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们在车里做好不好:边开摩托车边爱

2021-11-22 22:41: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浩闻言后,当即冷笑起来,走上前一脚踩在堂夜胸膛上,居高临下道:“落到我的手上,你就算是想死都没有那么容易。”药引释放,一股异香弥漫,随后堂夜也开始口吐白沫,痛苦让他

苏浩闻言后,当即冷笑起来,走上前一脚踩在堂夜胸膛上,居高临下道:“落到我的手上,你就算是想死都没有那么容易。”

药引释放,一股异香弥漫,随后堂夜也开始口吐白沫,痛苦让他几乎说不出话。

他此时也感受到了之前林晚辉的痛苦。

几分钟后,苏浩替他解开了毒,但他明白,参与毒素还是在自己体内。

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再让他痛苦不堪。

除非可以彻底解决此人!

但这极难,不只是苏浩心性险恶,就连他身边人也是极度危险的。

那名看起来柔弱不已的女孩,竟然是一个顶级高手。

这让他始料不及,甚至对苏浩都产生了阴影!

谁知道他还藏了多少后手?

堂夜身心俱疲,面对掌控了一切的苏浩,他只好放软了自己的态度,为了避免继续被折磨,他咬牙说道:“既然不愿意杀人,那就放我们回去,我之后会找门内其他人谈谈,让他们别找你麻烦。”

“记住了,回去之后任何巫蛊道的人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的话,除了你之外,还有林晚辉,他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他,让他感受什么叫做痛苦。”

苏浩一脚把人踹出了大门,剩下那些人也被他扔了出去。

堂夜站在诊所门口,看着四周狼藉景象,以及体内痛楚,几乎无法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巫蛊道被其余旁门九道的人欺负也就算了,遇到了苏浩,本以为可以随意拿捏,结果一样是这种凄惨的结局。

他满怀悲愤,叫醒了手下那些人,跟他们一起狼狈离场。

此时天边朦胧,已经到了黎明时分。

在他们离开之后,苏浩整理了一下诊所,准备开始今天的坐诊。

不久之后,萧蓝馨那边打来电话,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浩让她放心去上班,自己可以解决任何事情。

而巫蛊道那些人,回了临时的驻地后,一个个遍体鳞伤,气氛无比沉闷。

林晚辉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也已经恢复了几分精力。

他听着堂夜等人述说,顿时怒不可遏,指着堂夜骂道:“你连我被下毒了都不知道,我要你有什么用?作为门内执事,你大错特错!”

晚上挨了打的堂夜,又被林晚辉如此指责,他心情自然不会好,但还是按捺下来,沉沉说道:“此事责任在我,但当前最紧要的,还是把事情禀告被门内,看他们有什么解决办法。”

“不能告诉他们!”林晚辉连连摇头,“我作为继承人之一,面临的竞争有多激烈你还不知道吗?要是此次失败传回去,我要变成笑柄,到时我说不定连继承人的位置都要失去!”

“那你想要继续被苏浩折磨吗?”

堂夜难免涌现一些怒气。

林晚辉身子不由一颤,昨天晚上那种可怕的痛苦,他已经不想体会第二次了。

“找韩天理!去找韩天理让他出言,我们可以跟苏浩合作,只要他愿意跟我们合作,那么昨天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韩天理已经说过,不会站我们这边,林少莫非忘记了?”

林晚辉彻底颓唐,他坐回位置上,脸色苍白道:“如此说来,我们已经输了?”

“输得一败涂地,只能看门内准备如何处理此事。”

人人身中奇毒,他们还能怎么办?

要是勉强支撑继续跟苏浩斗下去,结果必是他们全灭,到时别说是控制苏浩为己用了,反而还要替巫蛊道结一死敌。

无奈至极下,林晚辉接受了提议,让堂夜跟门内高层接触,看看他们有没有解决方案。

吴氏老中医内。

苏浩花了一天时间,又诊治了几十名患者,在临近下班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徐清风来了。

同时还有徐薇,两人联袂进入吴氏老中医。

其中徐薇身上没再穿着之前的白大褂,而是换上了一身米黄色风衣,头发扎成了马尾在脑后摇曳,精巧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

进来时,那双灵动的眼睛在左右观察着,眼神里有好奇之意。

像是不明白,为何苏浩这样的人,会局限在这样一家老旧诊所。

徐清风倒是没有多想,进来后就乐呵呵对苏浩道:“没有想到吧?我今天会上门找你。”“不知道徐老找我有什么事?”

“上次你教了我们爷孙九转玄心针,也算是弥补了我此生遗憾,我自然得投桃报李。”

苏浩笑而不语。

看来这徐清风也算是大气之人,有好处上门了!

更关键的是,这位名动医学界的中医大师,看样子是想跟他打好关系。

这可就不只是好处那么简单。

甚至有可能是靠山,以后遇到麻烦时,徐清风说话会十分管用。

他态度和善,走出去跟两人打过了招呼,吴巧兮又过来倒茶,好奇看着这名气度不凡的老者,以及他身边的年轻女孩。

一番言谈后,苏浩明白了他们两个的来意。

原来是徐清风有个患者,多年来一直被一种怪病所侵扰,就连他这位中医大师都无能为力,在他介绍下,已经往汉江赶来。

“我希望你可以出手替他看看,不管成于不成,这都是一份情份。”

“此人身份是?”

苏浩略显疑惑。

只是替人看病而已,这算什么投桃报李?

徐薇抬手指了指天花板,故作神秘道:“中州长老会。”

“莫非是那七位之一?”

“这倒不是,不过也十分接近了,他能亲自赶来汉江找你看病,我爷爷也是费了不少口舌的,你可要好好珍惜此次机会。”

苏浩了然,点头说道:“果然是位人物,那我就承了份情,尽我所能替这位大人物治好他的怪病。”

而后徐清风开始讲述那人身上的病症,脸上满是感慨之色,毕竟这也是他花了十年时间都解决不掉的怪病。

“这位陈委员,之前也想过要找萧圣手诊治,不过他始终没能打听到萧圣手的下落,于是就错过了,实在是可惜。”

苏浩连连点头。

萧天不管是风水、医术还是其他都是顶尖,但最厉害的还是藏匿的本事,要是他不愿意露面,谁都找不到他。

不过他很快又反应过来,眉头不由皱起。

这样的大人物要找师父,他应该很容易就能知道,要是真有好处的话,他老人家为何自己不主动现身?

不会是个坑吧?

本文标签:

上一篇:坐公交车一晃一晃的:想在车上好好的要你

下一篇:一见面就不停的要我|晚上车zhen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