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板你的太大了:你的尺寸太大了,我会烂掉的

2021-11-25 19:45: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到2019年为止,我爸以32亿人民币的个人身价,排在港城富豪榜第二名。”苏子龙目光灼灼,滔滔不绝:“在2019年,除了船舶制造业之外,昌和集团涉足酒店、房地产、度假

“到2019年为止,我爸以32亿人民币的个人身价,排在港城富豪榜第二名。”苏子龙目光灼灼,滔滔不绝:“在2019年,除了船舶制造业之外,昌和集团涉足酒店、房地产、度假村等多个领域,是港城市举足轻重的纳税大户……”

“所以,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永明随口一问,瞬间便打断了苏子龙的作法。

张永明又问了一句:“你爸很有钱,昌和是个蒸蒸日上的大企业,但你说这些,对你的审判有什么用?”

“我可以……”苏子龙涨红了脸,说道:“我可以活动一下。你认识那么多法律界的人士,只要你帮我找到了门路,剩下的就交给我。”

“原来你找我辩护,还有这层目的。”张永明摘下眼镜,正色说道:“恕我不奉陪了,你自己想办法活动吧!”

张永明在心里感叹,这人真是扶不起来,白瞎了苏子珊的一片心意。反正他已经把利害关系全都说明白了,苏子龙听不进去,也活该他倒霉。

苏子龙拦住了张永明,又露出了卑微的笑:“我不是要跟你商量吗?别生气啊!”

张永明早就料到他会这样,如果真要“活动”,那“活动”的余地确实不少。但是,张永明的想法跟苏子珊是一样的,他想让苏子龙进监狱。这样一个作恶多端的人还能逍遥法外,他不甘心。

其实在被起诉的当初,苏子龙就已经在到处找门路了,只是没有找到而已。他在港城恶名远扬,以前冲着他老子的面子,还有人能帮他一把,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富贵闲人,除了能给人一笔钱,没有任何可利用的价值。找了几个人,人家都没有明确答应他,而且他们的说辞都是一样的——现在吧,舆论还是挺可怕的,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可得小心行事啊!

苏子龙不相信,在出逃计划失败之后,他又把精力放在了“活动”上面。这次他下定决心了,哪怕要掏出几个亿,也得“赎”回自由身。只要他敢送,就一定能找到敢收的人。

他依然找了田一梅,那女的路子广,且靠谱。因为日料店风波,田一梅并不愿意帮他。苏子龙答应她,只要成功了,他就把酒吧转让给她,让她正儿八经地当上老板。田一梅吐着漂亮的烟圈,说道:“谁稀罕你的酒吧?”

不过,她的眼睛顾盼生辉,笑容也越发妩媚,轻轻摇动的身姿很是诱人,这就意味着,她对苏子龙开出的条件很满意。看到她这幅娇媚的神态,苏子龙浑身都酥了,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动情的时候,他得沉稳端庄,给田一梅留下“靠谱”的印象。

不过,他想不明白,酒吧本来也赚不了多少钱,疫情期间还老是关门,田一梅那么有钱,又有能力,为什么会一直守在那里呢?苏子龙有过一刹那的怀疑:“酒吧里面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吧?”

田一梅立刻将“娇媚”切换成了“凌厉”,眼睛寒光闪闪,让苏子龙不寒而栗。“苏总,要是信不过我,你就不要再找我了,不要再拿那些有的没的说事。”

“相信!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我这不是很久都没去过酒吧了吗?我就是好奇,也是为你好。”

“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田一梅又吐了一个烟圈:“所以,只要你拜托我,我就为你办事。你放心,我这就联系法院那边的人。虽然上一次没什么成果,但是事在人为,只要我下决心要办的事,就一定会办成。”

田一梅打定了注意,而苏子龙重新燃起了希望,他甚至以为自己这顽强的求生欲一定会感动上天。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张永明来找他的当天,一篇名为《三十年过去了,有钱还可以为所欲为吗?》的帖子在朋友圈疯转。张永明转给他看,说道:“最近小心,不要再被盯上了。”

苏子龙点开链接,顿时火冒三丈。那篇文章的主人公之一叫做“s”,在三十年前,他家在港城经营着一家规模中等的制造工厂。s脾气暴躁,那天将一位员工关在了办公室,殴打了整整一晚上,将员工折磨致死。员工死相很惨,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公司都流传着闹鬼的传闻。为此,公司还搬走了,将那里改成了一个小公园。如此恶劣的事件,只因“s”是港城第一批富二代,就被掩盖了下来。而本应该以故意杀人罪起诉的s,最终只落得一个“过失杀人”的罪名,并以“健康恶化”为由,在监狱里待了几年就出来了。

