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的太大了很幸福: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2021-11-25 19:51: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自从经历了那件事之后,李晓又给佟童贴了好几个标签,诸如“料事如神”“神机妙算”之类的。不过她想不明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佟童是怎么准确找好了那个小孩

自从经历了那件事之后,李晓又给佟童贴了好几个标签,诸如“料事如神”“神机妙算”之类的。不过她想不明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佟童是怎么准确找好了那个小孩,让他配合自己演那一场戏呢?

佟童说道:“你就当上天帮了你一次好了。”

“我才不信,老天爷从来都没有站在我这边。我相信朋友,不相信老天。”

……

佟童居然被她这句话感动了。

“很简单啊,就是遇见了一个小男孩,他手里提着画室的袋子,磨磨蹭蹭,不想去上课,跟他妈妈讨价还价,要去游乐场玩儿。要不是他妈急着走,肯定会揍他一顿。在他妈妈走了之后,他还是哭哭唧唧,不想进画室。我就跟他说,如果他能配合你演一场戏,我就给他充二百游戏币。”

“他就相信你了?”

“为啥不相信呢?”佟童说道:“我对游乐场的设施如数家珍,还把我的号码给他了,我告诉他,要是我说话骗人,我就当场被车撞死。”

虽然并没有发生“撞死”的惨案,但李晓还是过意不去:“你不要发那么重的毒誓,让我感觉很愧疚。”

“不要紧,我说到做到,肯定不会遭报应。”

佟童救了李晓,这才有底气重新提出了他的建议:“我跟你说过,让你换个方式接触杨雪,你就是没有动脑子,才选择了最笨的方法。像我给你示范的那样,收买一个小孩,装作是小孩的家长,每天送他去画室,这也不更节省成本吗?还有,你俩既然都通过传纸条来交流,那你也没必要在画室里待那么长时间,费事又费力。你还不如跟她约好一个时间,你装作保洁,让她去卫生间找你,把纸条传给你,不就没事了吗?做事情嘛,不要太死板!”

李晓听傻了,又不想承认自己的傻,不服气地说道:“就你聪明。”

“在这种事情上,我可能的确比你聪明一些。”

李晓还是不服气:“可是我在画室里,至少能让她感受到一丝安慰。不过,既然有暴露的危险,那我……就按照你说的做好了。虽然学画画很烧钱,但是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啊!”

“是吗?你画画的技艺有所长进?”

李晓得意地拿出手机,给佟童看了她的作品。她学的是水墨画,而且学了好几节课了,佟童只看到了分不清叶子和花瓣的荷塘,看到了几只营养不良、还有几只营养过剩的小鸡,还有一串像是被炸糊了的葡萄。

……

佟童皱起了眉头:“都画成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学下去呢?”

李晓的拳头又硬了,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怪不得,郝梦媛经常被你气得牙痒痒。”

“为什么呢?”佟童很不解:“你老说我气她,可她对我很感激啊,她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流露过想要揍我的冲动——就像你现在这样。”

李晓只好又松开了手:“算了,你什么都不懂。人家郝老师涵养好,可不像你这样,当面就能把人气得半死。”“那我就是太直爽了。”佟童笑得很大声,且憨厚:“那我以后在你们面前不那么直爽了。”

“嗯嗯,你说得对,你就是太直爽了。”李晓疲倦地闭上眼睛,抄起了胳膊:“就因为你直爽,郝梦媛才会生气。”

佟童感觉这番废话很奇怪,又不太敢招惹李晓,只能默默地开车。他的懂事,终于换来李晓一句沉闷的“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舆论的目光已经全都被吸引到港城了,苏子龙应该不好“活动”了,李晓非常有成就感。但苏子龙一天不进监狱,佟童就放不下心来。如果想让苏子龙彻底打消逃跑的念头,那就得把他身边的人清理干净,其他人倒不足为惧,只是田一梅。佟童始终搞不清楚她是做什么生意的,为什么会守着一个半死不活的酒吧,还生活得那么滋润?

佟童之前去过好几次酒吧,还把那里砸得稀巴烂,但是从来都没有发现那里有什么异常。苏子龙虽然做了很多坏事,但他的原则就是“黄赌毒”一样都不沾,所以酒吧做得都是干干净净的“酒生意”。因为疫情,酒吧经常一关门就是一两个月,周围几家店的生意早就垮了,老板们恨不得早点儿把店铺转让出去,但是据佟童观察,田一梅还经常出入那里,丝毫没有转让的意思。

如果酒生意都不赚钱了,田一梅还死守在那里,那会是因为什么呢?难道里面别有洞天?还有佟童没有发现的房间?

