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孩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在她写作业的时候弄她

2021-11-22 19:39: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其中军事区域为6100亩,一批一批的八岐组织基因战士从这里接受最严酷的训练,然后走出去成为精锐的情报人员。剩余2000亩则是囚犯们的营区、山石场,数以百计的囚犯被押送到这里,每

其中军事区域为6100亩,一批一批的八岐组织基因战士从这里接受最严酷的训练,然后走出去成为精锐的情报人员。

剩余2000亩则是囚犯们的营区、山石场,数以百计的囚犯被押送到这里,每天只能吃着粗粮制成的窝头,连最基础的合成蛋白棒都见不到。

天空中,每12架无人机组成一个巡逻机组,总共18组在天空中巡逻着。

整个a02秘密军事基地的外围,都被高压电网包围着。

所有囚犯的后脑勺上,都有一个突起的黑色金属纽扣,嵌在肉里。

每个囚犯说话的声音,都会被记录进去,然后传输到秘密军事基地的狱警部,里面还集成了定位系统与微型炸药。

囚犯们都沉默着,因为他们稍微说错一句话,可能就会被增加新的体罚。。

刚刚有人低声说了一句“他是杀掉了一整艘高天原号上的士兵吗”,没人敢回答他。

所有囚犯之间的气氛,像是被人丢进了一枚液氮炸弹,凝固、冰冻住了。

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神代士兵将那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按在了地上,看着神代士兵的尸体被抬出。

囚犯们在这里没有任何消息来源,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少年到底是谁。

到底什么样的囚犯,能杀光了一整艘运送他的士兵,然后坦然接受自己成为阶下囚的事实。

某一刻,他们看见那个被士兵们压在冻土上少年,竟然还有空朝他们打量过来。

荷枪实弹的包围之中,二十多具尸体旁。

对方明明笑着,但凶悍之气扑面而来。

这大概是囚犯们见过反差最大的一幕画面了。

很快,少年被押送到了山石场中间,一片碎石中的简陋茅棚之下。

这山石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操场,而茅棚就在这操场中间。

所有囚犯愣住了:“那是……”

那是一个猪圈,四面透风,只有简单的几根木头,圈养着七头黑猪。

猪圈里恶臭熏天,地上黑泥一脚踩下去都会没过脚踝。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曾是关押庆牧的地方。

庆牧在这里受辱19年,十多天前才刚刚被转移走,如今又关进来了一个少年。

囚犯们的眼神变了,有人好奇,有人凝重。

这时,数十名神代士兵举着鞭子冲了过来,其中一人一鞭子抽在了某个中年囚犯脸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疤痕。

“看什么?继续搬石头!”神代士兵厉声吼道:“日落之前不搬完,都别想吃饭!”

囚犯们惊恐的做鸟兽散,回到了自己的山石旁继续搬运。

他们要从东边,将石头搬到西边,中间便会经过那个猪圈。

囚犯们相隔数米,看着神代士兵给少年带上了沉重的镣铐,那是专门给超凡者使用的镣铐,重达几十斤、数百斤不等。

一只手带上几百斤镣铐,两只手就是上千斤。

不止是手上有,连脚踝上也一样。

就算超凡者带上这种东西,想要挪动一下都得耗费全身的力气。

有人偷偷看了一眼,赫然发现神代给少年戴上的镣铐,是级别最高的,用来束缚b级基因战士的!

庆尘脚下的镣铐,还与大地相连接,那合金锁链一直扎进地底,限制着他只能待在猪圈中。

此时离得近了,囚犯们看到庆尘的第一反应便是……太年轻了。

当初庆牧被关押进来的时候,已经是31岁。

而庆尘,则比庆牧年轻了太多。

囚犯中有些人待得年头与庆牧一样久,他们心中不禁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才会导致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如庆牧一样,被关押在这猪圈里?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神代士兵在给庆尘带上左手最后的镣铐时,却突然被庆尘用臂弯卡住了脖颈。

他愤怒挣扎着,脸色越憋越红。

一旁的神代士兵用枪口戳着庆尘的脑门:“放开他!”