那篇文章写得很长,“s”的案例只占其中三分之一的篇幅,作者还分别列举了前二十年、前十年的刑事案件,主人公都跟“s”一样,都犯下了恶劣的罪刑,但都因为富二代的身份逃脱了严厉的惩罚。最后,作者悲愤地写道:“三十年过去了,那些逃脱了惩罚的重刑犯还在过着逍遥的人生,港城接下来的审判是否还值得我们期待?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煎熬的夜晚格外漫长,港城的日出时间很早,希望那缕灿烂的光芒,能照耀到这座城市每一个角落。”

“啊啊啊啊!!!”

苏子龙跳着脚狂叫,把手机摔得四分五裂。他像是被困住的狮子,躁狂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已经很努力地追求自由了,为什么老天爷还是跟他过不去?!

而且,为什么在他“活动”的关键时期,突然爆出了这一篇文章?等等,那个公众号叫什么来着?哦哦,星火燎原!苏子龙让助理查了一下,甚至放话要发律师函。助理给他回话:“苏总,那个号挺猛的,不光在港城,在全国也有一定影响力。写了很多揭露阴暗面的文章,被威胁了很多次,但是他们从来都不删文章。我看了一下他们写的文章,早在几个月前,他们团队的一员就当街被人刺伤,从那以后,他们反而越来越勇了。”

“他*的,老子最烦那些不怕死的亡命之徒。”苏子龙口吐芬芳,又跟助理说道:“你想个办法,让他们把文章删了。”

……

助理闭口不言,内心应该吐了不少芬芳了。“苏总,他们连死都不怕的。”

“上头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们?”

“他们是搞自媒体的,他们在每篇文章下面都写了一行字,’我们对写的每一个字都认真负责,除非写的不符合事实,否则绝不会删除文章‘。”

“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苏子龙咆哮道:“你入职的时候不是说过吗,你很执着,不达到目标誓不罢休。找几个人,揍他们一顿,他们就老实了。”

“苏总,我的执着是用在正道上的。”助理压制住骂人的冲动,心平气和地说道:“我确实不认识黑 社会,这辈子也不想跟黑 社会有什么联系,这一次……恕难从命。”

“滚!”苏子龙一声怒吼,一脚踢翻了一个垃圾桶。“你已经被开除了!以后不要再上班了!你要是再出现在公司里,我见一次打你一次!滚!”

苏子龙骂完了,还不解恨,又联系了张永明,让张永明发律师函,从法律层面威胁“星火燎原”。张永明愁得眼前发黑——苏子龙怎么就那么没有脑子呢?

“龙哥,人家指名道姓了吗?”

哦,这倒没有。

“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有说s是谁,你非得急着承认?人家损害你名誉了,还是造谣诽谤了?”

苏子龙说道:“他们真是太可恶了,都过去多少年的往事了,他们还是抓着不放!我以前打人,跟这次打人有什么关系?他们非要把全国的目光给吸引过来,让全国上下都紧盯着接下来的判决……这,这,这让我怎么活动!还有谁敢收我的钱?”

张永明咧开嘴角,但又不敢笑出声来,只能对此深表遗憾:“那我有什么办法?我也觉得很为难啊!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不要做什么小动作了。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你再想歪门邪道,最后害的还是你。”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不知哪里放起了烟花。在深沉的夜幕下,烟花更加绚烂。可是苏子龙的眼眶又湿润了。烟花易冷,谁都知道这个道理,可只有切身体会到了,才能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凄凉。

“到底是谁在针对老子?为什么每次都在最关键的时刻跳出来捣乱,专门坏老子的好事?”苏子龙眯起眼睛,喝了一口红酒,朝着空气放着狠话:“老子饶不了他们,一定!饶不了他们!”

苏子龙住在这座城市最昂贵的住宅楼,他的豪宅装修得富丽堂皇,他用一面墙做了酒柜,里面收藏着各种价格不菲的葡萄酒。哪怕落魄了,他依然能过着奢侈的生活。他怎么能想到,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有一座这个城市最古老的写字楼,在那桩随时都像要拆迁的楼房里,穿过漆黑的走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就在那个房间里,坐着几个年轻人,伴着像拖拉机一样轰鸣作响的空调,在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他们像是侠客,键盘就是他们最锋利的武器,他们是真正的“键盘侠”。

本文标签:

上一篇:王总在家里上我: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

下一篇: 客户的东西比老公的大:你的尺寸太大了,我会烂掉的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