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叛徒?呵,五圣山从来都不是一个正规的组织。今天我可以加入,明天我也可以退出,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柳乘风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不过是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已!

2021-11-22 19:53: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秦宗主!”柳乘风等人在后面商议了很久,而他此时也是走了出来。这个时候,柳乘风的态度明显变了!“柳乘风,现在这个形势,我看你还是乖乖投降好了,省的在这边丢人现

“秦宗主!”

柳乘风等人在后面商议了很久,而他此时也是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柳乘风的态度明显变了!

“柳乘风,现在这个形势,我看你还是乖乖投降好了,省的在这边丢人现眼的。五圣山最后灭在你的手上,实在是让人有些觉得好笑啊,哈哈哈!”

落井下石!

这个时候的方天剉,对于落井下石这个事情他也是十分的在行的。

柳乘风面色微冷,不过他还是道:“方天剉,说来说去,你也不过时五圣山的叛徒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边指手画脚?”

“叛徒?呵,五圣山从来都不是一个正规的组织。今天我可以加入,明天我也可以退出,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柳乘风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不过是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已!”

方天剉没好气的看着柳乘风,这个时候跟自己谈志气?谈的起来么?

“就是,你五圣山压榨各大家族、宗门这么长时间,有什么好东西都是紧着你们。就比如说,之前的几件七阵以上的极品灵器,你们说的好听等着给那些可以飞升渡劫的人,可这些人还不都是被你们控制了?最后不都成为你们家族之人渡劫飞升的法宝么?”

方世忠看着柳乘风,这吃相太难看,谁都可以说啊!

事实上!

方世忠这种说法,可信度极高啊!

柳乘风怒喝一声道:“哼,难道你们不是吗?”

“我们也是,所以我们看不下去,在秦宗主的感召之下,我们出来了。这有什么问题吗?”方天剉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套说辞,所以他说出来的时候显得那么的自然啊!

秦扬摆摆手道:“不用纠结这些事情了……”

“秦宗主,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是打是和,你们说了算。不过本盟主也是不想看到这天下苍生在我五圣山这等神圣之地,如此的血流成河……”

柳乘风大义凛然的说道,这一刻,他仿佛是正义的化身。

除了那些不认识他的人,当凡事认识他的人,恐怕都是一阵的寒颤啊。

方天剉不屑道:“天下苍生?你什么时候为天下苍生考虑了?刚才你挥手准备进攻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什么叫做天下苍生呢?现在跟我们在这边天下苍生,你以为大家伙都是傻子么?你以为整个修真界就你一个聪明人?”

“方天剉,你如此叫嚣有什么意思?”公孙南延没好气道:“临阵脱逃之人,你也有脸在这边说来说去?”

“公孙南延,良禽择木而栖,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么?”方天剉沉声道:“现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有什么屁就直接放。不要摆出一副挽救天下苍生的模样,看着让人作呕!”

“说的好!”

战天临等人在后面也是一阵阵的鼓噪,尤其是他们魔族之人,他们一直都不太喜欢这么学虚头巴脑的东西。

现在听着方天剉怼柳乘风这帮人怼的十分的开心,他也是忍不住的叫好道。

“现在是我们跟秦宗主说话,有你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取代了秦宗主了?”

柳乘风看着方天剉,这老匹夫叛变真的是叛变的彻底啊。

怪不得这老家伙选择叛变,如果他知道秦扬早已经是一统了天使一族的话,他也不会这么的嚣张了。

只是现在,他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一旦自己真的怂了,以后他和他们柳家之人还有什么立足之地吗?

可以说,现在的柳乘风就是在赌,他赌一个机会而已。

实在最后赌输了,到时候他还可以强行的渡劫飞升不是吗?

“行了,如此幼稚的挑拨离间就没有必要说了。”秦扬似乎就像是看小孩子一般看着柳乘风。

这一句话,直接让柳乘风面色红了一大半!

柳乘风沉声道:“秦宗主应该也不希望看到这里血流成河吧?咱们身后还有天使一族虎视眈眈,秦宗主这等引狼入室,到时候可不要后悔才好。”

“秦某自有分寸,以后这东西方修真界的壁垒便会被打破,到时候双方可以和平共处!”秦扬淡淡的说道。

“秦宗主是想要做整个修真界的霸主了?”柳乘风冷声道。

“呵,有何不可吗?”秦扬淡淡的问道。

“好大的野心!”

柳乘风怒喝一声,他觉得秦扬着实有些太过嚣张了,不过现在他似乎有自己嚣张的资本啊。

秦扬淡淡的说道:“本宗心中无欲无求,便是最为强大的存在。你五圣山说到底为何?为的不过是实现你们的长期统治而已。而在本宗新的世界秩序之下,能者居之,末位淘汰……”

“什么意思?”柳乘风也是被秦扬这等古怪的想法给惊呆了。

“秦某会培养优秀的天才,守护修真界。也会建立一些新的秩序维持下去,虽然这个过程或许很短,又或许很长。可如今修真界杀伐之心太甚,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了……”

秦扬更加知道,即便是一统了修真界,到时候自己飞升之后,或许还是会改变的。

人的野心,伴随着事情的发展而不断的发展的。

“够了,这些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本盟主为了保存我炎黄修真界的血脉,才委曲求全的跟你在这边说道。”柳乘风冷声道。

“这么说柳盟主是有意要谈和了?”秦扬淡淡的问道。

“那是!”

柳乘风沉声道,难道秦宗主真的想要血染整个炎黄不成?

“秦某还真的没有那么的嗜杀,既然柳盟主想要谈的话,那就谈一谈好了!”秦扬无所谓的说道。

“好,秦宗主爽快!”柳乘风淡淡的说道:“请!”

“去哪?”秦扬淡淡的问道。

“我五圣山上有一处绝好之地,唤作五圣秘境。那里天然旷野,倒是一个好去处。既然秦宗主驾到,我五圣山怎么说也得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一下秦宗主吧?”柳乘风淡淡的说道。

“秦宗主,小心有诈!”

方天剉知道这柳乘风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他也是沉声道。

“秦宗主若是怕了,那大可不必跟着我等进入其中。”公孙南延淡淡的说道。

“激将法?公孙南延,谁不知道你们的心思,你们不过是想要擒贼先擒王而已!”方天剉怒喝一声,这丫也太明显了啊!

就柳乘风这鸟样,他还能够为了天下苍生做点什么事情?

打死方天剉,恐怕他也不会相信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方天剉觉得杀了秦扬是他现在破解困局的唯一出路。

“带路吧……”秦扬淡淡的说道。

本文标签:

上一篇: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你叫一下我塞一支

下一篇: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坐在叔叔棍子上写作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