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孩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写作业的时候插着一个笔

2021-11-22 19:50: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姬童听到黄黎的话,愤怒地盯着在场所有人,阴森的说道,“我师兄并没有死,他会回来的,到时候一定会帮我们报仇的,你们的下场会比我们凄惨无数倍!”话音落下,姬童目光阴沉的大

姬童听到黄黎的话,愤怒地盯着在场所有人,阴森的说道,“我师兄并没有死,他会回来的,到时候一定会帮我们报仇的,你们的下场会比我们凄惨无数倍!”

话音落下,姬童目光阴沉的大笑起来,那笑声充满了不甘以及怨毒,甚至还有一些瘆人。

黄黎以及众多家族长听言,顿时心里泛起了嘀咕,虽然他们不相信姬童的话,但是却不能不想,如果叶玄真的没有死,那他回来了一定会报复的。

一时间,众人都僵在了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就在这时。

“都怕什么,叶玄摔下悬崖是黄公子亲眼所见,深不见底的悬崖,就算他叶玄实力再强也定会尸骨无存,更何况我们大家联手,十几个家族还对付不了这个毛头小子不成?”

姜鹏飞突然推开人群,走到了正前方,眼底的怨毒之色尽显。

自从叶玄入赘了姜家之后,他就备受侮辱,一直找机会报复却总是失败,后来知道了叶玄的身份之后,他已经对报仇不抱希望了。

可是,天可怜人,这个该死的叶玄掉下了万丈深渊,他终于有报仇的机会了,急匆匆的赶到天福山,马上就要将叶玄的根基捣毁,却见到这群人被一个死人给吓住了。

“说得不错,我们堂堂一流家族岂会怕一个死人,将这狗屁神医宗掀翻,我们从此便可以脱离神医宗的魔爪了。”

“没错,我葛家不能永远做他们的奴仆,今天便是翻身的好机会。”

“我韩家自然也是如此,掀翻神医宗,恢复自由身。”

“钱家同样如此,叶玄这个勾结邪魔宗的贼子,仗着实力高强四处勒索,人人得而诛之。”

众家族都被煽动了,一时间群情激奋,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口号。

姜鹏飞见此满意的点点头,他没有丝毫的武力,想要报仇还要依靠别人来完成,暂时看来这煽动的力量也还算不错。

黄黎冷冷的看了一眼姜鹏飞,这本是自己阻止的讨伐,这个小子竟然敢抢自己的风头。

可是还未等他开口,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位黑衣人,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黄黎的脸色骤变。

思考了几秒钟,黄黎突然大声的喊道,“那还等什么?冲上去将拦路的这些人统统撕碎,到时候这美丽的天福山便可以被我们瓜分了。”

眼看着众人冲上去,黄黎跟随着黑衣人转身离开了天福山,这一幕并没有被其他人看见。

姬童等人见到三四十位武者一同冲上来,脸色阴沉如水,本就体力不支受伤严重,这一次根本无法抵抗了。

玄振宇单手架着姬童,两人边战边退,姜初然与苏婉仪两人拉着失去行动力的周云浩。

神医宗其他人都战死了,只剩下他们五人还在苦苦支撑。

正所谓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他们虽然实力高出十大家族的武者,但是体力终究有限,长达数小时的战斗,足以累得虚脱。

眼看着姬童等人再无退路,几大家族的掌舵者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此时他们才发现,黄黎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不过,他们并不在意,少个人他们便能多分一份。

“不要再挣扎了,越挣扎越痛苦,现在跪在地上求饶,我们兴许能够给你留个全尸。”

姜鹏飞不屑地扫了几人一眼,走上前毫不留情的踹在了姬童的身上。

姬童已经奄奄一息,一旁的玄振宇也同样重伤倒地,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姜鹏飞你小人得志,我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姜初然咆哮一声,姣好的面容充满了愤怒。

她真没想到姜鹏飞无耻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竟然加入了外人,对自己亲人展开围杀。

“杀我?”

姜鹏飞不屑地笑了笑,“你这辈子怕是没有机会了。”

说到这里姜鹏飞突然面色阴寒起来,死死地盯着姜初然,“都是因为你,老子差一点就失去了姜家继承权,如今你沦为阶下囚,我要狠狠地折磨你,最后将你送进窑子里去,让你下半辈子活在悔恨之中。”

姜鹏飞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模样极其的疯狂,就像是狡诈的恶魔一样。

姜初然听着他的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是自己堂哥说的话,为了争权竟然如此忌恨自己!

“我猜你是不是想将我挫骨扬灰?”

姜鹏飞看着愤怒的姜初然,满脸贱笑的说道,“只可惜你没有这个能力,不光是你们这几个人,你的父母你的妹妹都会因你而死。”

说着,姜鹏飞拍了拍手掌,只见从后方姜家的保安押着姜初然的父母以及妹妹姜初欣走了过来。

“姜初然!”

朱梅被推搡着走过来,满脸愤怒地吼骂道,“你这个扫把星,还真是个祸害,早就让你跟那个臭乞丐断了关系你偏不听,现在好了连命都保不住了,还连累我们跟你一起死。”

话音落下,朱梅挣脱保安的钳制,冲到姜初然的身边,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姜初然目光呆滞地看着母亲,以她武者的身手,朱梅根本打不到她,可是她并没有闪躲,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巴掌。

“姜鹏飞你丧尽天良,我父母可是你的亲叔婶,难道你为了姜家的家主之位,还要杀了他们不成?”

姜初然嘴角溢出一抹鲜血,愤怒地吼道。

“叔婶算什么?”

姜鹏飞不屑地冷哼一声,“当你与爷爷被绑架,也是我阻止了交赎金,按照我的计划你们都要死在劫匪手中,只可惜你命大逃过了一劫。”

周围的众人听言,都奇怪的看着得意的姜鹏飞,这个年轻人的手段还真是狠毒啊,不过就算他们心惊也并未说什么。

对于他们来说,这不过是一场戏,马上就会落幕,只要不影响他们分食神医宗的财产,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你该死!”

姜初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双目赤红的咆哮一声,双脚交错踩地,向着姜鹏飞冲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周围众家族武者看得一惊,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姜初然竟然也是武者,而且是踏入凝气境货真价实的武者。

“救我,快救我!”

姜鹏飞也被吓了一跳,惊恐的大喊着,快速地向着身后的武者群躲去。

“滚!”

其中一位武者出手拦截,充满巨力的拳头狠狠地轰向姜初然的胸口。

姜初然虽然境界不低,但是根本没有实战经验,面对有武者来袭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双臂收回护在胸口。

“轰!”

一声巨响,姜初然的身子顿时被轰的倒飞了回去,落在地上止不住的吐血,挣扎了半天都爬不起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不要塞了已经20个鸡蛋了视频:我写作业老师玩我下面作文

下一篇: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小说: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