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像疯了一样在他身体里:我轻轻的,不会疼的

2021-11-25 19:36: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舒在一片沉默中,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饭。这个家成立至今,做饭招待朋友的次数屈指可数,留朋友过夜更是第一次,三人坐在餐厅里,两位人美气质佳的轻熟女,自己倒上了桂花酒,当做一次闺

林舒在一片沉默中,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饭。

这个家成立至今,做饭招待朋友的次数屈指可数,留朋友过夜更是第一次,三人坐在餐厅里,两位人美气质佳的轻熟女,自己倒上了桂花酒,当做一次闺蜜小聚,问林舒喝不喝,他当然是摇头不喝酒的。

夏烟雨对林舒不够热情的态度,有一丝不满,对她回家不敢太热情,可以理解,毕竟有个秦梦在,可来了客人了,这客人跟你还那么熟悉,怎么表现不冷不热呢,夏烟雨忍不住在桌下踢了一下林舒,示意他说几句话。

她当然不知道,这俩人刚刚已经很热的交流了。

桌下可不止一条腿在动,秦梦早就故意使坏,用长腿蹭着林舒的腿了,这才是林舒不敢太热情的原因。

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大姐姐,这谁顶得住。

秦梦纯粹是吃了一个大瓜,心情好,忍不住在桌下调戏,仿佛在肢体语言询问林舒,你装什么正经呢,偷袭我的时候那么熟练,你们俩平时是交流多少次了。

林舒当然是拒绝回答的。

又是一次误打误撞,又是一次阴错阳差,把三人卷在了一个漩涡里。

餐厅里,气氛微妙。

秦梦还是懂的适可而止的,悄悄收回了腿,林舒也松了口气,因为再蹭下去,脚就踩到的大腿根了。

“有件事我很好奇,你们俩结婚,大伯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了。”

“那我和林舒假结婚的后续,你是怎么和你大伯交代的。”

林舒回道:“我和他说,咱俩婚后发现性格不合,和平分手了,他也没多问,他心思不在我这边。”

“在想孩子吧。”

“没有这孩子,大伯自己都没有活下去的意思了。”

“这么严重……还好今年一切都好起来了。”秦梦自嘲了笑了笑,“是你们这边好起来了,我这里好像坏起来了。”

夏烟雨倒了杯酒,安慰道:“你是需要时间慢慢消化。”

“要不我也生个孩子试试。”

夏烟雨惊的差点把酒喷了,“你不是不婚不育吗,想什么孩子的事。”

“我随便说说的,说到底我只是个自私的人……”

“怎么了?”

秦梦小酌一口,“我不喜欢有丈夫或者孩子这样的角色,影响我的生活,我也不喜欢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所以成年之后,也一样和我爸爸吵个不停,我一直在考虑我自己,所以成了独身主义的观念,现在我爸去世了,我才发现,作为一个女儿,我是不合格的,我过度的为自己考虑,对他忽视了很多。”

父亲死后,对秦梦的情绪有着不小的影响,她开始反思自己的前半生了。

林舒觉得秦梦的反思有道理,可又觉得不必过度自责,“其实人的本性,都有着自私的一面。”

“是吗,我倒是很想听听你的看法。”

“那就拿爱情举例吧,两人感情升温,愿意一直在一起,叫做爱情,但这个感情本质是你内心的强烈需求,这就是一个利己的行为,只是碰巧她也喜欢你,变成了互利。”

秦梦眨了眨,“第一次听到这么歪理邪说的话,把两情相悦解释成了互利……”

“难道不是吗,人一辈子的大部分选择,都是利己的出发点,无论是对朋友还是异性的需求,哪怕是友情和爱情的需求,也是一种欲望驱使的利己需求。”

夏烟雨听不下去了,“你还是别胡说了,干扰秦梦的心情。”

“好吧。”

秦梦笑了笑,“算是有那么点道理吧,我们俩年纪都比他大,还能被他几句话给唬住吗。”

“你干嘛突然反思自己了。”

“我的确自私太久了,我应该在我爸爸死之前,好好改一改,现在来不及了,我也没心情改造自己了,就这么自私下去吧。”

“人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变的。”夏烟雨也说了自己的看法,“我经历了那么多,和我家人决裂,留在临海市,林石死之后,我在临海市的根也没了,我应该离开这里,或者受到很大刺激,可我依然没变。”

秦梦本可以立刻调侃她,有个小叔子和你好了,不过气氛聊的这么交心,她不再调侃了,她欣赏这个闺蜜的心如止水。

“烟雨,如果重来,你还会这么选吗。”

“当然会了,我说人不会变,是代表命运看起来有很多选择,只是你的性格决定了,你只会有这一条路,走到人生尽头,无论怎么选都不会改变。”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用力点不然撞不到哪里:每上一个台阶都顶一下

下一篇: 你的尺寸太大了,我会烂掉的:你的好大浅一点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