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体内横冲直撞视频: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2021-11-23 21:08: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如今再回头看孙显坤当初对自己做的事情。她以为的柔情蜜意,不过就是对方的刻意为之罢了。
夏浅如今再想到,孙显坤当初在婚前哄自己的那些话,只觉得,太虚伪,也太好笑了。可叹那个

如今再回头看孙显坤当初对自己做的事情。

她以为的柔情蜜意,不过就是对方的刻意为之罢了。

夏浅如今再想到,孙显坤当初在婚前哄自己的那些话,只觉得,太虚伪,也太好笑了。

可叹那个时候,她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哪怕父亲说,也许孙家并非良人,但是她也还是心向往之。

父亲并不经常在京城,对于京城中人了解不多,孙家又是地方上来的,就更加不了解。

但是他为了自己这个女儿,还是跑前跑后,仔细去打听。

可惜,孙家掩饰的太好,父亲也只大约打听出来一些陈年旧事,又没有什么具体的依据。

最后只能叹一声:也许并非良人。

但是,她那个时候不懂。

她觉得孙显坤对自己很好,甚至承诺了一生一妻。

如今再想想,孙显坤当时的表情太假了,眼底都是不耐,偏偏自己看不明白。

夏浅倒是不会去后悔什么,她性格如此,需要经历了很多事情,甚至是生死之后,才会真正的成长。

虽然说这代价有些大了,但是至少成长了。

其实再重来一次,夏浅觉得,自己还是会被骗的。

十几岁的时候,她心性简单,性子又软,一心只想着,嫁个贴心一些的夫君,以后还可以时常回府,帮衬着点母亲和弟弟。

当然,这个帮衬倒不是银钱上面的,侯府又不差他们这一房的花销,而且父亲和兄长在边关战功无数,陛下的赏赐,足够他们这一房生活了。

所以,不是为了银钱,更多的还是为了在生活上面能有所照顾吧。

结果,却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

“王爷是真的很在意听听。”夏浅距离夏汀他们并不远,而且角度正好,让她可以清楚的看到,温宿年哪怕是手臂揽上前去,看似将夏汀拥进怀里,但是两个人的身体还是保持着一点距离。

温宿年在给夏汀礼貌的尊重,并不会真的不管不顾,直接把人抱在怀里,只顾着自己的贪欢。

曾经的孙显坤,如果不是夏府礼仪时刻提醒着,夏浅怕是在婚前,就已经让孙显坤得手了。

他是真的不管不顾,打着深情的幌子,干着人渣的事情。

他并不会去想,甚至是不在意,如果两个人婚前没克制住,万一有了孩子,夏浅怀着孩子嫁进孙府,将会遭受怎么样的非议。

那个时候,没看清楚,只觉得对方对自己如此着迷,应该是极喜欢自己的。

如今再看,不过就是想把自己这只傻鸟,绑的再紧一些,别下了他们孙家的船罢了!

听夏浅这样说,夏湘想了想,轻声说道:“这个自然啊,我看得都直羡慕。”

夏浅倒是没问,你羡慕,可以去找你的迟公子啊。

两个人也是定了婚的,时常约出来走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禹民风还算是开放,未婚男女婚前约会,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想了想,迟公子如今还在书院读书呢,又把话头咽了回去,不想夏湘听了不舒服。

夏浅没多说,只是抬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夏湘垂在耳侧的头发。

两姐妹的声音并没有传到夏湘那边。

此时夏汀和温宿年两个人已经玩上头了,头上,脸上,衣服上都沾了不少的水。

如果不是夏汀拦着,温宿年甚至都想下水了。

实在是……

鱼太难叉了!

根本扎不到啊!

夏汀急了,都把袖子撸了起来。

温宿年在一边飞快的又把她的袖子给放下去了!

不行的,不行的,别说不远处还有温玄沉和夏庆淞,再远一点还有覃刚和顺风呢!

男人的独占欲上头,温宿年只恨不得拿披风,把夏汀从头包到脚,不让别人看到。

但是,他不会如此不管不顾,他会考虑到夏汀的心情。

把人包起来,就是想想而已,但是袖口,坚决不能撸上去!

不止是因为,还有别的男人在呢,更多的还是因为……

“太凉了,太凉了,身体受不住的。”温宿年一边说着,一边把夏汀的衣袖放下来,仔细的抚平了,褶皱之处都没有放过。

只恨不得现在去把它给烫平了。

围观全程的996,此时不得不叹一声:寿王爷,你能双标的再明显一些吗?

自己的袖口不仅撸上去两段,还沾了水,结果他自己不怕冷不怕凉的,就怕夏汀这边凉到。

996不想破坏了两个人的氛围,所以并没有出声,连半点杂音都没有发出来过。

“嗯嗯,听你的,听你的。”夏汀倒是没有被打扰,或是被管束到的不悦,这会儿正玩得上头呢,哪里有时间管别的。

所以,叉鱼啊!

她刚才远远的看了一眼,那边连夏庆淞都下水了,但是两个人还是一无所获。

夏涵和夏湄已经累瘫在河边,这会儿正在动嘴。

“要不叉这条?”

“那条看着也挺肥的。”

“那你扎啊?”

“要不还是你吧。”

“我累了。”

“我也……”

……

夏汀:。

所以,这就是你们两个动嘴的原因吗?

至于夏湘,她已经直接放弃了,跟夏浅聊天去了。

看到夏浅出来,夏汀还挺高兴的。

她愿意走出来,愿意走入人群,这意味着,她已经在慢慢的放下那一段让她骨冷的过去,慢慢的走向新生。

这是一个好现象,而且如今还有人陪在她身边。

夏汀相信,夏浅终有一日,会走出那一段过往,拥抱属于她的新生活的。

至于姻缘,这种事情,强求不得,但看夏浅怎么想的了。

有的时候,夏汀也会换位思考,想想如果自己遇上夏浅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办呢?

虽然,这件事情,在孙显坤第一次纳妾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如果孙显坤婚前,没说不纳妾的话,那么夏汀还可以容忍他。

但是,你说了,却办不到。

那不好意思,头都给你打歪了!

忍?

忍他娘个头!

虽然这件事情,可能在一开始就结束了,但是夏汀还是会想,假如自己都忍下来了,走到了夏浅这一步。

自己要怎么办呢?

或者说是会怎么样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抱着公主走一步撞一下: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下一篇: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炙热从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