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对男女在家多人运动:一个人在上面2个在下㖭p

2021-11-23 19:26: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行了,我希望下次不要遇到你们。”有婺州一号的女儿出面,知道以后不会有麻烦的许仁山也是就此揭过,不想过多地欠上官家的人情。而站在一旁的师玉璇,很好地做到了一位

“行了,我希望下次不要遇到你们。”

有婺州一号的女儿出面,知道以后不会有麻烦的许仁山也是就此揭过,不想过多地欠上官家的人情。

而站在一旁的师玉璇,很好地做到了一位贤内助的本分,把决定权交给老公处理。

女主内,男主外,夫妻之间分工得明确。

“谢谢,谢谢。以后我看到两位,一定退避三舍。”

见对方如此好说话,低着头的周淮安松了口气,连连道谢。

不过,他也没有离开,而是重新转了个方向,等待大姐头发话。

只有大姐头放过此事,他才能算躲过一劫。

“好了,今天算我朋友大度,也没出什么事。下次要是再发生类似的事,你们自己去局里报到喝茶。”

看老同学夫妻俩没有其它问题,上官明艳冷冷地说了两句,让众人点头应是。

得到了大姐头的允许,十多个人快步回到自己的车子,往婺州方向疾驰而去,生怕大姐头一个不高兴,把他们逮回去。

好险,今天算是烧高香了。

“怎么,你们这是回老家探亲?”

等碍事的小二代们离开,上官明艳对着老同学两人说道,眼神落在那位帅气的许家弟弟身上时,眼底不免闪过一丝异色。

“嗯,这是我第一次跟仁山回丽州。”

挽着老公的手臂,师玉璇微笑着回答道。

反正在朋友圈里都宣布过自己结婚,在老同学面前,和老公表现得亲密一点,很正常。

“行,那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回头等你们到婺州,我请吃饭。仁山,替我给你姐带个好。”

简单说了两句,上官明艳就干脆地上了直升飞机。

“我爷爷那一辈的时候,正好赶上上官姐的爷爷下乡来到丽州农村锻炼......那个时候缺医少药,上官爷爷的病情又拖不得,我爷爷还算懂点中医,连夜上山采药,不小心摔伤了......正好那个时候我奶奶临产......”

开着车继续往丽州市区方向开,知道老婆心中有所好奇的许仁山主动说起了他们家和上官家的瓜葛。

无非就是爷爷那辈,祖传了点医术的许爷爷为了救生病的上官老爷子,上山采药受伤,拿回草药后昏迷了两天,恰好碰到许奶奶难产。

那个时候的医术不太发达,许奶奶生下许爸爸后撒手西去,上官老爷子觉得这是因他而起,心里很是愧疚。

随着上官老爷子回到京城,一路飞黄腾达,几次想要报恩,却都被许爷爷给拒绝了。

自从奶奶去世后,许爷爷郁郁寡欢,很快就重病卧床,临终前让许爸爸不要从医,也不得接受上官家的恩惠。

在许爷爷心里,他把许奶奶的去世归结到了自己身上,更是不想后辈接受上官家帮助,免得污了许奶奶的阴德。

这个嘱托,如同许家的祖训一般,刻在许爸爸和许家姐弟的骨子里。

当然,许仁山很清楚,他和姐姐在父母早早故去之后,能很好地接受到几个长辈亲戚的援助,安稳长大成人,上官家肯定在背后出了不少力。

只不过,许娇倩和许仁山却是没有深究背后的缘由,更从未想去沾上官家的光。

“哦,那老公小时候一定很辛苦吧。”

听完了老公的讲述,师玉璇感慨着许家三代的际遇,继而开始心疼年幼时的老公。

在还未懂事的年龄,就没有了父母,比她还要惨。

毕竟,她父母走时,已经算是初步懂事了,还有基金会的人以及堂叔照顾。

即便堂叔心怀鬼胎,却也没有在生活上苛待过她,甚至是有求必应。

相比之下,年幼时的许家姐弟,没有什么至亲之人照顾,还是普通人家,长大的过程中一定充满了艰辛。

“没事,都过去了。现在,我不是有老婆大人吗,这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馈赠。”

想起小时候的一些窘困,早已释然的许仁山握住老婆的手,反过来安慰了对方一句。

正是打小的磨砺,才让他和姐姐养成了独立自主、奋发向上的性格,长大以后顺风顺水。

若真的从小接受上官家的资助,许仁山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性情乖张的废物。

早吃苦,早成材,也不算是一句空话。

“老公也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

听着老公的情话,脸色微红的师玉璇也是反扣着对方的手,眼带坚定地说道。

差不多相同童年际遇的两个人,还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爱相知,真是老天给予的缘分。

在乡间小路上开了大半个小时,车子进入主道,丽州市区也就不远了。

说实话,作为一个婺州下属的小县城,丽州市区房价13000一平,千万富豪多如牛毛,亿万富豪也是不少见,但城区建设着实让人无力吐槽。

除了老姐买的金水湾小区那边和在建的总部中心,其余的地方和十几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市区边缘的水泥路也是坑坑洼洼。

不过,路况不好,但路上的bba随处可见,时不时还能看到入门级的保时捷卡宴超车。

“嘀哩哩,嘀哩哩......”

“应该是老姐的电话,你帮我接一下。”

手机铃声响起,专心开车的许仁山估摸着是老姐的电话,就让旁边的老婆接起来。

“哦。”

应了一声,师玉璇拿起中间的苹果4,看了下显示屏幕,果然是老姐的手机,随即接了起来:“喂。”

“臭小子,到哪了?”

电话一接通,已经做好大半桌菜的许娇倩喊了一句。

“姐姐,我们到三马路了。”

看了下路边的标志,师玉璇乖巧地回答道,只是第一次喊出对方称呼的时候,脸上有点不好意思的红晕。

若真是算年龄,她可是比姐姐还大了三岁。

“啊,你是玉璇?!!”

原本气势十足的许娇倩听到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声,她先前听弟弟说起过弟媳的名字。

“嗯,姐姐,仁山在开车,你要和他说吗?”

第一次喊出来之后,第二次就比较熟练了,师玉璇笑着回答道。

“不用了,让他好好开车,别伤着你啊。”

“好的,谢谢姐姐。”

“不用谢,大家都一家人。那让仁山好好开车,我先去做菜了。”

同样是第一次和弟媳说话,许娇倩稍微有点紧张,匆忙结束了通话。

还别说,这弟媳的声音比较悦耳,想必样貌不会太差。

不过,凭她们老许家的基因,即便女方的样貌平凡一点,下一代的容貌也能保持在水准线之上。

“对了,老公,你昨天说会给姐姐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是什么?”

挂断电话,有些紧张的师玉璇问起了开车的老公。

第一次去见姐姐,手表、首饰、包包、化妆品那些俗物,肯定不能表达她这个弟媳的心意,必须得有个特别的见面礼才行。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三夫妻进行多人运动: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下一篇: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公交车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