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2021-11-23 20:09: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若是东东现在面对的是其他人,他们的担心自然是多余的。但现在她的对手是屡败屡战的孙破军,他们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算力型棋手作为计算机时代异军突起的主流象棋手,只

若是东东现在面对的是其他人,他们的担心自然是多余的。

但现在她的对手是屡败屡战的孙破军,他们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毕竟,算力型棋手作为计算机时代异军突起的主流象棋手,只要在开局被他们掌握节奏,那么这场比赛东东这种“非主流”棋手则是会下的异常艰难。

东东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她本来第一选择的是准备对炮,走上“诡道”去打乱孙破军的节奏。

但最后,她却坚定的选择了“马儿跳”,这不代表着她傻,也不代表着她不重视这盘棋。相反,这种选择,只是因为她在最后关头,想到了另一条可以克制算力高手的“小道”,而这条小道叫做“顺其自然”。

在东东被杨铮送到幸福公园进行训练时,她也遇见过一个算力高手,那个算力高手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虽然他的算力没有孙破军那么极限,但在幸福公园这种业余棋手云集的地方,也能称得上是一位极为难缠的对手。

但这种算力高手,却输给了幸福公园四大天王之一的瘦猴,瘦猴破解他算力的方法很简单,就是顺着他的下法去布局,当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瘦猴突然在快结束的时候临时变招,转攻为守,最后赢得胜利。

那时候的东东十分不解,仅仅是一手变招,便能反客为主逆转乾坤,瘦猴望着一脸疑惑又不敢询问自己的东东,他笑着解释道,在他眼里,象棋其实就是社会规则的体现。

东东是第一次听到社会规则这四个字,她不免更加疑惑了。但瘦猴接下来的解释,却让她对算力型的棋手,有了个非常清晰且又明确的概念。

瘦猴解释道,他和很多棋手不一样,很多职业棋手看的是棋盘里,而他看的更多的是棋盘外。

因为他觉得,俗话虽说棋如人生,但掌控人生的主人却是棋盘外的人,因此,他也会根据对手类型的不同,去决定自己该走什么样的棋。

在他眼里,算力型的棋手,其实都是自负类型的,毕竟,算力型的高手,总爱算计别人。只要有了算计二字,那么这种类型的高手,肯定会认为对面不如自己。

因此,他们下棋只有两种风格,一是不停进攻,逼迫着你去防守,达到“算”的目的。而另外一种则是在开局就会给你机会,时不时地展露破绽,让你去“贪”,最后落入他精心设置好的陷阱,这也叫作“计”。

无论是“算”还是“计”,都是利用人的劣性去下棋,面对着这种类型的棋手,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顺其自然。

为何是顺其自然,而不是随机应变呢?

瘦猴望着东东说道,这是社会规则,也是因果关系。

时间会教会她。

东东不懂,也不懂为什么要顺其自然。

年纪阅历的代沟,让她觉得,生命其实应该是逆天而行,人活着必须要争一口气,就像今天一定要有一个冠军一样。

虽然她曾经是这么想。但现在的她,却莫名的相信并选择“顺其自然”。

果然,如钱囍所料,孙破军望着这只屏风马,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跳马,东东也不出所料的出車,孙破军同样出車,东东跳马,孙破军进了三兵。

此时东东因为第一步没有对炮,所以她现在看上去已经陷入被动了,无法再出車,只能走了一步同样的进三卒。

而孙破军走了一步看上去十分诡异的跳边马,东东望着这只边马,她倒是犯了难,因为这一手跳边马在开局可以说是毫无用处,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走边卒,给马让出活动的位置去应对着黑方后手的劣势。

但东东望着一脸阴沉的孙破军,她没有这么走,反倒是走了一步同样耐人寻味的过河炮。

钱囍李天道还有岳剑平望着这一手过河炮,他们眼神里都透露出疑惑。

尤其还是李天道这种算力可以比肩孙破军的象棋高手,他更是看不懂东东这一手的下法。

她不应该是那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棋手,虽然她的算力的确是今天比赛里最低的存在。但今天的比赛里是没有弱手的,每一位参赛棋手都应该能看出孙破军这一手跳边马最好的破解方式就是走边卒。但为何东东却看不出来?

李天道望着孙破军的跃马盘河,他难得叹了一口气,在他眼里,象棋里的一步错就等于步步错。

东东多此一举的过河炮是错的,她开局时的马儿跳也是错的,导致她现在一错再错。

但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东东的下一手竟然又是过河炮。

这一手过河炮,倒有些意思,因为这一手过河炮剑指红方的中兵。

只要能顺利的吃掉这枚中兵,那这场比赛里也将会是这几天比赛里最快喊出将军的对局。

不过这一手,颇有些江湖气,因为这一手舍弃了职业棋手一直以来开局时排兵列阵沉稳的印象,反倒是透露出市井无赖死缠烂打的劣性。

市井无赖的下法,虽不是上流下法。但在这盘棋里,却又是最难预测的下法。

更毕竟,俗话说得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不过,相对于东东以往脚踏实地老实的开局布局,这一手也让所有人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在危机时能够另辟蹊径,用市井无赖的下法去破解孙破军开局算力的布置。

可对位的孙破军望着这一手过河炮,内心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隐约觉得这两手过河炮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破解他算力的下法,他反而觉得这两手过河炮,其实是顺着他心中的计划去下。

明明他的计划是跳边马,让东东走边卒,然后盘河马逼东东走中兵,然后他再走上中兵,去控制她黑炮和小卒的走向。

但他还没按照计划去下,东东居然主动的将炮送到他的面前,让他提前两手去控制自己黑炮的走向。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对面其实也在算计自己呢?

孙破军又再次沉默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学长~给我嘛~我想:巨大放在里面一直没有出来

下一篇:华夏这个国家地大物博,这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但经历过战乱,自然灾害,饥荒等各种摧残过后的华夏,在很多发达国家眼里,也只能算是一个落后且没有希望的国家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