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同学叫了好几个人来玩:我学长下课拉我去没人的地方

2021-11-22 22:10: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杀了人,警察正四处找我!”郭峰忽然抬起低垂的眼皮和低垂的头说。随即别转脖子四处警惕地搜索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才又安稳地蹲住了发呆。突然抬起手,将整个颜面

“我杀了人,警察正四处找我!”郭峰忽然抬起低垂的眼皮和低垂的头说。随即别转脖子四处警惕地搜索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才又安稳地蹲住了发呆。突然抬起手,将整个颜面罩在了下面。依稀的哽咽开始向四周悄悄地弥漫。肩膀和头的抖动仿佛数九寒天被一盆冷水迎头浇了的模样。

但那时浇在郭峰身上和头上的不是冷水,而是股股阳光的暖流。

第三天清晨,当郭峰在一片明净的阳光下,望到那出山的山口时,他的心情像三天来走过的山路一样起伏不平。

出了山口,外面就是广阔的世界,他可以逃到任何地方去躲避警察的追捕。但他却被一种深深的绝望笼罩住了。

他背上包里那洗劫来的三万元钱,对他目前的心情已显得毫无意义。

如果这逃生的山口出现在第一天早晨,他会急不可耐地冲出山口,拦上一辆路过的汽车。此时,他应该已在千里以外了。

但在第一天的那个凌晨,他一进大山就迷失了方向。半个晚上的急走奔跑,把他带入了山的迷宫。

当第一个黄昏把绚丽的色彩拔撒在山尖时,不知所处,使郭峰心里开始弥漫起浓重的失望。

那时,郭峰感到杀人的事离他越来越遥远,连晚霞那如血的斑驳色彩,也没能勾起他对那母女两人死时情状的过多回忆。

但现在,已不是第一天,而是第三天早晨,他潜伏在离开山口七八十米的一棵野山榆下,疑虑重重地窥视着山口的动静。

这时,杀人犯的意识又逐渐漫上心头。山口外那条沿山脚修成的公路上,不时有汽车轰鸣着像子弹一样一闪而过,将宏大的声响顺山沟倾泄进来,淌进郭峰的耳朵里,每一次都震得他心房发颤。

灿烂的太阳伴随着郭峰抖动的心悄悄升上蔚蓝色的天空,将温暖的阳光覆盖在郭峰身上。他没体会到太阳的暖意,反而感到身上阵阵发冷。

他相信在两天多的逃亡时间里,他的通缉令已被警察散布的到处都是。说不定山口外的岩石后就潜藏着蹲坑的警察。

凌晨那阵落山风过后,现在连山谷里的草尖也纹丝不动了。山顶拢着的淡淡薄雾正渐渐散去,葱绿的草叶嵌满了大大小小的石缝,一个个巨大的石头凸现出来,或嶙峋,或圆润,或雄伟,或纤巧。

远远的山坡上散布着银白的羊,在绿的草和褐的石中间,一时有了雪白的花朵。

山尖的天空,白白的云片儿悄无声息地变幻着形状,山顶的薄雾仿佛正渐渐被它们吸走。

郭峰瘦削的脸掩映在浓密的络腮胡下,头发像一丛践踏过的野草。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在一堆漆黑的乱草丛中熠熠生辉,如炬的目光往山口两侧的岩壁上疑虑重重地扫来扫去。

自从两小时前潜伏在这棵野山榆下的岩石旁,郭峰再不敢挪动。他相信,埋伏在山口的警察已经把想进山口的人全都悄悄支走了,这是他两个多小时没看见一个人影的真正原因。

被警察抓住是一个杀人犯最晦气的事儿了。那时,将不得不垂头丧气地任凭警察摆布。刑警们把戴了手铐、脚镣的你推来推去,带你去接受一遍又一遍的盘问是免不了的。

你还必须把所有的口供说的合乎逻辑,经得起精明强干的警察们仔细推敲。

明明是必死无疑的事儿,你还要待在笼子一样的牢房里煎熬半年或一年,等待交待的材料和警察们的证据在各个司法部门之间传来传去。

为了警戒世人,很可能还会在一个人头攒动的广场上被五花大绑剃了光头公审。

然后是枪杀。

一想到那噩梦似的结局,郭峰就没胆气往前走了。他知道自己是错过了最好的逃脱时间。

由于路途的不熟,他把整整两个白天和一个半晚上的时间花在了这五六十里的山路上。直到今天早晨,他才望到山这边的出口。

他相信,凭着现代的交通和通讯工具,他的通辑令已遍布各地。山这边儿搜捕他的天罗地网已经张开。

往回想想,郭峰觉得自己真是个倒霉透顶的杀人犯。如果按当初的计划,他是可以弄到十二万的钱,但现在包里只装了三万。

完事后本来可以骑了那辆摩托车连夜跑出大山以外的。但那东西偏偏怎么也发不着,害得他只好徒步逃脱,才耽误了最好的时间。

由于没有摩托车,他才没敢走大路,而从随便一个山谷钻进了大山,导致他迷了路。那辆害死人的摩托车一定是充当了警察迅速锁定杀人犯目标的有力证据。

整整两个上和一个白天,他没有合眼睡一会儿,脑子里一刻不停为自己的未来发愁。

许多年前,郭峰不只一次看到过对杀人犯的公审和枪杀。他是骑了六十多里自行车从村里赶到县城专门去看的。

每次公审和枪杀给郭峰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犯人的光头和犯人胸前雪白的大牌子。那时,郭峰还在学校里读初中。

有一次还是逃了课和一个同学去的。后来,他到县城读高中时,就不用逃课了,也不用再骑六十里的自行车了。因为每次公审学校都要组织学生去坐了捧场。

当时,郭峰坐在台下的土地上,一面用脚划拉着土里夹杂的砂粒,一面猜度着犯人的心事儿。

他想:“他们正在想什么呢?”他苦思冥想了无数次,也没搞清楚那些杀人犯的心思。

同学们在旁边悄悄议论说死刑犯在宣判执行的前一天,监狱会给犯人吃顿好的。会吃什么?大家意见不一。有的说是吃只烧鸡,有的说是吃只猪肘子,有的说是吃颗猪头,有的说犯人要什么监狱就给准备什么。

每到这个时候,郭峰口里总是津液横流;由不住插上一句:“吃的钱由谁出呀?”

同学们有的说是监狱,有的说是法院,有的说是犯人家里。但最终也没有定论。

本文标签:

上一篇:女生上学发现自己忘穿衣服了:拉到没人的地方干

下一篇: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进入学校处罚室被处罚的作文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