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放松,把身体打开,不会疼的

2021-11-25 19:53: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有春节才算是新年,苏子珊是个仪式感很重的人,一过小年,她就不停地往家里添置东西,老房子被她装扮得很温馨。她说,就算年纪大了,也不要放弃对生活的热情,每一个节日都要认真对待。

只有春节才算是新年,苏子珊是个仪式感很重的人,一过小年,她就不停地往家里添置东西,老房子被她装扮得很温馨。她说,就算年纪大了,也不要放弃对生活的热情,每一个节日都要认真对待。

偶尔她会想起苏子龙的儿子,便喃喃自语:“这个春节,俊俊要怎么过呢?——唉,反正苏子龙还有不少亲戚,轮不到我操心——唉,那些亲戚就没几个靠谱的,能照顾好孩子吗?”

都说姑姑疼爱侄儿,苏子珊虽然恨她哥哥,但是对哥哥的儿子却有一种天生的怜惜。她只在父亲的葬礼上见过那个小男孩一眼,大眼睛白皮肤,是个十足的小帅哥。至于他会不会说话、会不会与人对视,苏子珊没有机会发现。她时常问儿子,俊俊真的是自闭症吗?会不会也是误诊?他妈妈不喜欢他,爸爸又不会带,他肯定会有一定程度的感情障碍的。但是,小孩儿长得挺机灵的,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佟童不理解妈妈的想法:“我舅当年把我扔了,害得咱俩分别了那么多年,你倒是对他的孩子很上心。”

“亲情这种东西很难说清楚的。就像我,我一边祈祷你舅舅早点儿进监狱,又一边担心他的孩子该怎么办。”苏子珊叹气道:“就算再恨,亲情里面还有斩不断的东西。”

“你要是真放心不下俊俊,可以去‘星星伞’看他做康复。”佟童犹豫着说道:“不过,那里的康复治疗挺苦的,小朋友们经常嚎啕大哭,家长也崩溃得哭。我也只是偶尔过去看看,去的次数多了,挺压抑的。”

“我先不去了。万一去了那里,想起小时候的你,那我也会压抑的。再说了,咱们的目标是苏子龙进监狱,要是俊俊长大以后知道了,可能会记恨咱们呢。所以,在苏子龙亲口拜托我们之前,还是先别自找麻烦了。”

话说多了,苏子珊自然而然地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儿子身上:“要是你有了新的家口,我就有了需要挂念的人,或许就不会对别人的事情这么上心了。”

“……妈,你这催婚催得,还真是清新脱俗。”

“没有催你,我也不想那么早当奶奶。我刚刚五十岁呢,还想再享受几年的自由时光。如果说对你的婚姻大事有什么期许,那就是我不希望你错过郝老师——好啦,不准瞪我,我有表达我观点的自由,你要是不爱听,你可以当做没有听到。”

佟童都不好意思告诉妈妈,他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郝老师了。名义上,是因为郝梦媛考博士已经进入了冲刺阶段,佟童不能老是打扰她;其实,是因为佟童正在算计别人,每次看到单纯的郝老师,他就会感觉到一股没有由来的愧疚感。

这种愧疚感,让他理解了孙平安。因为对顾美荣动了刀子,孙平安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了深深的愧疚,所以打不起精神去做别的事,放弃了去美国深造,匆匆找了一个科研单位上班了。就算如此,只要回忆起那段冲动的过往,孙平安还是会困在愧疚和不安中无法自拔。如果佟童见到了他,肯定会劝他——你只是被逼到份上了,只怪对方太不讲道理,不怪你动武。

但是,在佟童开始算计舅舅和小舅妈之后,他可能无法劝孙平安了。有两个声音一直在他脑海里打架,一个声音说,没关系,这是他们罪有应得;另一个声音又说,你是个读书人,你应该光明磊落,而不应该想那些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仿佛,读书人就应该困在书中的伦理道德里面,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应该犯规。

佟童是理智的,他没有孙平安那么脆弱。他并没有因为“愧疚”而放弃正常的生活,更没有因为“愧疚”而放弃对苏子龙的追责。他只是不敢面对郝梦媛,不敢凝视郝老师那双纯洁无瑕的眼眸。

再次见到郝梦媛,是李晓喊他们出来的。或许是因为工作太累了,郝梦媛又清瘦了一些。以往见到佟童,她还会戴上隐形眼镜,化个淡妆,但是连着两次,她都有点“不修边幅”,戴着黑框眼镜,长发披肩,神情很是憔悴。

佟童忍不住说道:“郝老师,你要适当放松自己,这样拼命老得快。”

老得快……

两个女生的眼睛里都射出了无数道冷箭,佟童顿时感到万箭穿心,他活生生地被钉死在了餐厅的墙上。他轻率了,不能轻易在女生面前提“老”这个字。

郝梦媛开启了手机前摄像头,看着镜面中的自己,伤感地说道:“这还没开始读博士呢,已经这么沧桑了吗?”

