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贱人看着我是怎么上你的:老师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

2021-11-22 20:48: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先朋确确实实是死了。自从2008年金融风暴之后,那先朋脑出血成了植物人,到现在已经六年多了。他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了。他的三个女人,没一个守在他身边。只有宗诗梦,偶尔会带

那先朋确确实实是死了。

自从2008年金融风暴之后,那先朋脑出血成了植物人,到现在已经六年多了。

他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了。

他的三个女人,没一个守在他身边。

只有宗诗梦,偶尔会带着女儿那宝芸来看看他。

剩下那两个,蔡慧和毕甜甜几年都不来探望他一次。

只有宗诗梦雇佣的一个男保姆常年照顾他。

因为失去了咀嚼功能,那先朋只能用流食维持生命,在他去世前,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十分凄惨。

谈小天的红其l5驶进殡仪馆大门,早就等候在那里的梁望牛和韦广庆迎了上来。

两人领着谈小天走进殡仪馆。

那先朋的灵堂,冷冷清清。

所有来吊唁的亲朋好友加起来不超过五个人。

而那先朋的直系亲属,除了披麻戴孝的那宝芸外,就只有穿着一身黑衣,坐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宗诗梦。

灵堂的正前方,那先朋的黑白照片摆在上面,两盏电蜡烛亮着。

那先朋躺在棺材里,双颊凹陷,已经瘦的看不出以前的样子了。

谈小天对着那先朋的遗照鞠了三个躬,按理说宾客行礼,家属应该答礼,可是如今8岁大的那宝芸却呆呆望着谈小天,小小的身子一动不动,眼中射出仇恨的光。

“宗小姐!”

梁望牛一看场面这么尴尬,急忙出声提醒宗诗梦。

他是想让宗诗梦教育一下那宝芸。

可是宗诗梦木然的看着梁望牛,又看了看谈小天,一咧嘴,发出了瘆人的笑。

她缓缓起身,走到谈小天面前,用梦游一样的声音说道:“谈总,恭喜你,老那没了,你赢了。”

那宝芸一见母亲和谈小天对峙,生怕母亲吃亏,一下子就跑到了母亲身前,张开双臂,护住宗诗梦。

“你们这是干什么?

谈总是来吊唁的,你们不能这么没礼貌。”

梁望牛和韦广庆急忙过来解围。

“是他害死了我爸爸。”

那宝芸小小的手指直指谈小天,“我长大以后一定会报仇。”

“宝芸,报仇这种事不能总挂在嘴边,记在心里就好。”

宗诗梦搂住女儿,毫不留情的直视谈小天。

谈小天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份仇恨已经在这对母女心里扎了根,无法消除了。

不过她们娘两说的没错,自己确实是害死那先朋的凶手。

如果当年不是自己设局引诱那先朋炒美股,那先朋的百亿资产也不会那么轻易赔光,他也不会脑出血。

“谈总,小孩子说话别记在心上,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韦广庆很紧张。

作为双方的朋友,韦广庆可是十分清楚谈那两人的恩怨情仇,也了解谈小天的手段。

宗诗梦,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

当着谈总的面张口报仇,闭口报仇,别说你们孤儿寡母的,就算是老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败在谈总手下,他要是因此记恨了你和孩子,你们两个还有活路吗?

“好!”

谈小天点头。

看来那宝芸已经对自己恨之入骨,不过一个小女孩,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有些仇恨,无法消除,有些事情,无法解决。

谈小天迈步向外走去,刚走到走廊,迎面看到三个人往这边跑来。

在他身后的梁望牛咦了一声,轻声喊了出来,“毕甜甜。”

来的人正是那先朋的女人毕甜甜,和她的儿子那宝庆,他们娘两身后的那个男人是当年那先朋的下属李总,他被那先朋弄进监狱后,已经在三年前刑满释放。

现在毕甜甜嫁给了他,三人在沪市生活,靠着那先朋留下的那点遗产度日,虽然比不上之前的锦衣玉食,但也总比普通百姓强。

这边毕甜甜一听到那先朋去世的消息,便第一时间坐飞机赶了过来,目的嘛!自然是争夺那先朋最后剩下的那点遗产了。

那先朋变成植物人后,宗诗梦当时提议,留下了燕京城几处门店,用这些门店的租金支付医疗费用。

这个提议得到了律师的赞同,蔡慧和毕甜甜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所以一得到那先朋死亡的消息,毕甜甜就从沪市飞到燕京,她怕来晚了,那几处门店被蔡慧和宗诗梦分走了。

“谈,谈总!”

毕甜甜一眼就看到了高高大大的谈小天,错愕了一下,随即一挺胸,脸上露出媚笑,快步走了上来。

“谈总,想不到您也来给老那吊唁,真是有情有义啊!”

如果别人说这句话,谈小天一定以为她是在讽刺自己,可是毕甜甜说这些话的时候,真诚的就想要把心剥出来拿给自己看。

短短一瞬间,谈小天都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自己和那先朋的关系很好,两人之间的争斗都是错觉……“谈总,我和老李现在在沪市开了家小公司,主营建材,谈总要是能念着以前老那的情,就帮我介绍一下生意,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毕甜甜也真是个人才,就在她过去男人的灵堂上,其他人的注视下,将自己的名片往谈小天手里塞。

谈小天没接,还是方欣机灵,抢先接过了名片。

“老那,我带着你的长子来看你了。”

楼梯转角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嚎声。

蔡慧到了。

伴随着一阵急促有嘈杂的脚步声,上来好几个人。

蔡慧牵着已经成为初中生的那宝方,还有当年为那家服务的律师,以前的财务,好几个人大踏步向灵堂走去。

蔡慧显然也看到了谈小天,她脸上怒容一现,刚想发作,就被她身旁一个中年男人拉了一把,“别冲动,那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记住自己是干什么来的。”

很显然,这些人对谈小天的意外到来既意外,又忌惮。

蔡慧压住了怒火,拉着那宝方冲进了灵堂,很快,灵堂里就传出了震天的骂声。

“毕甜甜,你这个骚狐狸,你还有脸出现在老那的灵堂上。”

“蔡慧,你都有脸来,我怎么就不能来?”

“哎呀,你给我松手。”

“老娘跟你拼了。”

殡仪馆还有其他办丧事的人家,听到声音纷纷出来看热闹。

本来应该充满悲伤的地方,竟然这一刻有了点黑色幽默的味道。

本文标签:

上一篇: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浪货你真贱调教

下一篇:爽吗你个浪货:班长大人是s/货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