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好长

2021-11-23 21:44: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夏汀只当他是着急,倒是没多想。两个人让人准备了两支叉鱼的木叉过来,温宿年觉得这个不太安全,想了想,拦了一下夏汀:“你在边上指挥,我来叉吧,这东西危险,别扎到自己。”温

夏汀只当他是着急,倒是没多想。

两个人让人准备了两支叉鱼的木叉过来,温宿年觉得这个不太安全,想了想,拦了一下夏汀:“你在边上指挥,我来叉吧,这东西危险,别扎到自己。”

温宿年怕夏汀叉不稳,再扎到脚,那就不太好了。

毕竟这叉子的头还挺尖的,毕竟要叉鱼嘛。

夏汀倒是不强求,出来玩嘛,就是寻个乐子。

她原本也没想着,一定要亲手叉一条上来。

毕竟自己什么水平,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嗯,都依宿年的。”夏汀声音又软又甜的应了一声,带着几分哄人的意味。

温宿年原本热度未退的耳尖,又开始变得灼热了起来,连心头都连着几分热火,大有怎么样也扑不灭的架势。

夏汀诱哄的意味太明显了,温宿年有些受不住这样的攻势,想了想之后,又低声说道:“那,那一会儿换你。”

有他盯着,夏汀应该不至于扎到脚吧?

温宿年不确定的想着。

两个人确定好谁去扎,谁在边上指挥。

但是……

鱼儿是一种很容易就受到惊吓的动物。

所以,稍稍有一点动静,就容易被吓跑了。

哪怕夏汀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是……

温宿年一个新手上路,根本扎不到鱼。

“这边,这边,它游走了!”

“这里,这里,在这里。”

“那块石头,那块啊,尖尖的,对对对,扎下去!”

“不对,不对,这边。”

“哎,小心,别掉水里了。”

……

夏汀一开始声音还有些激动,毕竟从前鲜少有机会叉鱼,所以兴奋的劲头上来了,根本就控制不住。

但是在发现自己高声之后,容易惊到鱼之后,夏汀忙又压低了声音,时不时的掩着唇,用气声在温宿年身边说着话。

事实上,除了一开始,温宿年心里还有点兴奋的劲儿,注意力还在鱼上。

没一会儿的功夫,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身边喷洒着灼热气息的小姑娘身上了。

夏汀激动的时候,甚至会直接抱着他的手臂,轻轻的晃动着,然后激动的拿手指去捏他手臂上的肉。

就问,这谁顶得住啊?

原本,他之前还想着点有的没的,关于新婚夜的事情来着。

这会儿,被夏汀一刺激,耳朵上的热度就没有下来过,甚至连带着脖子也跟着烧了起来。

此时的温宿年,哪里还有心思去叉鱼,所有的注意力,还有感官都在夏汀身上。

听听抓我手臂了!

听听捏我软肉了!

听听下巴枕到我肩膀了!!!

听听她挠我手心了!

听听她……

温宿年满脑子全是听听听听听听……

至于鱼?

这个时候,是男人就不会想鱼的好吧。

所以,想叉到鱼?

鱼又不是傻子,直接留在原地给他们叉。

所以,温宿年最后叉了一个寂寞。

“没叉到啊,没关系,咱们重新来,水有点浑了,咱们等一等。”夏汀倒是不灰心,反而觉得一遍又一遍的,还挺有意思的。

生怕温宿年灰心,夏汀还特意柔声安抚着他的情绪。

此时的温宿年又想笑,又想哭的。

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听听。”

一声轻叹之后,温宿年侧过头,下巴虚虚的抵到了夏汀的头顶,声音沉沉的,透着些微的哑,自上方传来,带着几分失真空灵的意味:“听听,你在身边,我哪里看得见鱼啊。”

一句情话,成功让夏汀把后面未说完的话,都咽了回去。

心头砰砰砰跳得特别快,像是脱了疆的野马一样,根本不受控制,夏汀甚至都不知道,一向病弱的自己,有一天,心脏还能跳得这么凶猛,这么飞快。

总觉得下一息,说不好它就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以示它的热烈与急迫。

原本微粉的耳尖,慢慢的染上了霜红,夏汀轻抿着唇,眼底漾着浅浅的笑意,声音低低的,带着些许愉悦的意味:“嗯。”

似乎觉得只应一个字,不够回应温宿年这一句情话,夏汀想了想之后,学着话本里那些小娘子,情动之时,声音又放低了几分,似是气声一般的接着说道:“你在身边的时候,看山是你,看水是你,看鱼也是你,哪哪儿都是你。”

这情话在京城最近流行的话本里,出现过很多次。

大概是因为这句情话,很新鲜,也很撩人,所以最近京城流行的话本,很多都用到它。

温宿年前些时候刚和夏汀一起看过话本,自然也没有错过这句最经典的。

原本他的想法是,找到合适的机会,他也想说说这句最撩人心弦的情话,说给他的听听。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没有等来机会,却等来了情话。

一瞬时,心神荡漾,像是春暖花开般温暖,又像是春风乍起般惊讶,细细品味之下,又像是夏日蝉鸣般,声声息息里,都飘带着让他心动的音符。

在夏汀眼里,他在身边的时候,此间万物皆带着他的影响,粗粗瞧去,皆像他。

而在温宿年的眼里,又何尝不是呢?

“听听。”温宿年稍稍调整了几分呼吸,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

只是些微的喘息声,还有红透了的耳尖,这一切放在夏汀眼里,都带着诱人的,不可言说的意味。

夏汀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原本含着笑意与柔情的眼神,这会儿也带着几分飘乎不敢看。

而温宿年则是不管身边是不是还有其他人,轻轻的伸过手臂,虚虚的将夏汀揽进怀里,声音低哑中又饱含着属于温宿年的那一份深情:“听听,真的好想现在就成婚啊。”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做很多事情,不需要去想,此时做这个合适吗,抱一下可以吗?甚至,亲一下小姑娘的额头,会不会有些冒犯?

如果两个人成婚了,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那个时候,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便是有些亲密举止,那又怎么样呢?

夏汀原本眼神就有些飘乎,此时被这句话撩得心神也跟着荡漾了起来,然后脑子和嘴成功分家,一个不受控制,轻声问道:“那就早点挑日子呗。”

本文标签:

上一篇: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炙热从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

下一篇:在阳台做给对面人看: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