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阳台做给对面人看: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

2021-11-23 21:45: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温宿年自我飘了好半天,这才重新找到了脚落地的感觉。只是耳边依旧灼热的厉害,看向夏汀的目光,不自觉的变得宠溺,柔软。原本因为还有别人在,温宿年还十分克制的,此时却已经有些控制

温宿年自我飘了好半天,这才重新找到了脚落地的感觉。

只是耳边依旧灼热的厉害,看向夏汀的目光,不自觉的变得宠溺,柔软。

原本因为还有别人在,温宿年还十分克制的,此时却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蠢蠢欲动的手,轻轻的抬了起来,在夏汀头顶摸了摸。

并没有真的碰到小姑娘的发髻,不然碰坏了,小姑娘该不高兴了。

虽然说晴天白日,是他不小心碰坏了发髻,应该不会传出什么不太好听的话,但是,温宿年不想要什么应该不应该。

所以,只是虚虚的摸了两下。

心下虽然有些遗憾,但是更多的还是在脑补,夏汀发丝之间那种柔软的感觉。

温宿年觉得,我摸不到,我想想还不行吗?

抬手的同时,温宿年还不忘记回应夏汀:“嗯,我跟着听听学,听听可一定要教会我啊。”

最后几个字,温宿年慢慢的贴近了夏汀,似是在她的耳边,慢慢的拉长了音调,缓缓的说了出来,透着些许诱惑的意味。

夏汀确实被诱惑了一下,或者说是男色动人,阳光又晴好,让她控制不住的心神也跟着荡漾了起来。

此时的夏汀才算慢慢明白过来,为什么有些话本里,那些厉害的姑娘家,都想要悄悄的养着小郎君。

长相俊朗,又会说情话的小郎君,换谁也顶不住啊。

“嗯。”差点就顶不住的夏汀轻抿着唇,羞红了耳尖,悄悄应了一声。

其他人都有意把两个人让了出来,就是为了给两个人制造更多的空间还有时间。

他们能跟着过来,都是沾了夏汀的福气,也是因为温宿年的身份。

所以,他们自己玩乐就好了,至于这对未婚夫妻。

你们随便浪,只要不乱来,怎么样都可以!

不远处的夏庆淞原本还有些拘谨,毕竟他跟温玄沉之间,真的不算熟悉。

所以,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

但是,到底年纪小,又有人带着,再加上他这些年鲜少有出来玩的机会,所以没一会儿就放开了。

“这个,这个,这个,九九九九……”夏庆淞顾及着自己身体不好,所以并不会下水去浪,以免真的浪出事来了,母亲再哭,其他人还要跟着忧心。

所以,他一直站在河边的位置,看着温玄沉大大方方的下去了。

温玄沉倒是想挽起裤腿,原本他手都搭上去了,但是一想到,来的是群姑娘家。

虽然都是他的姐姐辈还有王婶。

但是,不太好吧。

怎么说,他也有十岁了,是半大少年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温玄沉没把裤腿挽上去。

反正他的仆从肯定是带了衣服来的,所以他不需要去想,衣服弄湿了之后,怎么办?

他直接就这么下水了。

虽然衣服被水打湿之后,还是会暴露些出来,但是隔着布料呢,就能看到他小腿的轮廓,别的看不出来。

温玄沉也知道,夏庆淞身体不好,所以也没强求对方一定要跟着自己。

他在水里捉,夏庆淞在岸上看着,帮着指挥。

两个人配合的……

一塌糊涂!

毫无默契可言的两个人,在第无数次跟水里灵活的小鱼儿失之交臂的时候,夏庆淞还有些不好意思:“这这这,怪我,指挥的太烂了。”

温玄沉倒是不会把责任推到一个人的身上,因为他本身也是有问题的。

他从前虽然有机会下水,但是也没捉过鱼啊,都是看着身边的仆从们捉的。

这么正经的捉鱼,这还是头一次呢。

所以,他经验不足,并不能全怪夏庆淞。

想到这些,温玄沉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也不全怪你,我的技术也不行,也不对啊,从前看着他们捉很简单啊!”

温玄沉有些想不明白,湿漉漉的手还往头发上蹭了蹭。

感觉到脸侧微凉的触感,这才反应过来,他手还湿着呢。

“来来来,咱们再来,我就不信了!”温玄沉不服输,稍稍撸开一点袖子就准备再来了。

夏庆淞看他没生气,原本稍稍提起来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

两个毫无默契的人,又开始了……

这两个人都是男子,自然好下水。

但是夏府其他姑娘,那就不太方便了。

哪怕是年纪比较小的夏湄,如今也不方便下水。

所以,她们大多数是指挥着身边跟着的仆从小厮下水去捞,然后她们在岸上指挥。

当然,配合的也是一塌糊涂,甚至瞧着还不如夏庆淞他们这一组呢。

这条河比较宽大,几乎是横穿了整个皇家别院。

所以,倒是不怕一次性容不下太多人。

他们分到不同的地方,寻找着属于各自的快乐。

夏汀和温宿年距离他们远一些,两个人都不太好下水。

温宿年倒是主动想要下水,他觉得自己吃了养气丹之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如今他甚至有一种自己可能会活到七老八十的感觉。

所以,下个水?

小意思。

临近六月的湖水已经不是那么凉了,只是脚下踩踩也没事儿。

结果,夏汀根本不让他下水:“宿年,你这样下去,养气丹不就白吃了吗?我炼一炉丹很不容易的。”

还需要感觉,没感觉根本就炼不成,还容易炸炉。

一听夏汀这样说,温宿年发热的头脑马上就冷静下来。

原本伸出去试探的小脚脚也跟着收了回来,就差像是上夫子课之时,那样挺直站好,由着夏汀处置一般。

“嗯,都依着听听。”温宿年的声音透着些微的沉,此时轻轻的碰撞到了夏汀的耳侧,惹得小姑娘的耳尖又跟着不自觉的变粉。

看着这一幕,温宿年觉得自己突然有些热,还有些渴。

已经私下里悄悄的看过一些市井上并不流通的小话本的温宿年,自然是知道,自己此时这番感觉是因为什么。

越是想明白,越是不怎么敢看夏汀,眼神都带着几分不自然的飘乎。

“嗯,其实咱们在岸上应该也可以的吧。”夏汀觉得,他们在岸上应该也能叉到。

叉不到也没关系,大不了去蹭别人的啊。

“那咱们试试。”迫切需要一点事情,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温宿年语气略微带着几分急切的开口。

本文标签:

上一篇:腿张大点就不疼了: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好长

下一篇:看清楚它是怎么进去的: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