佟童问过李晓,杨雪有没有透露过,她的妈妈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李晓说道:“她也不知道,但她说她妈妈做的生意一定有问题。”

“是,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不能在家里说呢?”

“佟老板,你真是大聪明!”李晓很佩服,却又不服气地说道:“那她为什么能肆无忌惮地接苏子龙的电话,将苏子龙的事情和盘托出呢?”

……

这话一说出来,两人都愣住了,继而心凉了半截。

李晓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会吧?不会是故意说给杨雪听,然后让杨雪透露给我?不,不会吧?”

“为什么不会呢?”佟童也没了之前的笃定,声音又虚又飘:“她之所以敢那么做,一是因为苏子龙终究是外人,他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也无所谓;二是因为……你说的那样。”

不知何时,佟童开始原地转圈了:“不行,不行,你把那句‘大聪明’的夸奖收回去,我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我需要时间缓缓。”

在李晓那件寒酸的办公室,一个人沉默地坐着,另一个人沉默地转着圈。李晓的小伙伴回来了,看到一张jpg,一张gif,他的眼睛转了两圈,默默地关上了门,他不敢进去打扰这两人。

在转晕之前,佟童停了下来,说道:“跟苏子龙有关的消息,如果田一梅是无意之间透露的,那就说明苏子龙在她心中并没有那么重要,他的秘密被别人听到也无妨;如果她是有意透露的,那就说明……其实她跟苏子龙的关系很恶劣,她在用隐晦的方法害苏子龙。”

李晓抠着手指头,嘴唇都在发抖:“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危险吧?”

“如果她是有意透露的,那就说明,你和杨雪来往一事,她一直都是知情的。”佟童说道:“你最近不要见杨雪了,只是暂时。我想办法告诉她,这样是为你们俩好。”

李晓不停地点着头:“好,那就拜托你了。”

她不停地吞咽着口水,欲言又止。她想说,有佟童在身边,真的太好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踏实。可是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她默默地低下头,不仅有几分酸楚——那番话,似乎只能让郝梦媛来说。

回到家后,佟童不停地回忆着发生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可疑——像田一梅那样的女子,赚了那么多钱,又见惯了形形色色的男人,她有什么理由一直留在苏子龙身边呢?图他是个大龄老帅哥?

想得太入神了,佟童吃晚饭都没有精神。苏子珊很纳闷,她刚从张永明那里得到消息,确定苏子龙“活动”失败了,她还挺欣慰的,可是儿子为什么不高兴呢?佟童不想隐瞒妈妈,便如实说道:“苏子龙身边还有一个人,她叫田一梅,她和苏子龙关系很好,帮他出了很多主意。妈,你认识她吗?”

苏子珊摇了摇头:“我没听过这个名字。我消失了那么多年,对苏子龙的生活很陌生。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就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了。”佟童凝视着前方,说道:“所有跟她有关的消息,我都是’听说‘得来的。她早年在南方待过很多年,好像跟在哪个大人物的身边,她会赚钱,进过监狱。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风韵犹存。她手段狠辣,她女儿说,她以前杀死过人。所以,这样的人在苏子龙身边,我挺不安的。”

一听到“杀死人”,苏子珊就不淡定了:“佟童,你可怜可怜妈妈,不要再跟这样可怕的女人打交道了。万一……万一她对你不利,那我就不要活了。”

“妈,我不会有事的。”佟童的回答模棱两可:“我最在乎的人就是你了,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我都要考虑你的感受。”

苏子珊神情落寞,眼神也有些呆滞:“你长大了,我也劝不住你了……你跟你爸爸一样,认定了一件事情,肯定会做到底的。”

“妈,难道你不是这样吗?”

苏子珊噗嗤一声笑了:“所以说,我只需要几秒钟就想明白了,与其劝你不要做,还不如跟你并肩作战。你妈妈的智商,可能比你还要高一点。”

苏子珊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妈妈,听了妈妈的话,佟童顿时胃口大好。苏子珊吃了几口,突然又歪起了脑袋:“苏子龙的前妻姓田。”

“啊?!”佟童惊讶不已:“难道这女的是替她亲戚报仇来的?”

“我想想。我记得,那个嫂子一共有两个伴娘,其中一个长得很漂亮,她一直打量着我家的各个地方,还跟我说了一句话——生在这样的有钱人家,可真好呀!”

本文标签:

上一篇: 客户的东西比老公的大:你的尺寸太大了,我会烂掉的

下一篇: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男朋友10cm可我觉得很长啊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