:“先给我饿他三天三夜,然后把猪食喂给他,看到时候他还有没有这么硬气。”

夜幕降临。

庆尘看见囚犯们在神代士兵组织下,缓缓朝监区走去。

夜色之下,有过半的囚犯排成一列,后面的人将双臂搭在了前面之人的肩膀上,像是小时候玩的开火车游戏。

后面的那些人,双眼没有焦距,宛如盲人。

庆尘怔了一下,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是因为囚犯们长期没有摄入足够的营养,已经得了夜盲症。

他们必须由视力完好的人引导着,这样才能在夜色下回到监区营房。

庆尘打量着这些囚犯,衣服是薄薄的一个化纤冬衣,脚下也只是一双单薄的胶鞋。

许多人脚踝被冻的浮肿,肿胀的脚勉强塞在原本的鞋子里,看起来格外的别扭。

庆尘坐在猪圈的淤泥里,看向空空如也的石槽,他拍了拍某头黑猪:“你们真是倒霉,还得被我连累着饿上三天。”

囚犯们听了一阵沉默,有一个因为偷窃高种姓车辆的囚犯小声嘀咕道:“这人是不是有点毛病,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猪?!”

他身后有人提醒道:“噤声。”

苦寒之地的夜晚格外寒冷,零下30度的气温,让庆尘感觉自己像是被冻在了淤泥里一样。

这个温度杀不死一个c级高手,只会带来痛苦。

他认真的感受着这一切,将自己所经历的,都记在脑海之中。

过去,他会想要将痛苦的经历封藏起来,现在,他却想感受的更加深刻一些。

甚至那些曾经的苦难,都被他拿出来一一检视。

……

……

第二天清晨。

囚犯们像是羔羊一样被驱赶到山石场。

所有人一边劳动,一边时不时的看向庆尘那边。

他们发现,那少年坐在猪圈里,头发与眉毛上都挂着冰霜。

所有人都知道这里的夜晚有多难熬,尤其是庆尘衣服还曾被唾液打湿,且没有吃任何东西。

这时,一艘浮空飞艇驶来,从上面下来了几名穿着军装的文职军官,手里还拿着拍摄设备。

囚犯们知道,这是要将庆尘的狼狈记录下来,散播出去摧毁庆氏情报人员的士气。

此前,神代财团被庆尘逼的必须交还庆牧,又被庆尘搞的情报同盟破裂,这些事情已经成为了情报界的笑柄。

如今,神代财团抓住了庆尘,并让他重蹈庆牧的覆辙,便是最讽刺的反击。

军官架好了设备,对准狼狈的庆尘聚焦着。

有人想要靠近过去拍特写,却见一名a02基地的神代士兵犹豫了一下,拦住了他们:“别太靠近,危险。”

文职军官们愣了一下,他们看看士兵,又看看猪圈里困顿且狼狈的庆尘,他们不理解这危险从何而来。

然而当这些神代财团的军官站在猪圈准备拍照时,所有囚犯都看到庆尘顶着沉重的镣铐站起身来。

镣铐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庆尘身上被冻住的衣服,发出冰碴撕裂的声音,就像是一条冬季里被冻住的毛巾,被人使劲揉搓。

这时,所有人都发现,那负责看管庆尘的神代士兵,竟下意识的向后面退了一步。

但士兵很快反应过来,对方手上已经全部戴上镣铐,抬都抬不起来,根本没能力再伤人了。

他调整了一下表情,对文职军官们说道:“可以拍照了,尽快。”

文职军官们举起照相机,却愕然看到镜头里,那少年竟缓缓抬起右臂。

沉重的镣铐让他手臂肌肉都开始颤抖,那单手重达800公斤、用来束缚b级高手的合金镣铐,让人仅仅看着便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囚犯们默默的看着,他们看到那少年一点一点抬起手臂。

然后灿烂的笑着用右手比了个v字。

“给生活比个耶!”庆尘说道。

文职军官们愣住了,他们是来拍摄庆尘有多狼狈的,可此时此刻对方哪里有狼狈的模样?

文职军官气急败坏的对士兵说道:“你们长官通知我们过来拍摄,结果你们都还没搞定他,我们怎么拍?神代云直在哪呢?”

神代云直带着十多名军官从远处军营走来,他冷声道:“什么时候,躲在后方的文职也能对我大呼小叫了?”

文职军官气势一滞,他含糊着说道:“上面要求七天之内把宣传资料拍好,你自己看着办吧。”

神代云直皱起眉头,他说道:“你们在军营里住三天,三天之后就可以了。少尉,你带着他们去荒野里打打猎,吃点野味,这是他们在外面尝不到的。”

他身边一名军官点头:“明白。”

“行,这是你说的,等你三天,”文职军官们拿着设备,跟着那名少尉走了。

庆尘放下手臂笑道:“喂,我怎么觉得你在神代的处境不是很好啊,文职在你面前都这么豪横,要不然你投靠庆氏吧,去我在pca的办公室里刷刷厕所,我保你一生平安。”

神代云直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囚犯们说道:“停下手里的活,一人拿一块石头砸他。跟昨天一样,砸他的人有合成蛋白棒吃,少一个人砸他,所有人连饭都没得吃。谁丢的力气小了,就给他一鞭子。”

接着,神代云合又低声说道:“不要让人真的把他砸死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一名因为勾搭高种姓女人而被带来这里的囚犯,拿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跑过来,朝庆尘脑袋上丢去。

庆尘只是脑袋一偏便躲了过去。

但被镣铐限制着行动,一个他还能躲过去,两千多个是根本没法躲的。

一名又一名囚犯走到猪圈外面,丢出石头。

庆尘除了脸上没伤,浑身各处都伤痕累累。

庆氏的情报人员走到跟前,他们拿着石头犹豫着,饶是身旁的士兵用鞭子抽,他们也没有将石头丢出来。

眼瞅着那些人背上被抽的鲜血淋漓。

庆尘平静说道:“没关系的。”

又是这四个字。

庆氏的情报人员们最终还是将石头丢了出来,砸在庆尘身上砰砰作响,将庆尘身上的伤口又砸的裂开。

鲜血顺着衣服混入泥土,黑猪们被吓的再次躲在角落。

没人说话,庆尘也没再说话。

待到所有囚犯走后,他倒吸着冷气坐在猪圈里,囚犯都是常年吃不饱饭的,扔石头都没什么力气。

但被两千多人捶上一拳,饶是他如今的实力境界也痛入骨髓。

第三天清晨。

所有囚犯从监区里走出来劳作时,第一时间便是看向猪圈,想要看看那个少年死了没有。

可下一幕让所有人愣住了。

只见那原本透风的猪圈周围,竟被那少年用昨天砸向自己的石头,垒起了一圈挡风的围墙。

对方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屈服,依旧用着自己的行动,展示着自己的意志。

有神代士兵疯狂的冲过去,将那碎石垒砌的围墙推倒,但庆尘神情并没有沮丧。

某一刻,庆氏的情报人员们,甚至觉得这少年看向神代士兵的眼神,有些怜悯。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能看看你的深处吗:吞下他的大东西

下一篇:男孩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在她写作业的时候弄她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