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客户的东西比老公的大:你的尺寸太大了,我会烂掉的

2021-11-25 19:50: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子龙怀疑是外甥要搞死自己,其实这顶帽子扣在佟童头上,他挺冤枉的,他感觉自己没有做什么呀!他只是希望舅舅能安生地进入监狱罢了。“星火燎原”发表的那篇文章还真不

苏子龙怀疑是外甥要搞死自己,其实这顶帽子扣在佟童头上,他挺冤枉的,他感觉自己没有做什么呀!他只是希望舅舅能安生地进入监狱罢了。

“星火燎原”发表的那篇文章还真不是佟童撺掇的,是李晓主动告诉他——喂,你舅舅找了田一梅,准备买通法院的人,你知道不?

还有这事?

佟童有点懵:“如果他买通了,大概就不会被立案了。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他之前收买失败了,不代表他就放弃了。”李晓说道:“我有一个线人,她给我的消息绝对准确。”

佟童脑袋转得飞快:“难道是田一梅的私生女?”

“哟!果然是神探,好厉害,一下子就猜中了。不过,我完全信任你,才告诉你的,你肯定不会出卖我们的,对不对?”

“出卖?我保护你们还来不及呢!”

李晓的“线人”是谁,其实很好猜。因为李晓已经说出了“田一梅”的名字,在他们认识的所有人当中,只有田一梅的私生女有当线人的潜质。只不过,佟童被她坑过一次,对她的意图存疑。李晓却拍着胸脯保证:“你放心吧,世界上并不只有你一个聪明人,本姑娘也聪明,不会被骗那么多次。”

……

我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聪明了?佟童被李晓刺得胸口疼,不过他也知道,他俩的关系恢复到了从前那般,可以自如地开玩笑了。事关重大,还是见面聊聊比较好。佟童想不明白,田一梅对杨雪挺好的,为什么杨雪总是想坏她的好事呢?

“让她衣食无忧,并不意味着对她好。田一梅对女儿的控制,以及在精神层面施加给女儿的压力,是我们外人难以想象的。举个例子,杨雪想去外地旅游,田一梅就不同意。杨雪用攒下来的零钱买了车票,被田一梅知道了,然后就把她送进精神病医院了。杨雪说自己没有精神病,田一梅得意洋洋地说,每个被送到精神病医院的人都会主张自己没有病。杨雪说,被迫待在精神病医院的日子里,她抑郁得想要自杀,而她想自杀,那就从侧面印证了她确实有精神方面的问题。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她居然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没有病。只要一有叛逆的行为,她就被送进去。她说,对亲生母亲而言,她就是一个玩具,田一梅抚摸她、拥抱她,会感受到片刻的幸福感。但是,她不允许这个玩具有自己的思想,如果玩具叛逆了,或者激怒她了,她就会把玩具扔在地上,狠狠踩上几脚,然后把它关进最黑暗的柜子里,让她不见天日——这些都是杨雪在日记里写的,同样是出于对你的信任,我才告诉你的。”

李晓说得太快,佟童勉强跟得上她的语速。听完了之后,他还是有点儿懵:“那她到底有病还是没有病?”

李晓瞪了他一眼:“你这么问,跟田一梅有什么区别?”

佟童很惭愧:“在下愚钝,确实没有听明白。我理解的意思是,她刚开始是没有病的,但被亲生母亲逼得不太正常了。”

“嗯,孺子可教也,我也是这么理解的。”

“既然她都把日记给你看了,可见她对你相当的信任了。”

“能取得别人的信任,多么难得呀!”

在跟亲生母亲常年的斗争中,杨雪总结出了经验,只要表现得乖巧一些,妈妈就会放松对她的管束。她的微信用的是妈妈的信用卡,她的每一笔消费田一梅都了如指掌,即便如此,她还是每天都跟妈妈汇报自己的行程,比小学生还要乖巧。她跟妈妈申请到小区门口的画室学画画,医生也说过了,色彩对治疗抑郁症有很大的帮助。

本来田一梅是不打算答应的,但是一听到女儿如此积极地“治病”,她便答应了,每天都让保姆接送。她担心女儿精神不正常,找不到回家的路。但是杨雪很清楚,妈妈只是怕她跟外人接触,再产生逆反心理罢了。

杨雪始终处于监视中,不发疯才奇怪。不过,她已经比以前坚强多了,而且她还有了信任的人,这更让她信心大增。每天去画廊那一个小时,就成了她完成自我救赎的宝贵时间,她从来不肯浪费。

佟童惊讶地问道:“你就是在她学画画的时间跟她沟通的?”

