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坐着震动器写作业:仙女棒夹在里面照片

2021-11-23 22:32: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墨砚回来的时候,一脸凝重。身后还跟着一个不知所措,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的万青山。“晚晚……”不等墨砚说完,孟晚对他眨了眨眼睛,似乎知道他因什么在苦

墨砚回来的时候,一脸凝重。

身后还跟着一个不知所措,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的万青山。

“晚晚……”

不等墨砚说完,孟晚对他眨了眨眼睛,似乎知道他因什么在苦恼似的。

墨砚微微诧异,看了万夫人一眼。

孟晚轻轻点头。

两人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似乎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

这样的默契,她也曾经拥有过啊……

万夫人羡慕极了,不过这些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不可能再拥有的奢侈品。

万夫人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孟大师,两日后,您可一定要记得来救我儿子啊。”

“好,万夫人也好好想清楚吧。”

这三个人,像是在打哑谜一样,表达的是什么,说的又是什么,万青山压根儿听不懂!

他只是震惊地看妻子无比冷静的模样,哪里还有之前疯过的迹象?

“老婆……”

万夫人没有理他,对孟晚点了点头,“大师,我送您吧。”

被孟晚以她是病人为由拒绝后,万夫人也没有继续坚持,她无法真的静下心来面对这个出了轨的丈夫。

回到房间后,‘砰’地一声关上门,全程没有搭理万青山。

万青山瞪着一双眼睛,越发懵逼,“孟大师啊!我家里真的没有什么龙鳞!你们怎么会觉得我家里有那种东西?!不能因为我没有,就害我吧?我可是给了墨二爷七位数的报酬啊!”

墨砚将万青山带走,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

可那个吊坠是万夫人的,连万夫人自己都不知道是龙鳞,万青山怎么可能知道?

所以他以为,老婆不搭理他,是大师在从中作梗,毕竟那女人刚刚还趴在他怀里哭!

孟晚在意的却是,墨砚收了人家七位数的报酬?

百万?

她挑眉,示意他将钱还回去。

又拍了拍乾坤袋,告诉他龙鳞已经到手了。

墨砚却一手搭在小姑娘肩膀上,对着万青山道:“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有数,好自为之。”

墨砚带着孟晚走出万家,完全不顾屁股后面一肚子问题的万青山。

“孟大师啊!您还没告诉我,我妻子这个模样是不是那女人搞的鬼啊!”

这是万青山最最最想知道的!

他祈祷不是,好让自己的心里负担没那么重。

做母亲的,当真是和父亲不一样……

万夫人心心念念想的全都是儿子,这男人,却是想让自己卸下负担。

孟晚一个字都没回,走出万家后,就瞧见了永夜开的车,径直走了过去。

这个问题,他应该问的是他妻子,而不是她。

万夫人若是愿意告诉万青山,就代表她想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是否会选择继续与万青山在一起,或者离婚带着儿子独自生活,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如果她不愿意说,想要继续与万青山这样纠缠下去,孟晚也没理由阻止,更没必要做这个小人。

墨砚拦下万青山,“去问你妻子,别为难我女朋友。”

万青山:“???”

二爷啊!我给你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态度啊!

那一副骄傲的模样,似乎这大夏国只有他家小姑娘一位玄师!离了他家小姑娘,自己妻儿这病,算是好不了了……

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啊?

万青山快抑郁了:所以我的一百万,是打水漂了吗?

他以为一百万是结束,墨砚却道:“只是定金,其余的,两日后取。”

玄师的行情,只要请人家出山,那就是几十万打底的。

要不是想着万青山这里还有龙鳞,打个折扣,墨砚会直接要八位数。

他家小姑娘,不比那些没用的玄师厉害太多?

就算拿到龙鳞,钱也不能少。

刚拉开车门的孟晚,听了这话,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龙鳞已经到手了啊!这是无价之宝啊!

墨二爷是不是疯了?

一百万,只是定金?

孟晚一向只收玉器,钱什么的,从未碰过,压根不知道玄师的行情。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是颗摇钱树?

随手解决了个问题,七位数就到手了?她只是用了两张符……这么值钱的吗?还是那男人狮子大开口了?

等墨砚紧随其后上了车,孟晚紧张地道:“我们玄师随意收取他人财物,是会有损功德的!你要的也太多了,更何况我们想要的已经拿到了,在万夫人那里……”

墨砚但笑不语,将一张金灿灿的卡,放在孟晚手中,“那你,功德损了吗?”

孟晚:“……”

好像,还真没有……

所以她做的事情真值这个价?

孟晚捏着手里的金卡,眼神逐渐兴奋,“所以,我是摇钱树啊!”

她之前苦巴巴的,只敢收玉器!钱什么的压根不敢想……

收多了,怕有损功德。事儿都白干了。

收少了,她不划算啊!事儿也白干了……

修长的指尖,在孟晚的发心上揉了揉,“你是,无价之宝。”

孟晚面色一红,很生硬地转移了个话题,“那个,鹤玄之出山要多少钱?哦,我忘记他只给段家做事。”

“不是的,玄面上只为段家,是为了避开有心人的耳目。例如王家的事,不取分文也会出手。”

“那如果收费呢?”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满是好奇。

好不容易知道了自己的行情,迫不及待与同行比一比。

而鹤玄之又是她所知道与自己最接近的。

这就好像你终于发了工资,也想知道和自己差不多的同事也开多少一样。

墨砚眉眼弯弯,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家小姑娘如此好奇的模样。

于是乎,拨打了个电话。

接到电话的鹤玄之,一脸惊喜,还以为二叔在外面等着他,他本来都不知道要不要跟上去,怕人家不愿意带他,太尴尬,故意在王家院子里磨蹭很久。

然鹅,电话接起,那边却询问他出山的价格……

鹤玄之:“?”

“应该是,八位数吧,二叔怎么了?”

电话那端,墨砚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八位数?

果然,他还是太仁慈了。

玄那小子,竟比他家小姑娘还高?

“你太贵了。”墨砚冷漠地挂断电话,徒留鹤玄之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

本文标签:

上一篇:摄像头对下面给我看看动图:对着镜头自己动给我看视频

下一篇:手工自制塞阴仙女棒:坐在仙女棒上写作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