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图书馆小东西自己上来

2021-11-23 20:00: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给什么意见?”柳灵童子有些懵,诧异的看着搬舵先生,似乎是没想到,搬舵先生会这么和他说话。片刻后,柳灵童子回过神,横气的质问道:“老叔,路是你选的,你不给意见,谁给

“给什么意见?”

柳灵童子有些懵,诧异的看着搬舵先生,似乎是没想到,搬舵先生会这么和他说话。

片刻后,柳灵童子回过神,横气的质问道:“老叔,路是你选的,你不给意见,谁给意见?”

“见”字出口的那一刹,柳灵童子合身撞入搬舵先生体内,发出砰的一声。

搬舵先生踉跄后退,撞在司徒卿身上。

“草草草!”

一击得手,柳灵童子不但没停,反而扛着搬舵先生向后冲,一边冲一边握着棺材钉,不断的捅刺搬舵先生。

这一手,大出我的预料。

可马上,我便反应过来。

这个搬舵先生,极有可能是假的,否则的话,柳灵童子不会这么做。

连续的捅刺之下,黑红色的鲜血喷涌而出,整个通道内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假的!”

闻到那股血腥味的一瞬间,我便知道,这个搬舵先生是假的。

搬舵先生身体中哪有血?

“老子让你装,让你装!”

柳灵童子以肩膀抵着搬舵先生的胸口,棺材钉拔出又插入,一时间,整个通道内都是他的咒骂声和棺材钉穿刺人体发出的噗噗声。

“去你妈的!”

不知道第几次捅刺后,柳灵童子猛然发力,搬舵先生踉跄而退的身体陡然飞起,露出了后面的司徒卿。

“呵!”

柳灵童子扯出一抹狰狞的笑容,一步蹿出,棺材钉斜刺向司徒卿的喉咙。

“你?”

司徒卿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刚吐出一个字,将近一尺长的棺材钉,便刺透了司徒卿脖颈,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你你你的,你想说你妈啊!”

得手后,柳灵童子还不饶人,棺材钉一绕,在司徒卿的脖子里转了一个圈,拔出来时,一股鲜血喷出,喷了柳灵童子一头一脸。

“热乎的!”

柳灵童子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射到嘴角的鲜血,棺材钉顺势再刺,插入司徒卿的心脏内。

又是噗的一声。

“就这点本事也敢假冒司徒?”

柳灵童子轻哼一声,拔出棺材钉,一脚踹出,司徒卿向后抛飞,正好落在搬舵先生身上。

做好这一切,柳灵童子回过头,对我说道:“姐夫,情况不对!”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情况不对。

江野是假的,搬舵先生是假的,这个司徒卿也是假的。

他们都是假的,真的去了哪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从那口石棺下来后,走了不到三分钟,就发现脚步声不对。

这三分钟,我们走的不算快,但也不慢。

刚从石阶下来,进入直道,就发生了变故。

这些石阶,不是斜向下的,而是螺旋形状的。

我仔细想了想,整个过程中,江野脱离我们视线的情况,一共发生了不到三次,这三次,都是在拐弯的过程中发生的。

如果说江野发生意外,被人替换,只能是在这三次拐弯的过程中发生。

以江野的身手,即便发生意外,也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一点,是最奇怪的。

更别提还有小文小武那两个小东西了,有那两个小东西在,谁能偷袭江野?

我琢磨来琢磨去,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江野是主动配合着被替换的,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我知道!”

我点点头,迟疑一下,还是没把推测说出。

另外一边,司徒卿和搬舵先生已经没了声息。

“姐夫,咱们不能坐以待毙,我先看看那两个冒牌货是咋回事!”柳灵童子回手指了指如同叠罗汉一般堆在一起的司徒卿和搬舵先生尸体。

“一起吧!”我说道。

“好啊!”

柳灵童子呲牙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在配上满脸的鲜血,给人一种诡异感。

还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

柳灵童子在干掉江野时,一个劲的说自己身上有脏东西,还从我头顶越过,这次他比之前要脏多了,却决口不提脏东西的事情,这里面有古怪。

带着疑惑,我们几个依次走到尸体前。

柳灵童子直接踩着尸体,跨到另外一面,伸手便在司徒卿的脸上摸索,边摸边说道:“姐夫,这是活人,不是鬼,我怀疑他们脸上有面具!”

“咦?”

摸索了半天,柳灵童子也没把所谓的面具揭下来,不由自主的轻咦一声。

“我来吧!”

巴宏宇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道。

我让开位置,老巴主动一次不容易。

巴宏宇来到尸体前,没在尸体的脸上按,而是直接扯下尸体身上的衣服,在尸体的锁骨下面摸索了两下,便向上一掀。

撕喇!

一道撕扯声中,一层皮革被掀了起来。

“呦呵!”

柳灵童子兴奋的眼睛冒光,冲巴宏宇怀中的猴子努努嘴道:“小猴,还是你的老巴牛逼啊!”

“哼!”

猴子得意的哼了一声。

这一哼,让我心里一动。

我本来都把猴子给忘了,它这傲娇的一哼,让我想起它来了。

别的不说,这只猴子的嗅觉,我是服气的。

没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以这只猴子的嗅觉,难道闻不出来,江野不对劲吗?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老巴和猴子,捏了捏褚思雨的手,递过去一个眼神。

收到信号,褚思雨看了看巴宏宇,回了我一个眼神。

我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而是回过头,重新将目光放在尸体上。

这么一会功夫,巴宏宇已经将那张皮彻底揭了下来。

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皮,而是一个做工极度逼真的头套。

“卧槽,这做工,也太细来了!”

柳灵童子从巴宏宇手中接过头套,来来回回打量了两遍,吧嗒吧嗒嘴,将头套扔在一边,把搬舵先生从底下翻出来,如巴宏宇那样,扯掉搬舵先生的衣服,在他的锁骨下面摸索。

片刻后,又是撕喇一声,又一个头套被扯下。

两个头套被取下后,两张惨白的人脸呈现在我们面前。

柳灵童子将头灯对准两张人脸,来回照了两下,问道:“你们见过这两位吗?”

“我好像见过!”

褚思雨皱起眉头,轻声说道。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朋友在图书馆没人的角落做:我想c到你站不起来

下一篇:直接在这里办了你厕所:学长你好久没有上我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