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公交车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2021-11-23 19:26: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周,开田里去。”“周哥,快开田里。”“老周,快。”“快往左打。”……此时,发现不对的同伴们也都在对讲机里大喊。若

“老周,开田里去。”

“周哥,快开田里。”

“老周,快。”

“快往左打。”

……

此时,发现不对的同伴们也都在对讲机里大喊。

若是真出了人命,他们这些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正当绝望的周淮安准备开着自己的保时捷冲向路边的田野保命时,眼神瞥见一直卡着他的宝马车猛地加快速度,空出了一个车位。

那一刻,绝处逢生的周淮安快速往右边一靠,与前方刹不住的大卡车擦肩而过。

“呜……”

大卡车带起的呼啸声,仿佛提示着浑身冒汗的周淮安,刚刚经历了什么。

紧踩刹车停在路边的周淮安,喘着粗气,劫后余生的恐惧让他只是愣愣地看着宝马车远去,连额头上的汗水都忘了去擦。

“老公,停一下。”

眼看那群富二代没有追上来,师玉璇倒是主动让老公停在路边的一块空地上。

“嗯?”

有些疑惑地看了下旁边的老婆,许仁山有些好奇对方想做什么。

之前,他本来可以狠狠教训那个富二代,逼着他自己开车到田里,但是在最后关键时刻放水了,有些担心对方傻了往大卡车上撞。

许仁山不想让老婆觉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人。

在道德伦理上,以恶制恶或许没有错,但若不小心弄出了人命,那也是不太好的。

虽然他有行车记录仪做证据,可以最大程度上洗脱自己谋杀的罪名,心理上却无法欺骗自己。

不过,老婆这主动停下来,不会以为他武力爆表,能一个打十个吧?!!!

一打三还行,十个的话,他有些吃不消。

“我刚好有个同学在婺州,之前给她发了信息,可能马上就到了。这些富二代可能不会道杭城找我们麻烦,但姐姐她们在丽州,就不一定了。”

展示了一下发微微信息的手机页面,师玉璇考虑得很全面。

谁也不知道,这些富二代会不会是那些阴险小人,事后找不到她们两个,却找人报复她老公在丽州老家的亲人。

对于那些没怎么吃过亏的富二代,再怎么恶意揣测,都不为过。

“还是老婆大人考虑周到。”

听了老婆的话,许仁山眼里带着赞赏,猜测着对方那位同学的身份。

先前设局坑对方的时候,他还真是没仔细考虑过这层。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即便他体内三十多岁的灵魂,有老婆在一旁,被人这么挑衅,也是想找回点场子。

“我们回去吧。”

刚经历过生死,周淮安对着跟上来的小伙伴们说了一句。

这个场子,今天暂时先不找了。

回头让人查一下那辆宝马车的车主,再权衡利弊,好好教对方做人。

“我们,可能暂时不能回去。”

从一楼红色法拉利下来的青年短发男子,手拿刚结束通话的苹果4,一脸无奈地说道:“上官大姐来电话,让我们等着。”

“李哥,上官大姐怎么来了?”

一众小伙伴听到那个名字,瞬间感到一阵心颤。

那个名字,仿佛如同一个忌讳,说出来都让人感到害怕。

“我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和那位大姐头通过电话的李仁宗苦笑一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正说话间,一阵螺旋桨的转动声从空中传来。

众人抬头,就见到一架直升飞机从远处天空飞来,很快来到他们的头上。

盘旋片刻,小型直升机在不远处村子旁边的一个空地上停了下来。

“走吧,我带你去见见那位大学同学。”

见到直升机落下,师玉璇带着老公朝那边走去,却没注意到对方的脚步在无形间停顿了一下。

“嗨,玉璇妹妹,好久不见啊。”

从直升机上下来一位身穿牛仔皮衣、戴着墨镜、帅气十足的年轻女子,摘下墨镜之后,有些像某位女演员赵飞燕的俏脸上泛起笑容,对着走过来的师玉璇张开了双臂。

“上官姑娘,好久不见。”

笑着和对方拥抱了一下,师玉璇连忙介绍起自己的老公:“这位是我……”

“老公,对不对?!我之前看到你朋友圈的结婚证图片,还以为是恶作剧呢。”

打断了同学的介绍,上官明艳笑着打趣一句,继而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年轻帅哥:“仁山弟弟,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一转眼都结婚了,还娶了我的老同学。”

“怎么,明艳你认识仁山?”

听了老同学的话,最惊讶地莫过于把对方叫来支援的师玉璇了。

“上官姐,你好。”

同样是没想到对方会出现在这里的许仁山,略微有些尴尬地称呼一声,继而和老婆解释:“我爷爷那辈和上官姐的爷爷认识,我们以前也见过面。”

当年爷爷辈和父辈的纠葛,许仁山没有在外面多说。

“哦。”

感觉到老公脸上的异样,若有所思的师玉璇没有多问,而是和老同学说了起来:“那几个富二代,你能搞定吗?”

“小事一桩。”

暂时也没有和这个许家小弟弟叙旧的意思,上官明艳给老同学比了个ok的手势,重新戴上墨镜,看向那几辆开过来的跑车。

很快,八辆跑车整齐地挤在了空地边上,十多个年轻人从车上走下,总共是八男三女。

其中,那个有点小帅、有许仁山三分之一帅气的短发青年李仁宗带着众人来到上官明艳面前,低头喊了一句:“上官大姐。”

没办法,整个婺州地界,上官大姐他爹排在第一号,对方也自然默认成为了他们的大姐头。

成年人的世界,实力为尊。

“小李子,你的法拉利不错嘛,在这小路上还能飞起来。”

看着眼前不是小弟的小弟,上官明艳微笑着调侃一句,低着头的几人却没有一个敢回话。

感觉没意思的上官明艳嘴角微翘,直接问道:“今天是谁挑的头?”

“大姐,是我。”

面对大姐头的压力,始作俑者的周淮安有些慌张地站了出来。

刚刚还差点被大卡车撞扁,现在又要面对圈子里人人惧怕的大姐头,他今天运气怎么这么背啊。

若是能安稳回去,一定要去搓个澡,去去晦气。

“吓到了我朋友,知道该怎么做吗?”

没有介绍老同学两人的身份,上官明艳淡淡地问道。

“两位,对不起,是我混蛋。你们想要什么赔偿,尽管说。”

不用大姐头吩咐,周淮安低着头面对两位当事人,给自己两个巴掌,等待两人提条件。

自从六年前,这位大姐头来到婺州,整个婺州的小二代圈子经过了好几轮洗牌。

一些作奸犯科的不懂事小伙伴不服管教,都进去过接受再教育,甚至还有几家直接就破产了。

在他们圈子里有一句话,宁惹婺州一号,莫招上官大姐。

本文标签:

上一篇:2对男女在家多人运动:一个人在上面2个在下㖭p

下一篇: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两个人夜晚一起做的运动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