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爽吗你个浪货:班长大人是s/货

2021-11-22 20:49: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一次双方的签约仪式异常低调,地点定在了港岛,谈小天甚至都没出面,由阮思和老虎基金的人直接对接。罗宾逊在签约仪式过后,把江晚叫到了他家。“该死的,江,你必须给我一个合

这一次双方的签约仪式异常低调,地点定在了港岛,谈小天甚至都没出面,由阮思和老虎基金的人直接对接。

罗宾逊在签约仪式过后,把江晚叫到了他家。

“该死的,江,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保证,你在米国的风投界无法立足。”

罗宾逊愤怒的咆哮声传遍整个屋子。

江晚有些不知所措,她竭力辩解着,“罗宾逊先生,请相信我,谈小天不会无缘无故出售他的股份的,这里面一定有阴谋,只是现在还没到揭开盖子的时候。”

“江,我不想再听你鬼扯了,你知道吗?

就因为听了你的话,仅仅一个月时间,晨曦教育的股价就飙涨了60%,我不但少拿了5%的股权,还多付出了5亿港币,你要赔偿我的损失。”

当然这也是一句气话,对江晚这种做掮客生意的小公司,别说5亿港币,就连5000万都没有。

结果自然是她被暴怒的罗宾逊赶出房子。

罗宾逊已经向华尔街以及硅谷的公司放话,江晚就是一个骗子,以后不要和她做生意。

大佬发话,江晚的公司很快就没了生意,濒临倒闭。

******旧金山一处公园的湖边,江东航穿了一件冲锋衣,沿着湖边小道慢慢的转着圈。

他现在已经完全退休了,每天的生活很规律,早上和妻子去社区附近的华人市场买菜,然后他就到这个公园转转,夏天的时候钓鱼,冬天散步,遇到熟人就聊上几句。

虽然他还不到60岁,但心已经足够安稳,很享受现在的一切。

“老江,今天没拿鱼竿吗?”

在路上,他碰到了一个钓友,两人谈了几句。

“天冷了,坐时间长受不了。”

那位钓友一指远处,“老江,那个是你女儿吧?”

江东航一回头,看到了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女儿,拖着行李箱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

江东航叹了口气,虽然他已经退休,退出风投圈,但老同事还是会偶尔有联系的,最近关于女儿的传言也听说了几句。

这个女儿,聪明,能吃苦,其实是做事的人才,但就是斩不断心魔,总要和谈小天较劲。

这又何苦呢?

江东航慢慢走过去,经过女儿身边时只说了一句,“回家吧!你妈今天买了鱼,让她给你做鱼羹。”

一句话差点让江晚落泪。

在外面吃了苦,受了委屈不要紧,家里始终有疼爱她的父母在。

******母亲做的鱼羹依然美味,江晚吃了一大碗。

吃完饭,江晚很镇定,“爸,我想和你谈谈。”

“好!”

江东航点点头,起身进了书房,江晚紧随其后。

书房里,江东航泡了一杯热茶,低着头,吹着漂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只等江晚说话。

“爸,这次我又栽了。”

这是江晚的第一句话。

“如果你放不下心魔,这种事以后还会有的。”

“我有什么心魔?”

江东航一笑,放下茶杯,“小晚,我第一次见到谈小天时,心里冒出一个想法,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我想这个年轻人真是优秀,要是他做我的女婿该多好。”

江晚瞪圆了眼睛,“爸,你说什么呢?”

“哈哈!”

江东航笑了两声,“其实有我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只可惜,当时谈小天已经有了谭四小姐,只能说你们相逢恨晚了,而且你性子太过强势,容易钻牛角尖,即便谈小天当时没有女朋友,你们也绝不可能走到一起。”

“爸,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你再说我可就走了。”

“好,我不说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之前的事?

一直揪着谈小天不放。”

“我,我……”江晚张口结舌,但好在她反应机敏,只犹豫了几秒钟便找到了借口,“当年他害了你,我咽不下这口气。”

“行了,女儿,我是你的父亲,我能不了解你吗?

谈小天怎么害我了?

如果你是指快乐网那件事,确实,那是一笔失败的投资,但难道不是我们联起手来逼着谈小天转让股权的吗?”

“而且,我现在还有点感谢谈小天,如果没有那笔失败的投资,现在我可能还过着以前那种睡觉都不安稳的生活,时时刻刻要操心政局、经济环境、财经信息。

哪像现在这样,生活规律,什么都不用想……”“那也不行,我不能放过他。”

江晚依然坚持着。

“那我就帮不了你了。”

江东航喝了口热茶,“女儿,我做风投三十多年,得出一个道理,永远不要逆势而为,这其中也包括不要和那些天才为敌,听不听得进去就看你自己了。

但你记住,无论你在外面受了多大委屈,这个家永远有你一双筷子一张床。”

江晚鼻子酸酸的出了书房。

父母老了,没能力了,唯一能给她的帮助无非就是一双筷子,一张床。

可是她不甘心,她是多么想击败那个男人,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次也好。

******砰……砰……篮球击打地板的声音沉闷又急促。

谈小天和公司的一群理工男正在打一场友谊赛。

很多女员工下班了都没走,自发来到天谭大厦内部的篮球赛场观战,叫好声此起彼伏。

谭明嫣带着大王也来了,大王捏着小拳头,大声的为爸爸加着油。

中场休息,谈小天过来喝水,谭明嫣又是递水,又是擦汗,向在场那些年轻的女孩宣示着主权。

这是老娘的男人,你们都看好了,别有其他心思。

谈小天喝了几口水,把那几个队员叫到身边,给他们布置下半场的战术。

他正说得起劲呢!方欣拿着他的手机走了过来,“老板,梁总的电话。”

“谁?”

谈小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以前新京能源的梁总。”

方欣补充了一句。

“他不是跑到鲁东带孙子去了吗?

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谈小天接过电话。

“喂!老梁,你不是在鲁东带孙子带的很快乐吗?

都不回燕京了。”

“小天!”

梁望牛的声音传了出来,“那先朋死了。”

“什么?”

谈小天失声叫了出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贱人看着我是怎么上你的:老师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

下一篇: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老师用力别停我要我受不了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