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推荐知乎:女主被拐卖到山里但男主很宠

2021-11-23 22:38: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望着贾嬷嬷的背影,谢三夫人叹了一口气。这辈子,她最放心的人就是这位乳娘……重生后,她跟前世的母亲悄悄相认,由母亲和干白世同谋划一切。
白世同是母亲的干儿子,也

望着贾嬷嬷的背影,谢三夫人叹了一口气。

这辈子,她最放心的人就是这位乳娘……

重生后,她跟前世的母亲悄悄相认,由母亲和干白世同谋划一切。

白世同是母亲的干儿子,也是她前世的相好。他不俊俏,不识字,还粗鲁和爱骂人,却是对她和母亲最好的男人。

为了以防万一,没让这位乳娘参与进那件事。还好没让她参与,若她被抓起来熬不过大刑,不说自己有可能暴露,另一件事也瞒不住了。

世上,唯一能抵住一切痛苦不松口的,就是母亲。那位母亲为了她熬过重刑,她也将为了她的儿子,再受一次经受不轻于重刑的煎熬。当然,更为了恨和为母亲报仇……

只可惜,这位乳娘和那位乳兄太了解她这一世,也知道太多事,不能留下。以后自己要依靠的,就是春嬷嬷一家了。春家那几人比贾嬷嬷母子更加衷心,也更粗糙没心计……

把下人打发下人,她关上所有门窗,把亮明的玻璃吊灯灭了,只留下墙角那盏昏暗的羊角灯。她走去衣柜前,把柜门打开,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又闻了一遍,才巴打开里面的衣裳。她抓住挂衣裳的木棒,左拧了两圈,再右拧两圈,柜底下出现一个小格。

小格里面有几样漂亮的首饰,都是琼音那个贱人的。

她又俯下身凑过鼻子仔细闻了闻,才掀开厚实的棉褙子,从腰间取出一把三寸多长的匕首。小格太小,她又拿出两样钗子,才把匕首放进去,再关好。

白苏无音地笑起来。

血月,祭童,目标,三者都找到了。只等那一天……

由于太过激动心绪不宁,她又开始焚香弹琴,子时初才上床歇息。

韩莞一直坐在空间里。她隐约听到了白苏和一个婆子的对话,由于声音小,没有完全听到。好在谢三夫人谨慎,连吃饭都是在卧房,让净房里的韩莞听了一些内容。

白苏又弄来两个孩子,她不可能再去害赵家小姐妹,青山元君为什么那么紧张她们?再想到谢家父子和和王做的事,韩莞怀疑或许与那小姐妹有关。

还有,白苏指的“那边”是哪边?

他们要在万寿观相见。

万寿观属于皇家道观,地址在京城,奉祀皇上本命星君,是专门为皇上求健康、求长寿的道观,由道士和太监共同管理。而且,里面的道士属于朝廷官员,享受朝廷俸禄,总管道士拿的俸禄跟七品县官一样多。

虽然万寿观是皇家道观,除了供奉皇上的本命星君外,也供了三清、火德真君等神仙。皇家人能去祭拜,百姓人家也能去祭拜和做道场。

之后便是谢三夫人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知在翻腾什么。

韩莞怀疑她在收拾财物,还有可能在查看或者藏血月。想到有可能是血月,韩莞激动地血往上涌,只可惜看不到。

得想办法在她屋里安个摄像头。

好不容易等她弹完琴,她什么都没做,上床歇息了。

若趁她睡着放迷烟把把迷晕,便能够动手了。不敢拿刀杀人,用枕头捂死那个罪恶的灵魂……

韩莞真的有这种冲动。但想到谢明承他们的目的,还有血月也不知道在哪里,韩莞还是咬咬牙走了。

她去了两只虎那里。没有出空间,孩子绵长的轻鼾声她就能分出谁是大虎谁是二虎。

她笑起来。一天不见,她竟是这么思念他们。她觉得自己过去喊他们为“便宜儿子”完全不对,她与原主已经合二为一,他们就是自己孕育十月生下的,自己与他们就是血脉相连的亲母子。

哪怕他们的呼吸声也是那么动听。

听了一阵,韩莞才回家。

她还想趁白苏不在定州谢府的时候,去那里一趟,把东西埋在她的窗外地下。她的鼻子再好闻,也不可能闻到地下的东西。

可惜今天下雪,留下脚印容易被人发现。

改天吧。

两只虎在谢府住了三天,张老先生也被接去了。

他们上午半天跟着先生学习,下午陪老太太解闷,晚上在正院陪和昌,让两个中老年妇女陪感欣慰。两张小嘴甜甜,逗得她们笑开怀。她们憋出内伤,也看在他们的面子上不敢再说韩氏的不是。

十六这天上午,两只虎和张老先生带着几只动物、一车礼物回庄下。

老太太和和昌都流了泪,却也阻止不了他们回去跟娘在一起。

谢老国公皱眉说道,“哭甚哭,明承明天就回来。让他赶紧把韩氏娶进来,重孙孙不就一直留在府里了?”

老太太气道,“我也巴望着呢。可韩氏一根筋,哪那么容易回头。”

和昌也想不通,现在还有好多姑娘做梦都想嫁给儿子,偏韩氏还拿乔。

这时,谢三夫人来了明寿堂。

平时女眷孩子来请安,谢三夫人都是最后一个到,今天却来得这样早。

和昌纳闷,也没搭理她,低头转动着玉指上的指环。

谢三夫人对老太太笑道,“今天儿媳想去万寿观上烧,保佑婆婆早日康复。”

老太太没想到这个不省心的儿媳妇有这个孝心,还是高兴。“难为你有这个心,早去早回。把兰丫头带去见见世面,那个猴儿,跟人说句话都害怕。”

谢三夫人不想带那个丫头片子,但老太太提出来了,也只得答应。

谢三夫人转身之际,看到和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生气。站下似笑非笑道,“来京城之前,我去了一趟星月山庄。之前韩氏说想听我弹琴,我就专门去给她弹了。她喜欢的什么似的,还让我教她,我也教了。哎哟哟,真是个伶俐孩子,一学就会。我还跟她说好好弹,若弹好了,就奖励她一张最好的琴。”

在和昌看来,跟这个不懂规矩又放荡的小官之女多说句话,都跌了自己的份儿,但这个话她想不接都不成。

她冷笑道,“没看出来,你还好为人师。你有那个心,就多教教兰丫头。她到底是你的庶女,被人说嘴你也丢脸不是。琴啊首饰什么的,多送兰丫头几样。啧啧,那孩子可怜,我和婆婆看不过眼,可没少赏她首饰和料子。“

本文标签:

上一篇:军人糙汉文多肉:又糙又黄的糙汉

下一篇:男主特别猛的糙汉文古言:男主骗女主行男女之事古言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