庆尘没有松手,只是看向周围:“开枪。”

可神代士兵们继续怒吼,却没有一个人敢开枪。

他们很清楚庆尘的重要性,对方虽然是阶下囚,但谁要不小心失手杀了对方,自己怕是也得成为这a02秘密军事基地里的囚犯。

那些囚犯有多恨他们,他们成为囚犯后的下场就有多惨。

而庆尘,早就笃定了这些人根本不敢杀自己,他平静说道:“下次要小心一点,毕竟你们只有一次机会。”

凶悍。

气焰彪炳。

哪怕成为阶下囚,哪怕被十多支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也依然面不改色。

话音刚落,咔吧一声,被他卡住的那名神代士兵,脖颈断了。

庆尘又若无其事的伸出左手,示意其他神代士兵继续给他上镣铐。

那些神代士兵吓的纷纷后退,很久后才有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将最后一只镣铐给庆尘锁上。

锁上之后,神代士兵们冲上前去对庆尘一阵拳打脚踢,但庆尘只是抱头蹲在猪圈的恶臭淤泥上,一声不吭。

抱头蹲在地下,是避免器官受到伤害的最好防护姿势,抱着头也是避免有人击打后脑造成眩晕与失去平衡。

猪圈里的七头黑猪惊吓的四处乱窜,最终只能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庆尘依旧蹲着,忍受着。

来到这里,臣服、顺从就能离开猪圈、免受体罚吗?

没用。

既然没用,那何必畏畏缩缩?

就在神代士兵对庆尘拳打脚踢之际,庆尘竟是又扛着沉重的镣铐,抱住了一名神代士兵的腿。

却见双臂肌肉骤然迸发,硬生生又拧断了一名士兵的小腿。

当那一声骨裂从猪圈里传出,许多囚犯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一个在如此恶劣环境下还如此凶狠的人,到底是从哪来的?!

囚犯队伍里,有几人看到这一幕相视一眼,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扭过头去,继续搬运自己怀里的山石。

这条搬运山石的路,他们走了十九年,早就麻木了。

而如今,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就像是在他们麻木的耳边呐喊了一声,将他们给喊醒了。

这时,一身军装的神代云直阴翳着面孔走了过来。

他抬起手臂高举握拳,所有囚犯都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抱着山石苦苦站在寒风里。

猪圈里的士兵赶忙停止殴打庆尘,走出来列队。

神代云直看向断腿的士兵哀嚎,又看了一眼被庆尘杀死的士兵尸体,牙缝里蹦出两个字:“废物。”

他转身面向囚犯们,高声说道:“或许你们之前都很好奇,那猪圈里待了十九年的庆牧去哪了?那么我来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位新囚犯,庆尘,pca联邦中情局情报一处第七组督查,本来还有可能成为pca历史上最年轻的局长。”

“在他主持工作下,从鹿岛手中交易到了神代财团重要人物,神代靖边。这位庆尘督查以神代靖边为筹码,打算接庆牧回家。可惜啊,不幸的是想要接庆牧回家的人,结果自己也成了庆牧,你们说,这是不是一个笑话?”

囚犯们愣住了。

原来,这是一个新的‘庆牧’。

神代云直笑道:“今天大家不用继续搬石头了,咱们来玩个游戏,每个人经过猪圈对他吐一口唾沫,吐过的人可以一人领一根合成蛋白棒。当然还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所有人都必须吐,少一个,其他人都会错失领蛋白棒的机会。好了,开始吧。”

囚犯们保持着寂静,但这寂静没过多久便被打破了,有人抛下石头冲到猪圈,朝庆尘吐出了唾沫。

这里的2900多名囚犯人员结构复杂,其中庆氏、李氏各自抱团,还有一批则是神代抓来的囚犯。

而最先带头吐唾沫的,也就是这群触犯了法律的囚犯。

庆尘依然蹲在地上,任由着一切苦难迎面而来,他知道神代云直要做什么,对方不光是要囚禁他,还要诛心。

对方享受玩弄人心的快感,甚至看到庆氏的人也朝庆尘吐唾沫后,表情愈发的开心。

命运仿佛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原点。

依旧是监狱,但这一次监狱里没有李叔同了,也没有壹的人道主义管理。

这才是里世界最残酷的地方,比战场的残酷更甚。

这才是里世界。

过去庆尘所接触的世界太善良了,他没有到过残酷的地方,也没有在下三区居住过。

从一开始,他过着的,就是上等人的生活,所以他可以将这一切都当做游戏。

而现在,他亲身经历着这个世界的寒冷。

囚犯中,有人犹豫着没有上前,神代云直也不管,只是笑吟吟的看着,神情变态而扭曲。

最终,吐过的人都冷冷的看着那些没吐的人。

有人冷笑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旧主?赶紧的,别耽误大家领蛋白棒!”

神代云直抬手看着手表:“最后一分钟。”

那些没吐过的人缓缓走到猪圈前,轻轻吐了几口。

他们默默的看着那个被唾液打湿了衣服的少年,抬头对他们笑着说道:“没关系的。”

囚犯们愣了一下,但大家都没说什么。

本文标签:

上一篇: 写作业的时候插着一个笔:把它含着写作业

下一篇:我错一题被学长弄一下作文:学渣被学霸压着写作业短文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