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男朋友10cm可我觉得很长啊

2021-11-25 19:52: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关于舅舅的前妻,佟童几乎一无所知,因为他婚后很快就离婚了。在早些年,因为苏子龙混世魔王的名号太响亮,港城的富人圈子都不愿意将女儿嫁给她,最终苏昌和将目光锁定在一位女老师身

关于舅舅的前妻,佟童几乎一无所知,因为他婚后很快就离婚了。在早些年,因为苏子龙混世魔王的名号太响亮,港城的富人圈子都不愿意将女儿嫁给她,最终苏昌和将目光锁定在一位女老师身上,她虽然出身不太好,但是人很上进,也很懂事。将这样一位女子娶回家,她必然会勤俭持家、督促丈夫上进。苏昌和对她很好,在婚礼那天,他拉着女孩的手,动情地说道:“小田,我就把子龙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啊!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苏昌和不仅对女孩儿很好,也很照顾女孩儿一家,人家也知恩图报,虽然嫁到了富人家里,但是不骄不躁,对家庭付出很多,且从来都不乱花钱。苏昌和逢人就夸,他给儿子找了一个“贤妻”。但是这场婚姻也就持续了短短一年,女孩就提出离婚了,她不要任何财产,只要能离开苏子龙,她愿意净身出户。

在那个年代,只要离婚,这个女孩的名声就毁了。但是她铁定心了,哪怕一个人过一辈子,她也要跟苏子龙离婚。苏昌和挽留了很长时间,女孩的家人也劝了她很多次,甚至以断绝关系作为威胁,但女孩是毅然决然地离婚了。她说,苏子龙懒,脾气大,不务正业,她试着接受他的这些缺点,但她无法忍受的是他的背叛,自从结婚之后,他身边长满了花花草草。女孩满腹委屈——她为家庭付出那么多,苏子龙却如此对她,她彻底心凉了。

在正式离婚的那天,苏昌和非常难过:“是我们的错,我们对不住人家小田。”

苏子龙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他看来,娶一位“平民”进家门,就已经足够抬举她们一家了,这女的怎么不识趣呢?他虽然在外面沾花惹草,但是他也没有亏待结发妻子啊!短短一年,他给妻子买的贵重礼物,几乎要顶她三五年的工资了。

离婚之后,女孩什么都没要,只带了自己的几件衣物走了。苏子龙更不理解了,她不趁着离婚赶紧捞一笔,为什么要这么清高呢?

想起那位嫂子,苏子珊还有点伤感:“因为我跟苏子龙关系很差,所以在他结婚那天,我就是回来看了一眼,让你姥爷面子上过得去,那就行了。我倒挺佩服那位嫂子的,她有魄力跟苏子龙决裂,而且不贪慕我们家的财产,就凭这份志气和骨气,她以后肯定会过得很好。”

“我那位前舅妈,你早就跟她没有联系了吧?”

“嗯,本来就是一面之缘,以后也没有什么交集。她人长得还挺漂亮的,跟着她的两个伴娘也挺好的,就是其中一个,长得比她还要漂亮,看起来特别机灵。我跟她接触不过就几分钟吧,她说了很多恭维的话,还说她堂姐命好,能嫁到这样的富贵人家,以后一辈子都不愁了。我之所以对她有印象,还因为苏子龙多看了她两眼,就是那种非常不安分的眼光。不过,我对她们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没有继续了解过。”

佟童发挥想象力,难道那个伴娘真的是田一梅?她贪慕苏家的财产,从而“勾引”了她的姐夫?她姐姐经历了那么多事都没有垮,唯独这件事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无法容忍丈夫和自己信任的人眉来眼去,然后就坚决地离婚了?田一梅被家人唾弃,又被苏昌和记恨,所以灰溜溜地去了南方?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能解释得通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能说明,从一开始,田一梅就贪图苏家的财产。以前她见识过很多大人物,看不上苏子龙;但是在靠山倒了之后,她又打起了苏子龙的主意。她想干什么呢?骗过苏子龙哪个傻子,把苏家的财产全都占为己有?

“喂,儿子,想什么呢?!”

佟童被妈妈喊醒,匆忙说道:“在脑子里面写小说呢,也不知道这小说虚构的成分多不多。”

“苏子龙的脑袋不是很灵光,昌和那么大一块蛋糕,但凡他机灵一点,你姥爷总能分给他一块。但是你姥爷那么大的本事,也没能让他儿子当上苏总,苏子龙真的太不争气了。还有,从你姥爷的葬礼也能看出来,苏子龙的组织能力几乎为负数,身边有那么多帮手,又有那么多钱,却连老父亲最后一程都不能好好送走。他这样的脑子,白瞎了那么多遗产。我想过很多次,你姥爷给他留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他可别这辈子还没活完,就被人给骗干净了。”

“妈,如果他的钱真被别人骗走了,你会不会很不甘心?”

“不甘心?”苏子珊摇了摇头:“我跟你姥爷早就断绝关系了,我对他的财产没有任何觊觎的念头。钱留给了苏子龙,那就是苏子龙的。要是被人骗光了,那也是他活该,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那毕竟是姥爷赚的钱,就算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也不想让坏人把那些钱骗走。”佟童说道:“姥爷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以我的名义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会。如果他的钱被骗走了,我会挺难受的。毕竟,那么多钱,能做多少好事啊!”