“没有,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四道目光又同时射了过来,郝梦媛淡淡地说道:“佟老板,还是别夸人了。你的夸奖比你的真话更让人尴尬。”

佟童闭上嘴巴,在开始聊正事之前,他不会再说话了。

李晓叫他们出来,确实是有事找他们商量。她收到了熟悉的陌生人发来的邮件,陌生人自称是个医生,在近半年的时间里,他接触过四名乌头 碱中毒的患者。其中甲乙丙来自港城周边的农村,丁就住在医院旁边。他们都患有不同程度的骨病,除了丁在医院接受过理疗之外,其他人大多都是从药店买点儿止痛药缓解。甲乙丙是因为出现了中毒症状来医院的,经过问询,他们都吃过相同的止痛药。丁吃的药跟他们不一样,是医院的医生——也就是顾美荣开的,但是吃完之后也有轻微的不适。她来医院找顾美荣理论,二人又吵了起来,引来很多人围观。丁指责顾美荣不负责任,给她开了假药。顾美荣不承认她的指责,反说她血口喷人。丁愤愤地说,顾美荣开的就是一种新药,她拿药的时候还怀疑过,谁知道吃了就产生副作用了。顾美荣蛮横地说道:“吃那种药的又不止你一个人,怎么就你出问题了呢?”

那位医生要来了丁的药,拿回去化验,同样在里面发现了乌头 碱。如果说别人吃的没什么问题,那就说明那批药有真有假。甲乙丙也一样,他们很有可能是运气不好,买到了假药,才出现了中毒的症状。一想到假药就在周边流通,医生浑身发凉,担忧不已。而且,从比例上来开,假药大多流向了医疗条件相对落后、咨询相对闭塞的农村地区,万一真出现了严重的中毒情况,那患者来不及送医院,就会送了命。

尽管手中的证据不是很充分,但这位医生还是报了警。作为一名医生,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再受苦。不久之后,他看到了港城新闻,说是警方在港城市某某街道查到了一批假药,这让医生很欣慰。但是他又想起了甲乙丙,他们所在的农村,那里没有资质的假药更加泛滥,哪怕就在集市上,就会有大肆吹嘘药效的药贩子。他对此深感忧虑,他写过一些科普文章,但他毕竟是个科研人员,他写的文章非常严谨专业,外行人——尤其是文化水平不太高的人,未必会看得懂,也看不下去。而且他身体不好,力不从心。所以,他希望有良心的媒体“星火燎原”写一篇文章,能遏制一下假药贩子的行为。

***

医生的文章写得简洁流畅,虽然他字里行间都透露出“焦急”的心情,但他的行文却不急不缓,看得出他是一个胸中有丘壑的人。郝梦媛说道:“他说他是个搞科研的,应该过着很好的生活。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心系跟他没什么关系的病人,这种情怀,我真的很佩服。”

“正是因为有这样爱管闲事的人,我们的生活才更加美好。”李晓说道:“我佩服的人很少,可这位医生的确能算一个。以前顾美荣弄出了一个很严重的医疗事故,医院闹得沸沸扬扬,但是从网上找不到任何记录。我翻了很多网页,才发现了这位医生写的帖子。他写得很隐晦,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挺危险的。万一顾美荣针对他呢?他还能继续当医生吗?他的勇气,真的很令人佩服。”

佟童问道:“这么说,你之前就跟这位医生联系过?”

李晓点点头,掏出手机来,说道:“那位医生记录了顾美荣的医疗事故,我还截了图。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跟他联系的,找到了医疗事故的家属,在那里遇见了张垚垚。”

佟童和郝梦媛一同看向手机,因为太着急,二人的头碰到了一起,二人又匆匆地跟对方说“对不起”。医生的id是自动生成的一串数字,完全猜不出他是谁。郝梦媛却拿起了手机,放大了画面,说道:“他的头像,是《龙珠》里的孙悟空?”

“这有什么奇怪的?”李晓说道:“你的头像还用过樱桃小丸子呢。”

“孙悟空是很有名,不过……”郝梦媛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他好像有心脏病吧,还是死而复生的。”

三颗头又聚在一起,从行文当中寻找蛛丝马迹,医生说,他身体不好,难道是跟“孙悟空”的心脏病相对应的?医生也是死而复生的?猜了半天,三颗头又抬了起来,李晓说道:“谁知道呢,反正,他就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罢了——偏偏,我也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男朋友10cm可我觉得很长啊

下一篇: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