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大佬塞玩具无法走路

2021-11-23 20:24: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二零一七年九月底,凌超晗召集三剑客,开了一场小会。“我即将外出旅行,公司暂时交给你们两个。”又旅行吧?懂,追妹追到天涯海角,也是大写的服字。程叙磨磨牙,从齿缝里挤出

二零一七年九月底,凌超晗召集三剑客,开了一场小会。

“我即将外出旅行,公司暂时交给你们两个。”

又旅行吧?懂,追妹追到天涯海角,也是大写的服字。

程叙磨磨牙,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不是刚旅行回来?ok,都去哪、啥时回?”

凌超晗看着会议室的门把手,“兴之所至。至于归期,不确定,短则个把月,长的话……”

一年两年三五年?

程叙攥紧了拳头,咋摊上这么个意气用事、情根深种的老板呢?“敢情你还是长途旅行?”

“嗯,周游世界。”凌超晗极其平淡地说出这个事实。她当初全球巡演多少国来着,那一次他落下很多站,现在决定一一补齐。

程叙抽了抽嘴角,压制住内心的想打人的洪水猛兽。虽然哥同情你还没恋爱就失恋,可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呢!好几百亿的公司,说不管就不管?“老凌,要么这么着,你的公司改姓吧,姓程。”

拜托,他程叙没有家室吗?他还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呢!哦,孩子还没影儿,关键凌超晗不给他机会呀,他都没时间陪琳琳了。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车黎尔,扯了扯程叙的袖子,使个眼色,“放心去,有我和程哥呢!”

程叙趁机把话撂下,“车黎尔,这话你说的,可别三天两头往天意投资跑,最后还要靠我一个人。”

这年头,有为青年都斜杠,有副业。车黎尔就是典型。

车黎尔举起三根手指头,就差对天盟誓了。“我保证,和程哥你一起分担。”

凌超晗笑了,他的兄弟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关键时刻还是能扛事的。“到时候,我还是把笔记本带上,真遇见解决不了的,你们连线我。”

程叙拿头撞了下凌超晗肩膀,撒娇似的,“小瞧哥?”

“不敢不敢。”

凌超晗伸出了手,车黎尔第一个覆上去,而后是程叙,就挺不情不愿的。

“好兄弟,谢谢。”

就让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程叙也红了下眼睛,“老凌,我的老大,感情的事勉强不得,也别单恋一枝花。这世界好姑娘那么多,肤白貌美蓝眼睛的考虑一下,将来生个漂亮的混血儿。我第一个和你结亲家。”

凌超晗苦笑了一下,“话别说满了,姑娘儿子还不定呢。好了,我走了。”

和凌超晗分开后,车黎尔第一时间给善解意去了电话,而程叙给尤利娅打了电话。

凌超晗的航班是九月三十凌晨,也就是十月一的开端。他知道,这一天是君羡的生日,她给君羡过生日时,会不会顺便想起他?

没想到,善解意和车黎尔来机场送他了,君羡也陪着,只不过站在了十米开外的地方。

他还记得,君羡心中总拿他当第一情敌,这样被记挂着,也挺有成就感。

“车黎尔告诉你的?”

就知道这小子把不住门。

车黎尔无辜地眨眼。

善解意摇摇头,“车黎尔只说你要旅行。我自己查的。”

在网上被黑了很多次,善解意自学网络追踪、防火墙技术。220的智商,轻轻松学会没毛病。

凌超晗摁着拉杆箱的手,动了动,“解意,谢谢。”

“第一站,去哪?”

“可以保留点神秘感吗?”凌超晗不想说。

善解意自己长眼睛了,瞥他手上的机票,魏玛小镇。

托了善解意的福,车黎尔音乐知识已经很多,“诶,这不是李斯特学院所在地吗?”

善解意的成名之路,从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开始。当时她很幸运,在一个华人家庭住了些日子。

“魏玛很美很宁静,有酒有音乐。国内你放心,怎么说我也是……合伙人和代言人,虽然根本用不上我。你姐姐那边,我也会帮着看一眼的。”

曾经很多次,凌超晗一直向善解意强调,她是合伙人,可善解意从不承认。现在,她是和君羡感情深到不惧怕一切误会了吗?而且,她变化好大,以前就没说过这么多话。

“解意,谢谢。我可以……”他的手臂微张,话却没说出口。

但善解意懂了。

她上前,轻轻抱了他一下,蜻蜓点水、一触即分。“享受旅行。”

凌超晗遥望了下君羡,君羡脸上没有丝毫醋意。

真好。

*

凌超晗上了飞机。

他去了魏玛小镇,住进了当年善解意住过的华人家庭。

不同的是,当初韩家小姑娘还是初级水平,现在已经正式考入了李斯特学院,主修钢琴。她名字叫韩露。

韩家保持了中国人的饮食习惯,这也让凌超晗大饱口福。韩家小姑娘听说家里来了我客人,特意从学校赶回来。

天呢,好帅,好想谈恋爱。

“哥哥,魏玛式中餐,你还吃得惯吗?”韩露问。

“挺好的,夫人手艺很好。”凌超晗赞美。

韩夫人笑的很开心。

“魏玛哥哥都看过了吗,需要导游吗?歌德故居、席勒故居我超熟。”韩露热心提供增值服务。

凌超晗随身带着那本《星星的女王》,知道当初善解意去过的每个地方。

“不用,我随意走走看看。”

韩露咬着筷子,“哦”了一声,好遗憾啊。

“不过我喜欢听钢琴,你稍后能弹给我听听吗?”

韩露欣喜地跳起来,饭都没吃完,就跑去钢琴前了。

韩夫人无奈地摇头。

弹得怎么样,以凌超晗门外汉的审美,听不出来。但肯定比不上善解意的。他想起书里所写的句子:君羡很懊恼,为什么小姑娘教了这么多遍都不会,念念从来都是教一遍就会了。

想到这儿,凌超晗福至心灵地笑了。

韩露的手指不会动了,天呢,他笑的样子超迷人。

接下来凌超晗独自去了两大名人故居,他本意在魏玛小镇待半个月的,结果不到一周就闪人了。没别的,只因他发现韩露对他上了心。他本是个伤心人,又怎么能伤别人的心呢?

第二站他去了柏林。这里是善解意巡回演奏会的开始,也是古典音乐之都。期间尤利娅给他打了电话,但他没接,朗心本无意,何必招惹她?

本文标签:

上一篇: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下一篇:把腰抬起来一点我不好发动:教授走一步撞一下小说笔趣阁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