苏子珊赞许地点点头:“我儿子比我强,比我想得还要长远。”

田一梅的意图,佟童只是猜测的,并不能断定她就是冲着苏子龙的钱财来的。但是有一个人,她肯定是图苏子龙的钱,那就是孟星云。佟童关注着她所有的社交账号,发现她已经消失好几天了,谁也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她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孪生妹妹,还活得那么逍遥,这是佟童最不能忍的。

佟童不想再跟张永明打交道,但是眼下只有他能帮忙。他又一次去了张永明的律师事务所,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张永明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你说的这些,我会转达给你舅舅的。”

“叔,谢谢你。”

“应该是我感谢你。”张永明微笑道:“自从跟你认识之后,垚垚变化很大。这几个月来,我都没怎么操心过他。”

“我也没做什么,只是真心把他当成朋友。”佟童目光澄澈:“我可以保证,我对得起‘真心’两个字。”

“嗯,我相信。”张永明说道:“交朋友嘛,最难的就是真心。”

“我和我妈总是麻烦你,我挺过意不去的。”

“你不用过意不去,我和你妈妈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从过去到现在,我对你妈妈,一直都是真心的——行了,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和你妈妈,只是好朋友而已。你去忙吧,交给我的事,你放心就好了。”

张永明语调低沉,目光真挚,很让人放心。有好几次,佟童也以为他是“伪君子”,甚至不想跟他接触。但是一到关键时刻,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来找这位叔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妈妈回来了之后,这位叔叔也值得信赖了。

佟童走了之后,张永明就去找了苏子龙。苏子龙还奢望年前不会开庭了,但是张永明给了他当头一棒:“越到年底,上头查得越严,要是延期开庭,原告是有可能投诉的。”

“我还以为我能在家过个春节。”苏子龙沮丧地说道:“俊俊出院了,我还想多陪他几天。”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过,你放心,万一——我是说万一你进去了,那段时间,我们这些亲戚一定会照顾好俊俊,这个你就放心吧。”

“永明,谢谢你。”苏子龙果然十分感激:“在这个关键时刻,我才知道谁是真正对我好。”

真正对你好的人是你的妹妹。可是这话不能说,张永明便拿出纸笔,慢条斯理地给他分析了起来:“你仔细回想案发那天的细节,想得越详细越好,我仔细梳理,尽量减轻你的责任——比如,是谁先动的手?因为什么动的手?”

苏子龙很惭愧,捂着脸说道:“的确是我先动的手,因为那小子在我面前背《劳动法》,像唐僧念经似地。”

张永明早就料到是他先动的手,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又接着问道:“那你们矛盾爆发的焦点是什么?是因为什么吵了起来?争吵的原因在你?还是在对方?还是……在你老婆身上?”

苏子龙眼前一亮:“是我老婆先跟保姆吵起来的!保姆想休息,我老婆不肯,保姆才被气跑了。保姆她儿子来我家,也是我老婆给开的门,他们在门口就吵起来了。”

“嗯,你再想想细节,你老婆还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苏子龙突然找到了灵感,他知道张永明要做什么了,他激动地说道:“孟星云从来都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在儿子被诊断为发育迟缓、有自闭症倾向的时候,她的第一念头是把孩子扔掉——等等,那时的聊天记录,我应该还保存着——长久以来,一直都是我和保姆照顾孩子,我和保姆的压力都很大,因为孟星云推卸责任,保姆几个月都没有休息。”

“嗯。”张永明沉稳地点了点头:“你再想想,你说得越多,说不定还能戴罪立功,减少刑期。”

苏子龙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叫嚷道:“孟星云做的荒唐事多了去了!念着她是我老婆,我都没有告诉别人。”

“唉,在这些问题上,你为什么要讲义气啊?”张永明斟酌着措辞,本想说“包庇”,又怕吓到苏子龙,便换成了“讲义气”。他继续说道:“你想想最近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有人专门坏你的好事?要是你进了监狱,最大的收益人是谁?”

苏子龙傻了,难道坏自己好事的人,是孟星云?他喃喃说道:“孟星云脑袋空空,不至于想那么多计谋吧?她也不至于要置我于死地吧?再说,家里的钱都在我手上,就算我进了监狱,她也拿不走财产。”

“说句不好听的,万一你在监狱里面有个三长两短,财产可就变成了遗产。”

苏子龙的表情凝固了。

张永明擦了擦眼镜,依旧慢条斯理地说道:“如果你能留下遗嘱,那可以按照遗嘱分配遗产;如果真有人想害你,她会给你留下写遗嘱的时间吗?如果没有遗嘱,那配偶还是第一顺序继承人呢。”

苏子龙咬牙切齿:“最毒妇人心!孟星云!我苏子龙一向对我的女人讲义气,没想到你那么狠毒!”

听到如此中二的话,张永明的嘴角翘了翘,但笑容转瞬即逝:“你也别那么绝对,说不定我那个小嫂子正在想方设法地救你呢,你不要冤枉她。”

“救我?呵!她早就跑了!说不定正在谋划着怎么杀死我呢!”苏子龙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只要我供出她妹妹死的细节,我就能减刑?”

她的案子跟你的没有任何关系。但这话同样不能说,张永明便模棱两可地说道:“凡事不能打包票,我只能说,把孟星云送进监狱,对你来说更安全,不是吗?”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朋友的太大了很幸福: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下一篇:腿张大点就不疼了:放松,把身体打开,不会疼的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