“嗯。”李晓得意地说道:“为了能接触到杨雪,我也报了那个绘画班,我没用我的真名,而是用我二姐的名字。每天戴着棒球帽和口罩,别人也认不出我来。我跟她基本上不怎么交流,担心老师也是她妈妈的眼线。只是在别人都注意不到的时候,她偷偷给我塞纸条。”

“哇哦!”佟童佩服地鼓掌:“你俩这天赋,就该从事地下工作。”

田一梅要找关系“活动”,这也是杨雪传达的消息。杨雪讨厌苏子龙,因为上次被骗了。田一梅早就知道她跟李晓来往了,她便故意让杨雪误会,以为苏子龙是她的亲生父亲。杨雪果真相信了,还写进文章里去了,结果却闹了一个大笑话。在文章爆出来之后,杨雪满心期待着她的生活会发生一些变化,没想到文章很快就被删除了。田一梅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你亲生父亲是谁,就算你认亲,他也不一定会认你。你就死了心吧!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会收留你。”

杨雪又一次陷入到恐慌与绝望之中,如果不是李晓执着地给她发信息,她早就一蹶不振了。在出院之后,她和李晓来往一事,田一梅早就察觉了。当着杨雪的面,田一梅删除了李晓的联系方式,并且警告女儿:“你要是再跟她联系,我就找人弄死她。”

杨雪不寒而栗,她想起了那个从高速飞驰的摩托车上飞出去、摔成一滩烂泥的小混混,他惨死的模样一直在她面前挥之不去。田一梅总是以笑脸示人,可是她的手段毒辣。杨雪退缩了,不敢再找李晓了。

但是她没想到,李晓联系不上她,居然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邮件——她之前给李晓发过稿子,所以李晓知道她的邮箱。在那封邮件里,李晓诚恳地说出了文章被删除的始末,并告诉她,文章被删除了,并不意味着她的故事结束了。李晓并不觉得她的故事很狗血,因为她自己的成长经历也很坎坷。她可以选择沉沦,但她选择的却是自强不息,在恶劣的成长环境中,她考上了985大学,靠着顽强和韧劲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在邮件的最后,李晓没有再长篇大论地讲道理,而是简单地祝她生日快乐,万事如意。

就因为那一句祝福,杨雪爆哭了一个晚上。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她确信李晓可以成为她可以信赖的好朋友。那些在心底压抑了许久的故事,都可以讲给她听。彷徨的时候,也可以找李晓帮忙。

佟童为她们的友谊而感动,也想为杨雪做点什么,毕竟上一次没帮成,还让杨雪怀疑人生。他和李晓聊了半天,李晓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去画室上课了。佟童询问了那个画室的地址,距离市中心不算远。他盘算了一会儿,说道:“我跟你一起去,或许我能帮上什么忙。”

“我俩的地下工作已经做得很好了,就不劳佟老板费心了。”

佟童固执地说道:“你俩在田一梅的眼皮底下冒险,我放心不下。你就当我是多管闲事,自作聪明,让我去一趟,行不行?”

“行是行,不过你只能远远地看,不要打扰我们,更不要给我们添麻烦。”

佟童连连点头,表示李大记者说什么都对,他一定会按照她的吩咐行事。李晓很满意他的态度,便带上了这个“小跟班”,一起去了画室。

画室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办的,每一堂课都不便宜,还要买颜料什么的,这些费用对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李晓来说是笔不小的负担。佟童建议道:“你可以想想别的办法,你跟杨雪同时出现在画室,还是挺惹人注意的。”

“那能怎么办?要是真有办法,我就不会破费那么多了。”

画室门口没有停车场,李晓需要把车停在路边,再往回走一百米左右。佟童很自觉地说道:“你去吧,我就远远地看着,绝对不影响你们。”

仿佛又要去执行任务了,李晓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戴上口罩和帽子,信步朝画室走去。过了马路,再走几步就进去了,李晓却蓦然呆住了——天呐,田一梅居然从画室里面走出来了!

李晓当即体验了一把心脏骤停的感觉。

田一梅心血来潮,来送女儿学画了?还是觉得事出蹊跷,来监视女儿的行踪?天气本就寒冷,田一梅又带着一身杀气,李晓被那股肃杀之气逼得动弹不得,就连逃跑都没了力气。

二人间隔有二十米,田一梅似乎也发现了她,她皱着眉头,紧盯着李晓。刚刚还运筹帷幄的李晓,被女大佬的气势压迫,差点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正在进退两难之际,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突然冲了过来,撞进了她的怀里,说道:“妈,我今天没逃课,准时来上课了哟!”

李晓又被弄得晕头转向,刚想说认错了人,却发现小男孩正在使劲地挤眉弄眼。她抬起头,一眼瞥见了佟童,他远远地给她做了一个手势,仿佛在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只要佟童在身边,李晓就什么都不怕了。

她心一横,拉着小男孩的手,说道:“难得你今天这么勤快,快进去吧,别迟到了!”

“我没迟到!待会儿你要带我去游乐场玩!给我冲100个游戏币!”

“美得你!按时上课不是应该的么?再跟我讲条件,当心我揍你!”

田一梅跟这对“母子”擦身而过,却没有了任何怀疑。她怎会知道,这个娴熟的“母亲”,就是跟她女儿交换情报的地下工作者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 老板你的太大了:你的尺寸太大了,我会烂掉的

下一篇:男朋友的太大了很幸福: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