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摄像头对下面给我看看: 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视频

2021-11-23 21:47: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姑爷这般着急做什么?”阿呆拉着刘信,刘信来不及多说,交代道:“快把马都牵出来,快!”说完就转身去找钱太多,钱太多听了,稳住了心神。把人都安排出去,徐师傅看着

“姑爷这般着急做什么?”

阿呆拉着刘信,刘信来不及多说,交代道:

“快把马都牵出来,快!”

说完就转身去找钱太多,钱太多听了,稳住了心神。

把人都安排出去,徐师傅看着消失了一半的工人。

心里好奇,但是却也没问,看着马匹从大路飞奔。

灰尘四起,跑的地都震动了,附近开荒的人。

直起腰来,看着尘土,一脸茫然……

“这群霸王,又准备去祸害谁去了?”

刚跑到城门口,就与胡忠带着的人相遇。

两方人马,互相点头后,就向了大路跑去。

石锦华手里提着枪,这是钱太多送给他的。

这枪如果有钱家军的人在一定认识。

这是钱似水他老子的枪,如今不知为何,钱太多会交给石锦华。

此时的石锦华,颇有些侠客的味道。

“小姐,听说城里出了大事了。”

王莹宝听了,好奇问道:

“什么大事?”

“不知道呢,衙门的人听人说,都出动了。”

“那都是男人们的事,有什么好打听的?”

女人就应该做好份内的事,外面的事,是男人的天下。

“听入城门的人说,衙门的人跟山东村钱村长的人一起走的。”

“钱村长?”

“嗯,是钱村长。”

王莹宝听了,脑子就想起了钱似水清冷的模样。

“那石公子也去了?”

“这个不清楚,应该不去吧,石公子可是书生。”

那能跟那群人打打杀杀的?

王莹宝担忧石锦华,站起来往外走。

“小姐,去哪?”

“我去问问表哥。”

其实就是想打听清楚,石锦华在不在书院。

赵奇民最近心情都不好,虽然赵云澜每天都追着他道歉。

“表哥。”

“莹宝表妹。”

再没兴趣说多一句话……

“表哥请留步。”

赵奇民这才停止脚步,偏这头问道:

“可有何事?”

王莹宝搅着手绢,害羞道:

“石公子在书院吗?”

赵奇民一看对方的模样那有不知道,这又是一个只看外表的女子……

“不在。”

丢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而王莹宝听见石锦华不在书院,惊的脸色都变了。

“小姐?”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还没死心?

“欢喜,你说,石公子是不是也跟着他们去了?”

欢喜,王莹宝贴身丫头,听见自家小姐这么一问,有些疑惑道:

“小姐,去不去这个不清楚,但是如果是钱村长的事,石公子去,也无可厚非。”

人家是夫妻呢,哪怕没睡一起,人家有婚书。

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夫妻,就差洞房生孩子了……

“他一个文弱书生,去了能做什么?”

担心都从眼睛溢出来了……

欢喜:

……

她家小姐在自作多情,可是这话她一个奴婢也不好说什么。

“小姐~”

有句话实在忍不住说~

“你想说什么?”

“小姐~即便石公子没有娘子,老爷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你又何必为石公子喜,为石公子忧的?

王莹宝典型的世家小姐,容貌端庄,气质温婉。

樱桃小嘴,柳叶眉,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

看着人的时候,给人一种:

想卸下一生追求跟她一起岁月静好的冲动。

“有些人,入了心,也就关了心。”

欢喜: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家小姐还去给人家做小?

这可万万不行,老爷知道,会打死她的。

老爷连赵家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看的上石家?

如果老爷知道了,按照其性格,一定会找石公子麻烦的。

这可怎么办?

石锦华可不记得王莹宝这号宜居宜家的美人。

天黑了,无法前进,把马一放,生起一堆火。

火光一闪一闪的,石锦华嘴唇紧抿。

目光盯着火,坐着如老僧入定了一般。

手里拿着钱似水做的荷包,心里着急道:

“娘子,你在哪里?”

回答他的只有月光,跟风吹的声音。

钱似水在四日后才醒过来,摸着自己头,感觉像要炸裂一般。

“似水姑娘,感觉如何?”

“疼。”

头疼,身体软……

“疼很正常,你这是伤在头上,老夫艺术浅薄,不敢轻易用药。”

钱似水这才看向身边的环境,听见老大夫的话,回答道:

“没事。”

忍忍就过去了……

“既然姑娘醒过来,先把药喝了,老夫在给你施一次针。”

胡元安赶紧把稀饭递给钱似水……

钱似水接过就喝起来,一点也不矫情。

喝了稀饭,老大夫又扎针,麻婆婆提着一块猪肉回来。

“哎呀,姑娘醒啦。”说着朝四方拜拜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老大夫:

……

人我救的!

“老婆子给你做包子吃?”

“好。”

钱似水见这家情况,应该不太好,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

老大夫又待了两日才离开,钱似水头不疼后,开始下床走动。

打听到自己跟胡元安是被水冲过来的后。

就放弃原路返回的打算了……

“我跟大夫打听清楚了,出去是莲花镇,到了镇,做马车,三四日就可到黄铜城。”

钱似水听,心里想:

还好没冲的太远~

“快来,包子熟了。”

麻婆婆端着包子对二人招手道。

胡元安跟钱似水听了,走过去,二人都吃的不多。

胡元安在想:

好想跟她多待几日。

钱似水:

得赶紧回去~

麻婆婆笑眯眯:

多般配啊。

石锦华:

呸!

直到石锦华赶到丹霞山复地时,跟着记号,找到二瞎几人。

“姑爷!”

“怎么样?”

“只找到了这个。”

猴子把手里的布条递给石锦华。

石锦华: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胡大人身上衣服的布料。”

石锦华听了,没接,继续听着猴子说。

“姑爷,估计姑娘跟胡大人掉进这大河里去了。”

“四处都找了吗?”

石锦华用枪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周边都找了,现在只能做木筏顺水而下去找。”

二瞎几人已经变成胡子拉杂的了~

“木筏呢?”

“姑爷,你要有心里准备,我们怕有暗河。”

意思就是:

明着我们都可以找,但是暗河,他们却不知道怎么找。

暗河在哪里,他们都不知道……

打破天,他们也无法找到啊……

本文标签:

上一篇:看清楚它是怎么进去的: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的小说

下一篇:让他看着我是怎么C你的视频/第一次怎么找到孔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